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浅酌低唱-V”

浅酌低唱-V:应该缴钱,要张收据。//@闵玉平V:@平安天津 @平安静海 //@胡坤821:快看最右的链接//@防务君:还有这事?//@小党: “警察问他们谁想出去的,有一女孩站出来说想出去,又被警察吼着:滚回去,我在现场拍了几张相片,被警察叫删掉了,我们不理后把妹妹带出来了   http://t.cn/R9i9UdP
浅酌低唱-V:历史,终会铭记一些人、一些事,谁也逃不掉。
浅酌低唱-V:[蜡烛]我先来。//@去V的刘建锋:越来越多的人在知晓和理解他。//@昵称叫甚无所谓://@虫子在北京:他的生命真的在倒数了。难过。//@李佳佳Audrey:Repost
浅酌低唱-V:第一个字是错别字!窃以为应为悉数的【悉】。请原作修改,以免惹祸。//@未得糊涂: //@缘思考: //@夜奔扬州://@茶話九州: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一位耿直的好人//@清言雅量://@原创作者V: 我也是担心。//@一叶兰008: 这个是警察账号,不会被封吧
浅酌低唱-V:[白眼] //@孔智勇52:😂 //@我还是广州:😂 //@手术刀_李医生:[笑cry] //@过去的老照片:[笑cry]
孔庆东:【伟人对话】毛:“蒋公啊,我当年,消灭了你的八百万军队,把你赶到了那个小岛上,你到底服气不服气哟?”蒋:“润之啊,英雄决战,岂止在战场?你看看你那八千万党员,如今都是个什么样子?还有多少像你说的为人民服务?你真的就比我更开心吗?” http://t.cn/z8L6nXp
浅酌低唱-V:“树不要皮,必死无疑;垬不要脸,天下无敌” 。//@真妮花的心:一個國家官員面對世界在關于本國人民的人權問題上絲毫沒有流露半點關心,這就是這個國家人民的悲哀! //@LZ廖总:就是,厚顏無恥 //@真妮花的心:這個叫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jlijames:绝对是机智啊,不服不行,连BBC都无话可说了啊。
浅酌低唱-V:天呐!俺咋就木看到这么多八哥?哦,因为一耳朵没听,一眼没看[挖鼻] //@不要V的2012:此文反动 //@段子女作家: //@遗失De曼珠沙华://@闲着无聊036://@曹先生2012w: //@反对洗脑教育2: 转发微博
转贴砖家:阅兵传奇
浅酌低唱-V:呵呵。//@剑走偏锋之刀客: //@不变的糕哥:就是啊,说好的纪念抗日战争的嘛//@海龙-7: //@西澳魔都寺初八方丈: 赤裸裸的法西斯宣言
林一民围脖:【原来不是反法西斯】“阅兵首先检阅的就是三军将士对党中央和习主席的无比忠诚与坚决拥护”——要不是北京军区王健中将昨天在人民日报说这句话,我一直以为这次阅兵是纪念抗战胜利呢。(石扉客脸书)
浅酌低唱-V:嘿嘿,俺一直反对“救市”,便是与此有关:凭啥有人进去爽,有人帮买单?而且,看不上那些赌徒的的也正是他们“跟垬混没亏吃”的狡黠和无耻,说他们“死不足惜”的时候俺没有任何人性阻碍——当然不是说肉体消亡,而仅仅是倾家荡产。中国,早安。
浅酌低唱-V:他们一般不会回答,而是装死,运作删帖。——早安,中国。//@活着的呼格吉勒图:暴政压倒一切//@UKSKY2012: //@文伍访谈录:如有回骂或还手,一律枪毙,以“抢夺民警枪支 被当场击毙律处”。 http://t.cn/R297jMJ 徐纯合被枪杀案(点评8)【枪口下的民生】 /
张洪峰:请问哪家@平安 警方出来声明对此负责呢?殴打发生在警方的办公场所,被殴打者明显无反抗,更不是正在实施犯罪,必须用强制力予以制服的情形。试问:如果该男子反抗,是否会被击毙? http://t.cn/R2p15SI .
浅酌低唱-V:两把伞遮天,中间会漏啊……[思考] //@雁塔小木屋4:[弱] //@-邱岳首: 李长春现身婺源景区
-邱岳首:有手鼓掌没手打伞?
浅酌低唱-V:“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因为我们太晚才鼓起勇气伸手扯掉它的遮羞布,戳穿它的障眼法。 //@隗有新:中国骗子哪家强,看我连播系端详@央视新闻 //@克里斯托夫-金:美国有个观点,说的是,骗子骗你一次,是骗子罪孽,骗你二次,怪不了骗子,怪自己,骗你三次,活该,一个成年人常被骗,根本不值得同情。
浅酌低唱-V:上个脑残贴大伙儿看看,就这逗比货色,竟然大言不惭口口声声地“自信”“自信”“自信”——@阳春白雪XXXX 回复@浅酌低唱-V:如果没有民族自信,就只能学这个!放着好东西不学,偏偏学什么司法独立。司法独立了,还能惩治打死人的警察吗?——好吧,你们认真领会这贴,先让我去笑一会儿[嘻嘻][哈哈]
浅酌低唱-V:刚才有有京城大V慨然道“纸媒自寻死路,不值得救”。俺讪笑,只能暗笑他们职称多地位高见识短。纸媒做什么,自己定的了调子么?//@乔志峰: 黎明前的黑暗。
王传涛的小屋:刚刚收到某报评论编辑信息,自明天始,他们的评论版将被削减。该报再无评论版。忽然无限伤感:以前经常发俺稿的至少有十几家报纸都关了评论。请问,这是纸媒的问题,还是宣宣的问题?
浅酌低唱-V:对自己不合法性执政的恐慌。 //@刘建波V://@冬云笑客剑刺帝制: 都是门楼子上的那个千古匪贼王的疯狂所赐 //@海子cn2: 每个县有两种人一定要杀掉:一是民国的县长,二是1948普选产生的国大代表.,《炎黄春秋》2014第12期,黄钟的《第一次镇反运动考察》看得人毛骨悚然。 http://t.cn/RzE4BNC
浅酌低唱-V:我赞成把人员清退一半,然后工资涨两倍。//@萧含:然~!//@马达_168: 是滴,加薪可以,但先必须减肥。
萧含V:【学者:公务员生活艰难】“现行薪酬体制,不要说体面的生活,就是基本的生活都难以达到。真正的一批非常能干的、有理想的公务员可能就会离开公共部门,这对我们国家的发展是很大的损失”。日前,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在中国经体改研究会第12届改革论坛上发表上述观点。 http://t.cn/R7lCIuN
浅酌低唱-V:究竟是谁,在猥亵香港公民?在撕裂香港社会?在试图彻底颠覆邓先生对香港的设想?在将“在大陆再造几个香港”的设想异化为将东方之珠大陆化,一党化,附庸化,流氓化?
浅酌低唱-V:细路,辛苦晒!//@一品泥人V: //@导演高晓舰://@水陆橘洲C:轉發微博
浅酌低唱-V:早说过:中国人欠朝鲜人民的,欠的太多太多!老汉愿以一个中国人的名义向朝鲜百姓致歉,请他们原谅。老汉从不认为朝鲜找天朝要钱要物是勒索或讹诈,它替中国政府背负了太多,要什么要多少都不过分。金家在用绳命坚守一份他们不可能背负长远的使命。他们不欠中国政府什么!即使真有亏欠,迟早也会偿还。
浅酌低唱-V:俺为啥说@赵楚 鼠肚鸡肠?尝有人向他借书,打发俩手下来取,人家到楼下后请他送下楼,赵先生大发雷霆怨气冲天一副老娘被一群小厮侮辱了的愤懑还闹上微博,对内俩有点不懂事的孩子极尽羞辱甚至辱骂之能事。俺看不过劝了几句便被拉黑。看人,由小见大,才有此说——学识高,不意味人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