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盘索”

喜闻乐“荐”|新款Macbook Air/ 华为P30等,壕礼成双@你! WeChat ID UOBCPrivilegeBanking About Featur... 更多
盘索:谈判让步是对的。问题在于要跟群众说清楚哪里让步了哪里坚持。群众最恨的是只挑好的说。坏的也往好了说。
盘索:知道自己多大分量就好。
盘索:这个理那个理只是表,背景是中医//@张鹤慈微博:回答为什么我在雷洋,于欢案件时与对谭秦东态度不一样。谭秦东面对的有钱有后台的鸿茅药酒,而雷洋如真的调查污染事件,他的境况就与谭秦东类似,我会支持挑战权钱勾结的势力的人。可调查环境污染事件被杀是谣言。于欢案要债的违法他们家同样违法
盘索:几年后会不会取消国家总经理一职? ​
盘索:记得俄罗斯一不高兴就会给欧盟断气让他们挨冻,都改燃气供暖我们将来会不会也受制于人?//@醉鱼:消灭贫困,双管齐下。。操//@云飞扬2046: 操之过急的煤改气,消除雾霾不能靠一刀切,况且农村取暖所带来的雾霾,占比究竟有多少?//@九套房: //@meisx:转发微博
盘索:对付这种事,总是搞得这么有看点//@小树林s:该砸。但为啥要在马路边上搞?
盘索://@小树林s:该砸。但为啥要在马路边上搞?
盘索://@朝克毕力格://@文仕敏:低端人口的幽默。
盘索:转发微博
盘索:大兴烧死人那天,心头一紧之余,就感觉坏了,又要大批往外撵人了。单位签约的快递公司快件几天发不出去,对方说,在北京要混不下去了,大批快递员宿舍被抄,这次比较狠,城管入室,直接卷走被褥。双十一的小狗吸尘器,至今卡在“北京分拨中心”不动。 ​
盘索:打开这条我专门看了评论
盘索:曝光的校园暴力为什么多是女人
盘索:靠政府帮着哄抬房价去库存,也算奇葩。央视2整天吹吹打打撒出各路人马采访房价上涨情况(有些被采访的购房者一听就是托儿),明显与房产商勾搭没安好心//@卢麒元:关门将不可避免。//@maracine: 卢先生觉得资本外流的通路能被堵死吗?@卢麒元
卢麒元:確實奇葩!去庫存,通常應該伴隨著降價過程。更為重要的是,去庫存應該是減槓桿的。但是,我國房地產去庫存,竟然是以漲價的方式進行,而且還在政策性加槓桿。如果,管理層智商無太大問題;那麽,就是配合境內外投機資本做空人民幣。房地產債務鏈條一旦斷裂,人民幣匯率必將崩潰。袞袞諸公將載入史冊!
盘索://@咏春茶馆:人自贱则无敌,连累他母亲的老底都被揭穿,没办法。。。//@田园_TY: 老马这就有点无事生非了。前段时间学姐的母亲过世,百岁老红军战士,她的丈夫做过毛爷爷警卫员,他们不也是在战争中结婚的?与人为善比较好,你这么一口不择言,祸及你过世的老母,真是不该[汗]
马鼎盛:马克思指出妇女的解放才是人类彻底解放,参加长征的红军十万官兵绝大多数必须压抑性欲,毛泽东的性欲不会受委屈。他使爱人贺子珍在长征途中怀孕三次及流产两次。1935年2月贺子珍于贵州生下一女,寄养当地农户后下落不明。长征后不久,老毛又有年轻貌美有文化会演戏的新欢江青。为三八国际妇女节记。
盘索:过把瘾就死?离开的这个编辑没少得抚恤金吧[微笑]。恶意解读,都愿读者[思考]//@司马平邦:南方系再接再厉,早死早脱生。
义勇军帝师1:南方系的媒体 开始拉清单了
盘索:关键时候,一大波公知挺胡总了。胡总别删//@北村:嗯。 //@章诒和://@徐昕: //@毛立新:[嘻嘻] //@记者郝建国://@陶景洲: 造谣可耻!冒用别人的名义造谣更可耻。
胡锡进:有人冒充我的名义,编造我对任志强事件的评论。谴责伪造者。要说什么话,我会自己说,用不着别人来代笔。我迄今没做评论,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是“任志强”三个字第一次出现在我的微博上,这就是事实。
盘索:克强经济学,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又来了个供给侧,玩儿概念一个接一个//@王小东:[拜拜]
中科大胡不归:【李克强宁夏清真寺与民族宗教人士恳谈】昨天,国家主席习近平再上井冈山看望当地群众,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赶赴宁夏向各族人民“云拜年”。http://t.cn/RbkIdTw把团结的希望放在宗教权贵身上,而不是放在世俗群众身上,抱薪救火,缘木求鱼。
盘索:到南大不算卧底[阴险]//@起点-贪狼独坐:南京大学是不是要看看?//@两袖清风陈阿扁: 踏马的,我怎么立刻就联想到那些在公共场所偷拍裸露照的....//@基建狂魔大土鳖: 大北京防卫漏洞。 //@铁军祥哥:发现了能定罪吗?说是南京大学的,可靠不? http://t.cn/R40bF0J //@贺兰山下有根葱: 在南京读大学哦
老高高相奎:蔡英文转发后,这个年轻人火了
盘索:老杨每到关键时点总是辣么亢奋
杨锦麟:據說是陳云同志說的:建黨有份,建國有功,治國無能,文革有罪。
盘索://@张鹤慈:浦案不是没可能轻判或保外就医,真是浦的朋友,就知道他的态度并且配合他:他不认罪但认错。就是他并不想死磕。一些人非把他弄到祭坛上用火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