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观雀洋”

观雀洋://@老徐时评: //@王有的没的先生:悲哀 事故的报导比起事故本身的悲剧性 丝毫不差
老徐时评V:青岛媒体把丧事办成了喜事引发很多网友不满,是源于他们的惯性思维。灾难新闻报道应该客观理性不忽悠不煽情不歌功颂德,既要体现对生命的尊重又要表现人性的关怀和责任担当,不可偏废。把救灾搞成建功立业的大比武大合唱最让老百姓反感,也对不起逝去的生命。宣传部门必须与时俱进,否则将更被边缘化。
观雀洋://@网报文摘://@袁裕来律师: //@大案:这么大的事故,拿几个技术人员开刀就算了事儿了??真他妈想的出做得到!!——网友
徐昕V:【青岛爆炸事故9名责任人被控制】15问:为什么会泄漏?泄漏原因是什么?直接原因?管理上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泄漏原油会进入市政排水涵道?为什么泄漏后没有采取安全防范措施?为什么不警戒?为什么不封路?为什么不疏散?为什么不通知群众?为什么引起爆炸?爆炸直接原因是什么?……安监局长杨栋梁
观雀洋://@小K黄狐:垄断从来就不是好货!//@袁裕来律师: //@丁来峰: 这是一起可以避免的灾难。漠视生命是最大的恶行!必须追责、追问!//@鈔亞國: 如果是私企发生真么大的事故,老板现在应该带着手铐在央视痛哭流涕忏悔。
丁来峰V:【漠视生命】青岛#黄岛爆炸#事件,凌晨3点发现油管泄露,到上午10点35分发生爆炸,期间7个半小时,有足够的时间通知紧邻管道的居民,疏散人群。如果做了,根本不可能发生伤亡几百的惨剧!52条鲜活的生命也不会逝去。中石化公司和青岛市政府必须给出不通知、不疏散的理由!
观雀洋:坏人坏主意//@袁裕来律师://@丁来峰: 好一条毒计。//@沙漠孤旅: 歹毒!!!![怒][怒][怒]@贺卫方 @迟夙生律师 @丁来峰
袁裕来律师V:【发改委专家称应温和延迟退休】国家发改委宏观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今日表示,延迟退休应该“温和地延长”,“人类的平均预期寿命会越来越长,退休年龄延长是一个早晚的事情,但是这个延长不是说一下子延长,是每年增加一个月或者两个月。”http://t.cn/zRC3FlY。温水煮青蛙?毒。
观雀洋:寄生虫
海耀律师万文志V@杜导斌 《求是》为什么丧心病狂地反宪政?只要到《求是》杂志社去看看,就一清二楚。整个大院里无一不是冗余的闲员那些不学无术的蠢货官僚所谓的级别和与级别对应的特权待遇豪华的大楼每人每年数十万的所谓科研经费每桌动辄几千数万的招待在宪政体制下一天也不可能继续存在。http://t.cn/zRfQdD4
观雀洋://@在打盹://@网事微闻观察:维稳就是把法律问题政治化处理,政治问题拳头化处理。[弱]//@踏雪寻梅逐梦人://@逆民者亡: 也许不破不立…… //@李敖評說:转发微博
鹏媒体赵鹏V:【@于建嵘 :社会“变狠”是今天严峻的问题】 社会变狠主要还是利益失衡和规则失效。规则失效,谁拳头硬,谁说了算,暴力法则应运而生。维稳最大的问题在哪?就是把法律问题政治化处理,直接导致这些年法治弱化。人治替代法治,法治就被暴力替代,这对整个社会秩序都是一种破坏。#新浪微博价值排行榜#
观雀洋://@小K黄狐:转//@任志强: 为了公民共同的权利。 //@旁观者马勇:转发微博
周保松V:天色一點一點暗下來,大家在靜靜的聽賀衛方教授從中國傳統分析憲政之路為何如此艱難,前路又該如何走下去。贺教授說,最重要的,是靠我們自己。
观雀洋://@梁道长日记:转发微博
梁道长日记:【最肥头大耳的县委书记】张家川县委书记:刘长江 年年当选为优秀党员+廉政标兵,开会必讲:坚持党性,为民作主,两袖清风”。学生杨某发帖质疑当地公安局被转到500后,据说是他亲自下令督办案件!对面杨爷爷大哭高呼:把我关起来,放了孩子”,王笑称:你哭到北京也没用,我们是尊守党令办案。
观雀洋:转发微博
陈杰人:【拒绝和稀泥】新华社刚发布消息,经甘肃省公安厅联合工作组对张家川县杨某寻衅滋事案调查,鉴于杨某系未成年人及归案后的悔罪表现,决定撤销刑案,改行政拘留7日。[杰人微评]从目前透露的信息看,杨某不仅不构成犯罪,而且不违法。不接受甘肃警方和稀泥的做法,要求彻查白勇强局长的行贿法律责任。
观雀洋://@朱智勇-://@北马南山: //@贾元良: 公权自在人心。
陈有西V:上午9点半顺利会见王功权。1,王身体情况良好,受到侦办和看守方面的文明对待。2,昨天下午公安确在提审,律师48小时内会见到符合法律。3,王自述无罪,无任何危害公共秩序的目的和行为,只做了一些支持公益的符合良知的亊。4,谢谢社会各界朋友对他的关心。5,律师已向公安机关提交保释申请书。
观雀洋://@张晨初艺术空间://@画家林子超: 非常时期,人兽现形!//@墨鉅有几个警官都表示了支持。//@王江松-PHILOSOPHY:刘学恩警官想跨省你,倪若愚警官想保护你呢。 //@王江松-PHILOSOPHY:周伯通老顽童,最近正在练互搏术 //@墨鉅:打击网络谣言,主流媒体最具代表性的文章,观点对对碰
墨鉅:【观点对撞】人民日报视网络如洪水,学习时报警告甚于防川;红旗文稿说要出重拳,新华提醒莫跑偏;北京日报要对群众亮剑,解放日报(沪)检讨政府信息不公开;环球时报要整大V,华声在线担心堵塞言路;法制日报说须严打,光明日报坚持要依靠网民;河南日报晒抓人,南方日报(粤)认为得相信每个公民。
观雀洋:回复@寂不梵:转 //@寂不梵:挺 //@华夏正道: //@范炜: //@曾经拥有V:我只知道薛蛮子做了大量公益事业,个人生活我没兴趣关心,如果是官员嫖娼那我倒是很关心,因为他们一般都是公款… //@华夏正道: //@范炜:
观雀洋V://@我系至尊宝://@唐小虎律师: 在中国,谁敢否认蒋先生不是民族英雄?谁敢否认胡耀邦不是亲民爱国的领袖?如此,搞秦火火是不是要把矛头对准党中央?想反党?我虎哥律师第一个不答应!/@宋洪昌律师: 什么叫“美化蒋介石、胡耀邦等”,还“重大政治倾向“!看看当年胡耀邦
张宏良V:【秦火火虽小,但秦火火事件不小】如果秦火火仅仅是刑事犯罪,如果抓秦火火的罪名也仅仅是造谣牟利,当然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小事。但秦火火十几条罪状中绝大多数都是政治性造谣诽谤,特别是造谣攻击爱国学者、爱国将领,美化蒋介石、胡耀邦等,都是重大政治倾向。在这方面,忙于删帖的右派反倒比较敏感。
观雀洋V://@徐昕:[赞]//@商战如海: [赞]//@声音法治周刊:[赞]//@大案:[赞]
徐昕V:【人民论坛:宪政开万世太平之路】王振民:实施宪政是党经过60多年艰苦探索,付出巨大代价后得出的结论。只有励行法治,切实确立宪政,才有可能真正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支配,彻底解决党长期执政和国家长治久安的制度和体制问题。把实施宪法政治与党的领导对立起来,是极其错误的。http://t.cn/zQDJEU5
观雀洋://@猫锅锅Franklin:太恶心了这两个女人//@DV巴巴:你让李天一轮奸一下副市长的女儿 基本上两个问题都解决了 //@包大淫V5:这两个都是在自己的立场出发办事的,从这点看不能称其为女人或者人,不要玷污了这两个美好的字眼。 //@打凹凸曼的小怪兽ZOE: //@凡人肖申克:再转#热门微博# http://t.cn/zj6xWnn
观雀洋://@李-云龙://@律师王朝峄: //@为常识而奋斗://@浔阳女高音://@谁来拯救中国2013: 高举毛主席旗帜,前进…… //@隆裕太后:任何国家建立政权以后,继续弘扬枪杆子里面要什么就出什么的精神,这是赤裸裸的、不齿于人的、极其荒唐的强盗逻辑。
吴祚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枪杆子里面出真理,枪杆子里面出代表,枪杆子里面出和谐,枪杆子里面出梦想,枪杆子里面出自信,枪杆子里面,想出什么,就能出什么,信不信由你,反正他们是信了。@龙源汤潮 # 学习博览# 闲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http://t.cn/zQXe29z
观雀洋://@小K黄狐:“没收XXX的财产”,六十多年来我们不得不习惯于这种光鲜借口下的掠夺,变卖私企财产,不过是掠夺的变种。//@陈有西: 这条博半天204万,被新浪加密了我难得重发删掉的贴,但是这条必须重发.因为内容没有任何问题.热贴说明大家共同关注.
陈有西#应禁止判前变卖私企财产#政府未判决前强行变卖私企资产 严重违法,同重庆王立军所犯错误同出一辙,直接将曾成杰等被告送上死路。必须在全国禁止这种错误做法。资产拍卖权归股东自己。政府公安在未判决没收前,无权拍卖私人财产。(79)| 阅读(204.9万)| 转发(3693) | 评论(462)
观雀洋://@小K黄狐://@徐昕: //@大案:转一次,这颗年轻的冤魂就稍安宁;转一次,她年迈的母亲就多一份希望;转一次,离正义的距离就更接近
徐昕V:【死磕聂树斌案】1995年,21岁的聂树斌被河北高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2005年“真凶”王书金落网,供认奸杀康菊花。儿冤死,聂父自杀致偏瘫,聂母奔走呼号。2007年最高法院要求河北重审聂案。一晃,六年过去了。一个明显的冤案被置之不理。新的一年,继续死磕聂树斌案。实现正义,哪怕迟来。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观雀洋:转//@徐昕://@大案: 转到这个官员实名为止[话筒]
徐昕:警察不打人养来干嘛。—— 苏州官员
观雀洋://@小K黄狐:毛左原来也是要言论自由的。//@在打盹: [嘻嘻]//@媒体人王业龙: //@二代症久富田: //@白纯的围脖: 右边[good]//@普光老水: 有点意思原来你们也要自由[挖鼻屎]//@研子YZ:-反宪政,反民主,反自由。[哈哈] //@脂肪女人:[哈哈][哈哈] //@军军锵: //@周本泉:[围观]
司马平邦: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点名要求中国政法大学,对该校吴法天(吴丹红)老师施压,要求其在微博上禁言,我要先在七一这个特别的日子质问一下教育部和法大,你们依据中国哪条法律规定禁止吴法天微博发言的?谁给了你们压制言论自由的权力?若回答不了这些,你们是不是本身也在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