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草根红学家王根福”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误人子弟!比如宝玉生日在芒种节(四月二十六),那是周汝昌考证得来且完全错误。那明明是总花神黛玉的死期。黛玉死于芒种节四月二十六,是名副其实的春尽日!红楼梦明言,过了芒种便是夏日。黛玉死于芒种节,有“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为证,亦有“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廉拢空月痕”为证!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我刚刚在博客转载了一篇蔡义江老师的探佚文章,供红友参考。当然,这并不表明我全盘赞成。比如宝玉与黛玉究竟是何时分离的,宝玉离开贾府究竟原因是什么,宝玉凤姐坐牢没有,等等。其实宝黛分离时在春,我有红文专门论证;黛玉去世在春末,这有葬花词桃花行作证。当然其他还有一些问题此处不便细说了。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夕顏HK:我意思是微博因字数限制,我不便细说。其实,红友可以把我的探佚“成果”与蔡文相对照,看看异同之处。有关黛玉之死,我有多篇探佚文章发表在博客,微博也发表许多条。我想抽时间把红楼微博分门别类并加以适当标题,比如:黛玉、宝钗、袭人、红楼主题等,方便红友查阅。有红友帮我做最好。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我刚刚在博客转载了一篇蔡义江老师的探佚文章,供红友参考。当然,这并不表明我全盘赞成。比如宝玉与黛玉究竟是何时分离的,宝玉离开贾府究竟原因是什么,宝玉凤姐坐牢没有,等等。其实宝黛分离时在春,我有红文专门论证;黛玉去世在春末,这有葬花词桃花行作证。当然其他还有一些问题此处不便细说了。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吴松涛的围脖: 转发微博
新浪新闻视频V:【视频-嫦娥三号点火成功!】北京时间1时30分,嫦娥三号搭载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点火,正式展开奔月之旅。点火视频:http://t.cn/8kGW43V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贵阳包谷饭老酸汤 我没有虚假宣传。事实上习总讲话与我的《探春远嫁爪哇国》一文有关联。 ◆ ◆ @修身雅兴 习近平:http://t.cn/zR5AEwu 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对来自爪哇的奇珍异宝有着形象描述,而印度尼西亚国家博物馆则陈列了大量中国古代瓷器。 10月5日 15:39来自微博桌面。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Home To Me-Sarah Darling 高清MV-音悦台 (分享自 @音悦台) 非常欣赏,再次转载。 http://t.cn/zlBxwW9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由女娲补天未用之石变成通灵之玉,幻化为人,经历种种,复变成一块石头,回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脂砚点明女娲所遗补天石是作者“自谓”,亦是“石兄”,实也就是曹雪芹。雪芹是通灵宝玉后挂在赤瑕宫神瑛侍者贾宝玉脖子上。红楼又名风月宝鉴,所以贾宝玉是真宝玉镜中之影。最终甄贾宝玉合二为一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夏玉沅君:甄嬛传能得七十分。 //@夏玉沅君:六十分的电视剧还是有的。。其实不当真的话甄嬛传也不错,虽然冗长了点,起码比一拨抗战片里手撕鬼子好多多多了~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知白守黑stock:可是我看了北京警方,认为薛不对。--当然,为防止出错,我已经把有关微博删除。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看了新浪首页《51区外星人》视频,感觉有点头晕。其实,我三十年前就亲眼看到过不明飞行物。那是一个盛夏的子夜时分,一个橘红色橘子般大小的圆形光斑以每秒一米样子在我头顶大概一百多米高处由东北往西南方向平行飞过,无声无息。那光斑并不耀眼也不暗淡,比较“中性”。第二天,白银许多人议论纷纷。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努力跳坑的社会闲散人员: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绝不是庸俗的三角恋小说。红友误读与那些不求甚解的二把刀红学家误导有关。。 //@努力跳坑的社会闲散人员:同觉得单纯把红楼理解为三角恋小说也太埋没它了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也是红楼梦里人zj: 赞成。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宋笑飛:红楼梦里,妙玉成了杨通幽,贾芸小红成了牛郎织女,也就是白首双星,而贾宝玉成了“唐明皇”,黛玉湘云合成“杨贵妃”。宝玉最终与黛湘在太虚幻境重圆。--可以说,红楼梦里把《长生殿》故事梗概基本包容。--当然,这是我探佚成果之一,需要说明的是其中部分学术成果属红学家周汝昌梁归智。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也是红楼梦里人zj: 红楼梦有许多外延。其中曹雪芹引用的唐诗宋词可以为我们的红楼探佚作出许多重大贡献。对于这一点,直至现在,红学家们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压根想不到曹雪芹的文学水平鬼斧神工。所以我的红楼探佚,可与雪芹固有构思相合。我甚至说一切红楼续书不符我探佚“成果”均可判为伪续。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宋笑飛:清漪园是颐和园的前身,当然是皇家园林。可是元春巡视大观园,明说大观园是“天上人间诸景备”、“说不尽太平气象富贵风流”。那大观园给人印象,绝对无异于皇家园林。事实上大观园与颐和园最接近。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萤火虫72: 说的是。我们不能脱离红楼梦文本去书外找什么原型。那原型与红楼梦有什么相干?即便有原型,写进小说就是小说中人物,与原型基本无关了。小说是生活真实与艺术虚构的混合,甚至可以是完全的虚构。作家不过借小说表达自己观点、理念、是非、爱憎等等。我喜欢写小说,当然知道其中奥秘。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对@实话史说 说:我的《红楼探佚选》能流到海外,全亏你作成。我想你一定费了许多心力,不然很难办到。在此,我多谢先生!也多谢东渡鲈鱼。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七夕节一过,宝玉须留神仙界传来的消息了,准备随时跟甄宝玉“登仙”。此时,甄贾宝玉,合二为一。(“鸾音鹤信”,即指仙界消息,亦指黛湘两人。“鸾”即凤凰,指黛玉;“鹤”指湘云,不点自明) --七十八回《芙蓉女儿诔》有“楼空鳷鹊,徒悬七夕之针”。此可见大观园众女儿亦于是夕行“乞巧”之戏。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雨霖隰:这里是面向公众的微博,有些探讨最好与我私信交流。至于你说“把自己的理解发表出来”,我有点不明白了。有关红楼的微博,我已经发表了1000多条;有关红楼的博客,我发表了100余篇。另外,我红楼论文还大量发表在各大红学网站,只是你从来没去看而已。对刘心武秦学深恶痛绝,并非我一个。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我们要会看红楼梦,要学九方皋相马,不去着眼牝牡骊黄。须知红楼是唯美小说。如要象《红楼花朝节小考》作者那样去细抠红楼梦,那么红楼“硬伤”实在太多。解读细致可以,过度解读不可以。雪芹写的芒种节明显移植花朝节,或者说此芒种节与花朝节混合,这没有问题,因为归根结底芒种节花朝节都是为黛玉。
草根红学家王根福:回复@实话史说:贾芸探庵去看史湘云,那时湘云与妙玉作伴;小红去狱神庙看贾宝玉,那时宝玉在为贾珍祈祷。贾芸探庵与小红探庙是一对文,呈对称。须知贾芸小红是宝湘红娘,而妙玉也是红娘。妙玉与湘云是一对青女素娥。我的探佚证明贾芸小红与妙玉,共同为寂寞的宝湘牵线搭桥。详细论证请参阅我有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