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白露秋枫”

遇见临沂二十四节气之白露: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微信号 langyaxinwenwang 功能介绍 最新鲜的新闻资讯,最及时的热点追踪。 露从今夜白 月是故乡明... 更多
白露秋枫:其实,区伯只是犯了很多男人容易犯的错误而已,他肯定想悄悄的过完这几天。谁知被众公知把逼大的事闹成天大的浪。可以预计的是,他们还会继续施压。那么迫于压力,警方就会一点一点、一点一点把区伯的丑态抖出来。南方系力捧的区伯,必将被公知们消费得渣都不剩。[哈哈]
白露秋枫:韦春芳慢慢老了,老鸨就不再让她在一线工作了,而是让她管管后勤,抓抓培训,这让她很不满。卖笑惯了的韦春芳哪受得了这份憋屈,她终于发出了怒吼:“够了,你们!请不要再继续伤害我!”老鸨很诧异:“不用舔JJ,这怎么是伤害呢?”韦春芳吼道:“作为一个职业女性,不让我接客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
白露秋枫:[微风][微风]三生石上公知魂,赏风吟月不用论。可怜昔日五兄弟,共插茱萸少一人。[阴险]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白露秋枫:突然想起89暑假一件事。有位世叔来我家喝酒。酒至半酣,老爸问老叔愁啥,老叔说,还不是孩子,这事老哥你得帮忙。原来,老叔女儿前一阵去过北京,住过帐篷。老爸一听忙说,我不懂政治,打住。老叔说,可你是医生啊。原来,姑娘有了。老妈插嘴道,那男方不管吗?老叔说,她也搞不清是谁呀,人那么多。
白露秋枫:赵普一句“半部论语治天下”经常被人拿来证明孔学的威力,真是笑话。赵普出身行伍,没多少文化,但极富胆略和智谋,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经验,是真正的工农兵式的好干部。他这么说,既有自谦的成分,也有调侃书呆子的味道。读过全本论语的多得去了,能成为治世能臣的有几个?食古不化的书呆子倒是不少。
白露秋枫:热烈庆祝毛泽东带领人民成立的、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
白露秋枫:夜无眠,点上一支烟,让思绪随烟飘散,飘向远方。朋友,珍重!
白露秋枫:发表了博文《黄山印象》黄山,美丽而充满温情的地方。暑假的最后几天,一直计划而未落实的黄山之行,在二姐近乎严厉批评的邀请下,终于起程了。愉快的旅行,竟然以这种方式开始,这真不是我矫情,确实是俗人俗事多。http://t.cn/RhSLrC9
白露秋枫:昨晚喝酒。一位交往十几年的大哥非要看我的文章,于是随意翻出几首小诗给他看。大哥点评说,写得真好,不过,“一阵风儿吹过”,把“一阵”两字去掉更好。后又邀请我给他们集团的刊物写专栏,稿酬翻倍。我不干。大哥说,我们是朋友不?为啥不干?我说,资本家和雇员能是朋友么?连干三杯,不欢而散。
白露秋枫:天宝十五年春,杜甫被安史叛军所俘,押往长安。八月,杜甫被禁长安,望月思家而作五律《月夜》诗一首。今适逢中秋,学书此诗以记之。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白露秋枫:其实想想刘志军也活该。15年物价涨了多少结果火车票不涨,市场不高兴了你想过么?你整高铁这事,民航怎么看你问过么?经常出行本可悠然享受沿途风光,现在这一乐趣减少了你知道么?中国高铁跑到欧美前面,过早暴露实力的巨大危害你考虑过么?
白露秋枫:老姐前年进城带孙子。周五我又喊她来广州聚聚,结果这次她只待了一天就要回去。她说,孙子上幼儿园了,她在隔壁小区找了份清洁工做,月休四天,工资1800。我说,你儿子缺这点钱吗?她说,我是劳动人民,闲不住,再说,过去吴桂贤当副总理还劳动呢。我在心里默默说,你不知现在劳动人民最下贱吗?
白露秋枫:据武氏后人考证,武大郎并不矮,身高有1.72米。
白露秋枫: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求是》撰文纪念小平诞辰110周年《邓小平理论是完全正确的》 - 唱响红歌,弘扬正气! http://t.cn/RPYv6cx
白露秋枫:李世民残杀兄弟、逼父退位,这个皇位来得实在是难以令人信服。当然,李世民是聪明人,他起用建成的部下魏征当御史,虽然一万个不舒服也严格接受监督。他励精图治,开疆拓土,安抚万民,奠定了盛唐基业。他用功业和德行,淡化了自己血腥夺位的卑鄙,为自己的登基挣得了几许合法性。
白露秋枫:东吴召开赤壁之战发布会。有记者问:曹军十几倍于贵方,且孟德饱学,臣皆善谋,将皆善战,武器精良,粮秣充足。你们怎么胜的呢?周瑜答道:我们主要靠水军。水军一出,天下无敌。问:能具体点吗?答:具体就是公知庞统带路、孔明扇风、黄盖点火、水军突击。问:未来夺取华夏咋整?答:依然靠水军。
白露秋枫:今天是七夕,一个哀婉的日子。牛郎,一个放牛娃。织女,一个有城里户口的纺织女工。这场婚姻注定是个悲剧。平日,种田的种田,做工的做工,每年半天的探亲假,也因没钱没房只能对付一下。他们就这么牛马不如地活着。今天就有这么一对。女的在火中被烧灼,男人冒火去救她。七夕,我第一次为你落泪。
白露秋枫:资本扩张在一定时期的确能够带来高速发展和巨量财富,这是不用怀疑的。问题是,在资源严重枯竭和环境持续恶化的情况下,资本并不会因已攫取巨额财富和主导地位而改变其嗜血性和无序化,并从而导致不可挽回的灾难。回避这一危局的唯一办法是计划模式,但若计划已被重重围困,革命将成为最后选择。
白露秋枫:现在有种苗头值得注意,那就是淡化甚至贬低解放战争的正义性和伟大意义。难道官僚资本主义比帝国主义仁慈么?难道把人民从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下解放出来不重要么?难道党带领人民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错了么?看看郝伯村之行的种种,看看南京旅游委的行文及解释,真让人有一种今夕何夕的感叹和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