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朱萧木”

2018科技江湖之四大纷争 WeChat ID vittimes Intro 做报纸,也懂互联网,这里是《IT时报》(IT Times)微信版。作为上海一份I... 更多
朱萧木V:被恨驱动和被爱驱动的人 文|草威
朱萧木V:冬天要去动物园看看。家住朝阳区的郝先生有一天说,冬天要去动物园看看,冬眠的冬眠,抑郁的抑郁,树叶掉光了,一片凋敝。老罗在旁边叫道,一园子惨逼!郝先生接着说,所以当你出来的时候,会觉得人类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冬天要去动物园看看。
朱萧木V:昨晚梦见已经开始烧暖气了,非常难过,起来发现才九月,高兴了一下,但马上发现也没几天了。
朱萧木V:站了一晚上店,看着大家来体验,很开心。但有气人的,是来那种大美女,牵一灰头土脑的男的,这种组合到哪儿都引起公愤,看着就来气。但是当那男的不用工作人员自己给开始给女友介绍 T1,这好那好还可以那样,你的气也就慢慢消了,觉得他也不是故意惹你,同时觉得怪不得,品味这么好。
朱萧木V:最惨就是好不容易下班,到家发现网坏了。睡不着,没得干。古人未曾有过的忧愁。
朱萧木V:完全没想到有这么多 Smartisan T1 用户在各地组织展示交流活动,推广上压根没敢往用户自发上想。我们目标是把产品卖给普罗大众,但前期用户确实有非常类似的价值取向,所以这种交流甚至可能有交友(女友男友)的奇效。城市多不能列举,有兴趣办活动和参加的朋友可以在此条下面交流,祝玩得愉快。
朱萧木V:确实是干一行爱一行,现在特别喜欢看到微博或者朋友圈里有人说,手机丢了,手机坏了,想换手机。。。
朱萧木V:公司体检其实算是团队建设的一种吧。特别是男外科一起排队,在等着爆菊的时候一起聊聊相关的话题,看看被爆过的同事出来时或娇羞或刚毅或强装若无其事天天被爆的表情。能迅速拉近距离。
朱萧木V:财神出事儿后,看他一些朋友和供职单位的发言,真是恶心坏了。要么是对吸毒问题理解上的蠢,要么是为了表现政治正确划分界线的坏。我理解公众人物或机构为了自身利益不能声援,但起码可以不说话嘛。
朱萧木V:还听过个奇人。某字幕组,高手如云,翻译英剧美剧快准狠信达雅,很多教授翻译专著都找他们,比翻译公司快且靠谱。里面有个人专攻黑人口音,别人听不出来的一声咕哝都能清楚辨析。很多人怀疑起码是布鲁克林区黑人家庭领养的华人孩子。后来才知道在中国三线小城,是某大厦地底看车库的,城都没出过。
朱萧木V:负责打理我们官方微博的同事以“非官方”身份写了一篇文章,他在微博上是如此忘我的工作,以至于都没有自己的微博帐号,所以只好把这篇文章发到了我的微博上。
朱萧木@锤子科技 的负责人相当鸡贼。今天他路过前台,有美女扑上去和他说好崇拜你啊 xxx(是一个产品经理的名字不是他的),他不否认也不承认,非常冷静,问怎么了。等对方从头到尾夸完一通,才说我不是 xxx ,但已经享受到了。
朱萧木:每次家里阿姨来收拾过,我都觉得做手机根本没什么了不起。
朱萧木:在一个牛逼公司工作是很有压力的。我前一段儿失心疯买了几件 t 恤,其中一件胸口写着俩字儿 “天才” ,挺好看也有意思。但是每次想穿的时候,想想这位大神可能看到,那位权威可能看到,再想想自己的工作,做得还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于是每次拿起来又放下。现在决定送人了,太折磨了。
朱萧木V:在支持锤子的朋友们那里看到 “你只管认真,我们帮你赢” 这句话,泪腺立马分泌,下眼皮内部急速肿胀。
朱萧木V:最悲惨的就是一个名人死了,微博上各路人马悼念,你发现你基本没听说过,从来没见大家聊过这个,却突然人人都出来哀悼了。但你不敢表示震惊,因为会被说无知,“他的作品都没看过?”只能咬着被子角默默惊讶着。好吧,渡边老师,我是真孤陋寡闻了,你是又一个死了我才知道的名人。上次皮娜鲍什也是,唉
朱萧木V:打字时,中英混排时,中文和英文之间应该空一格,这一格,就是逼格。
朱萧木V:刚才和一帮同事去自助,竟然发现有人吃米饭,有人吃馒头,注意,自助,竟然吃主食。感觉这个公司要成事儿了。
朱萧木:越深入了解服贸和台湾学生运动,越觉得不该公开表达任何评价。只能说有有些东西肯定是对的:自由贸易和法制程序,有些东西肯定是错的:地域歧视,地方保护主义和政府干预。最理想的状态是,世界范围内任何人可以从任何人处买任何东西,政府不管。离这个标准,陆台两边都还差太远了。
朱萧木V:教授(叫兽)这个词在中国互联网上已经贬义了好几年了,近期终于又代表了美好的意思。中国知识界应该感谢韩国演绎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