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罗永浩可爱多”

罗永浩不下战场 WeChat ID sxrenwuguan About Feature 纵观TMT风云人物,读懂时代商业逻辑。 01 坚果Pro 3 发布当天... 更多
罗永浩可爱多:天又亮了,最后这十几天,每天早晨都要抽时间到跑步机上跑一个小时再睡觉,减肥是来不及了,但一定要多做些有氧运动,才能在发布会上密不透风地一口气讲两个小时不气喘。
罗永浩可爱多:现场临时工作人员的集体服装......
罗永浩可爱多:"Smartisan OS"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基于安卓的深度定制系统)发布会开始放票。 http://t.cn/7Lsme
罗永浩可爱多:靠谱的企业如何处理潜在的危机......
罗永浩可爱多:有人问我是如何长期这么坚持拼命工作的,其实很简单:工作累了,找个笨蛋的留言,比如这种,“你再这样整天打手机广告我就取消关注你了!” 于是随手把他拉黑......缓解完了,就又可以工作几个小时了。
罗永浩可爱多:在神奇的海底捞给朋友庆生,不知道怎么手上突然多了根木刺,折腾了半天弄不出来,服务员过来问能不能帮什么忙,我说你们总不会连镊子都有吧?服务员没说话出去两分钟就拿了根巨专业的镊子回来......以上绝无虚构,我要编段子是你孙子。
罗永浩可爱多:终极困惑:今天才知道小米一直在跟我们的很多工程师和设计师私下勾搭,企业招人和求职者应聘都是正常的双向选择,这没什么不妥。只是...为什么每次我光明磊落地公开从小米挖人都被那么多人批评(通常是说“怎么能赤裸裸地干这种事呢?太没节操了!”),而小米这种不动声色地偷偷挖人却被普遍接受呢?
罗永浩可爱多:当初这些工程师从微软、谷歌去小米的时候,微软、谷歌市值一两千亿美元,账上大笔美金,工资比小米高,都有期权或股份...你不会理解这些参与创业者的热血和情怀的。
罗永浩可爱多:为3月27号的发布会定制了一块投影幕布,这可能是史上最16比9的一块幕布:刚好十六米宽,九米高
罗永浩可爱多:开了一天会,产品经理和设计师们普遍认为,开发完成度一样的情况下,MIUI V5比我们的ROM做得更好。目前,全公司只有我一个人仍然认为我们的系统比MIUI V5做得更好,而且是好出太多。最后我说,到了3月27号发布,你们就知道到底谁更好了。同事们说,可是东西什么样我们很清楚啊,毕竟都是我们做的啊...
罗永浩可爱多:断断续续玩了两小时MIUI V5,感觉视觉风格和动画交互的统一性和完成度很高,虽然硬伤还是不少,但和上一代比整体得分至少提高了两成。如果不是生不逢时赶上锤子,MIUI在安卓阵营里肯定是无敌的。魅族的flyme已经被远远甩到后面去了(本来MIUI也比flyme强一点,这次距离明显更大了),向MIUI团队致敬。
罗永浩可爱多:wp的metro界面确实烂,第三方开发都懒得配合它,所以什么软件装上去图标都跟系统违和。更重要的是,拟真型图标可以用各种不同的颜色、材质、光影等等表现完全不同的感觉,而单色极简的metro ui如何表现100种不同的对号(todo类软件最常用的图标元素)或100不同的镜头(相机软件最常用的图标元素)呢?
罗永浩可爱多:为了更好的装逼,我们打算把锤子ROM的发布会门票定价为144元,233元和377元
罗永浩可爱多:有些做安卓launcher(桌面启动器)的公司或团队希望我们预装他们的产品,在这统一答复一下:锤子系统不会预装其它启动器,并打算全面禁用第三方厂商启动器,因为很多小白用户装了个“桌面”后就以为自己的手机坏了…另外,你没法想象我们的启动器有多好用,它秒杀包括ios launcher在内的一切桌面启动器
罗永浩可爱多:新闻里说中国市场对苹果越来越重要了,刚才突然想到,等我们去美国发展时,如果苹果胆敢在美国跟我们耍专利流氓(比如独家圆角矩形这类无耻的臭流氓专利),我就也在中国依法搞死它的中国市场
罗永浩可爱多:蠢货和傻逼都是主观判断,这就是为什么蠢货和傻逼都活得那么茁壮的原因。@叶恭默
罗永浩可爱多:在餐厅给朋友讲我秒杀siri的语音助手新方案,嘴里全是“这是颠覆!”“所有大厂都会抄我们!三星苹果无一例外!”“会改变人们使用智能机的方式!”旁边俩服务员看了看我蓬头垢面神情亢奋的的样子,相视一笑。我心想,你俩以后也会按我设计的方式用手机,只是你们永远不会知道那和今天的场景有什么关系
罗永浩可爱多:苏州火车站前的长椅在灯光下象话剧舞台的布景,我在这里劝说一位老师加盟锤子时,感觉我们的会合是人民目光注视下的历史性一刻。
罗永浩可爱多:到现在为止,苹果、三星、LG、索尼、HTC、摩托罗拉、诺基亚以及“中华酷联海”中的中兴、华为、联想,还有小米,都已经来信索取门票要求参加锤子ROM("Smartisan OS")发布会了。看来酷派、海信、魅族这几个无知无畏的厂商还不知道等着他们的悲惨命运是什么
罗永浩可爱多:最近手机业的朋友跟我交谈时说“您”字的时候,我经常为了“我”字没有尊称而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