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西毒何殇”

《南方日报》等对轩辕轼轲的七个访谈 WeChat ID cqygdh Intro 诗与不远方 写作本身就是一场想象力的搬家游戏   北师大文学院、网易读书、《南方... 更多
西毒何殇:发表了博文《第73首:光芒》【光芒】诗/西毒何殇忆起那时我的小弟弟从你体内出来湿漉漉的一头在雨中漫步的食草动物浸渍在你的光芒里我从未觉得它如此美丽天使只降临一次(2014/9/6)http://t.cn/Rht5C9k
西毒何殇V:发表了博文 《第66首:龙在天涯》 - 【龙在天涯】 诗/西毒何殇 我的表弟 郝海龙 在巴黎郊区 读博士 班里只有 他一个外国人 如果他不去上课 导师就用法语授课 如果他去了 就用英语 他住在 http://t.cn/RPAFhrj
西毒何殇V@王有尾 说:我跟人喝酒从不在乎他能不能喝,反正都没我能喝。
西毒何殇V:通过别人嘴里听到或者笔下看到自己喝断篇的不同版本,实在是太开心了。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西毒何殇:啊哈,为狗屎招魂。 //@刘天雨:啊哈,我也被一只羊融化鸟,被苦难里的阿罗汉震惊鸟--什么玩意儿! //@TJ图雅://@长安伊沙: 矮油,你干嘛要把你的包装对象打扮成大家从未读过的文学青年?怎么想的?脑子进水了? //@虞山张维:伊沙,一定要读后再发言。这其实反映人品!
西毒何殇://@长安伊沙: 拟定长安诗歌节119场为公开场——中国诗歌地理(陕西篇)中秋朗诵会将于9月18日晚举行,地点另行通知。 //@长安伊沙:转发微博
西毒何殇:想起西游记里诗一首:攒攒簇簇妖魔怪,四门都是狼精灵。斑斓老虎为都管,白面雄彪作总兵。丫叉角鹿传文引,伶俐狐狸当道行。千尺大蟒围城走,万丈长蛇占路程。楼下苍狼呼令使,台前花豹作人声。摇旗擂鼓皆妖怪,巡更坐铺尽山精。狡兔开门弄买卖,野猪挑担干营生。先年原是天朝国,如今翻作虎狼城。
西毒何殇#拍诗#阿赫玛托娃「安魂曲」。伊沙,老G译。外文社。
西毒何殇:草榴是业界良心。后面的赞美我谦卑地接纳了吧//@陈华在干嘛: 草溜是啥网站。我觉得你是个生活简单的好人,对外界的索取很少,看看毛片的标题就尽兴或兴尽了,你为大家节省了多少好妹子啊。你身体力行地做到了@秦巴子 先生"更低、更慢、更简"的人生诉求。我们膜拜你。
西毒何殇:在韦家辉杜琪峰身上有个谶语,永远打不破——长安韦杜,去天尺五。本是说长安韦、杜两大家族,自汉始,贵胃名宦辈出,至唐成为关内首姓。在新、旧唐书中记载的韦家人物有900余;而杜家,光唐朝就出了11位宰相。这句话放在韦家辉杜琪峰身上 就是说他俩合作的电影都很好,可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伪考证#
西毒何殇:百度资料,偶发现汉地佛教八宗,有六宗祖庭在西安。华严宗(华严寺),密宗(大兴善寺,青龙寺),净土宗(香积寺),法相宗(大慈恩寺),律宗(净业寺),三论宗(草堂寺)。有些有争议,但大致如此。@余毒 有空来,体验一下“四海为家,一尘不染”。
西毒何殇:无意看到个现象,有些诗人(甚至还不少)会把自己的一首(或一批)发遍全国各类刊物(官刊以及民刊)。这种现象其实一直存在,只是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一般情况下,我给刊物诗稿,一定都是首发(选本除外),要是近期没有满意的作品,宁可不发,也绝不拿已经发过的凑数。我还一直以为这是个普世价值。
西毒何殇:这照片可以常发,2012年最好的记忆。从左到右:@余幼幼 @刘天雨 @余毒 @西毒何殇 @蒋涛eatchina @苏不归 @何袜皮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西毒何殇:上街砸车的猛士们呢?该出手了。 //@塞尚沟通-亡蛹:PX?//@在西安:[#快评#] 感到吃惊:“怎么内陆城市也搞这个?不是只有沿海的大连,宁波才适合这种项目吗?”@一水清阳 点评说:“这种招商引资搞建设的‘大好事’怎么没见报道?政府为啥偷偷摸摸搞呢?”
IN直播:[#微直播#] 恐怖的是,该px(对二甲苯)项目,离西安钟楼直线距离44公里,处于西安的西北方向,属于西北季风西安上游,冬天刮个西北风 全到西安了,表示担忧。(@凉皮肉加馍 投稿)
西毒何殇:楼上的夫妇,伏地交欢,我家天花板,蜕出白色皮毛。
西毒何殇:哈哈哈//@蒋涛eatchina: 文艺青年吃饺纸 //@小猜猜娇羞滴说:刹那间感觉饺子馅的汁水仍然在我的胃里翻滚着,肉香,菜香,醋香。这个冬天很温暖。 @xiaoyang-liu 咱俩不会冻掉耳朵啦~哈哈~// @蒋涛eatchina : 转发微博。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