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洛梅笙”

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称叶嘉莹“先生”,算不算歧视女性? Weixin ID qnwzwx | About Feature 青年文摘杂志社的官方公众号。小火慢炖暖心汤,挑三拣四好文... 更多
洛梅笙:回复@扫书喵:而且明代也有好太监,好多太监外派也干实事的,比如管理矿山什么。。且不说著名的郑和了,跟随郑和的侯显和王景宏都是外交家,精于航海,跟随朱棣北征的刘永诚,明英宗时代的阮安搞城建,写下明宫史的刘若愚,太多了乍就让魏忠贤王振给代表了呢 //@扫书喵:回复@洛梅笙:对,太监不能做外朝
金陵酒徒仓氏:明朝功臣子弟多赐予锦衣卫指挥使、指挥同知、指挥佥事等世袭官职。比如徐达的后代除了嫡长子世袭魏国公、定国公爵位外,余子多授锦衣卫世职,在南京城南有“四锦衣园”、“六锦衣园”等园林。要是只有阉了才能进锦衣卫的话,这些人才不干呢@战争史研究WHS
洛梅笙:冯小刚上次被圣上接见时露出那么欣慰的微笑,原来他的下一部新片是《抗美援朝》
洛梅笙:今天看了别人的推荐,看了一集《昼颜》,挺赞同一种观点的,现在离婚率和出轨率那么高,是因为很多人并不是因为感情在一起的,只是许多人不愿承认自己与别人结婚更多是一种经济关系,何况这是一个没有道德约束的年代。
洛梅笙:我第一次听鲜花满月楼是在这部《陆小凤》的电视剧里,韩马利在TVB现在都还在演师奶角色,没想到当时演的居然是上官飞燕,歌依然好听,就是花满楼房子里满室的菊花,实在是不忍直视呀,TVB能换点别的花吗?【视频:鲜花满月楼】 (分享自 @优酷http://t.cn/54K1w
洛梅笙:曾经的朴槿惠也并不象现在给人的感觉永远是半长款的西装加长裤的,(当然她穿韩服依然很漂亮,但我也认为她的包装团队完全可以把她弄得更加好),有人说她与习并肩而行,但不得不承认一点是,她选择了总统的身份,就必须摒弃相对的女性特征才能在男性世界得到认同,这就是这个男性社会不必说破的无奈。
洛梅笙:看看人家日本人是怎么搞复古活动的,找便宜衣服,没态度,不认真就别学人装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洛梅笙:#江苏师大毕业典礼 教育部官员着汉服参加#我不认为搞一些复古典礼有什么错,日本人还穿着平安朝的衣服搞曲水宴也没见人说三道四,在我看来,中国这类活动的错在于不认真,唱戏也尊重一下戏服,一个个穿着淘宝的便宜影楼装毫无衣冠威仪,俨然小丑,这才是关键。
洛梅笙:有人做端午节的彩线粽子吗?。《燕京岁时记》:『每至端阳,闺阁中之巧者,用绫罗制成小虎及粽子、壶卢、樱桃、桑椹之类,以彩线穿之,悬于钗头,或系于小儿之背。』
洛梅笙:山東招遠這傻件事,不要太過責怪那些沒有衝上去的圍觀者,試問當時在場是你,你能保證你不會嚇傻了或手足無措?在救人這件事上,我不推崇奮不顧身,任何人都應該在確保自己人身安全的情況下或有餘力的情況下再去救別人
洛梅笙:被刷了幾天的關於瞎子阿炳的事,只想說,現在中國戲劇最失敗的地方就是從來只有好人和壞人兩種,卻常常沒有人的概念,所以要麼壓迫別人,要麼受壓迫,嫖妓染梅毒是身世凄涼,只要你過得慘那一定是封建壓迫,偷情的全是衝破封建禮教追求愛情,真要笑死了
洛梅笙:這段時間一直在翻老港劇,翻到亞視的『我和僵屍有個約會』覺得這個創意真棒啊,跟吸血鬼日記之流很類似的東西,才發現昔日的萬綺雯真漂亮,其實我更喜歡她在『槍神』裡的妝扮,黑白西裝背心領帶,加上小波浪或時爾扎著黑色緞帶,莫名想到麗人行這樣的字眼,就是情節太俗氣了。不然女殺手得是多酷的劇啊
洛梅笙:金默玉故去,看到的却是满屏的张冠李戴的照片和她姐姐川岛芳子的描述,在我看来,她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归来,她已经跟随着那一代人伤痛的记忆走了,而活着的人却在网络上荒腔走板。据说有个关于她的记录片叫《波浪万丈》的拍得不错。
洛梅笙:天哪,我的微信终于能发了知道这对我这种网盲来说真是要哭了[泪] 我在:http://t.cn/RvGkq0m
洛梅笙:我一向不喜乾隆,不过他对钱谦益的评价倒是可以对比彭浩翔杜汶泽之辈;夫钱谦益、果终为明臣。守死不变。即以笔墨腾谤。尚在情理之中。而伊既为本朝臣仆。岂得复以从前狂吠之语。刊入集中。其意不过欲借此以掩其失节之羞。尤为可鄙可耻。-----为什么没人批评顾炎武,又想赚人民币又要骂内地人这是不可以的
洛梅笙:亦舒许多金句写得蛮精彩的,比如:年轻是最残酷的武器/结婚与恋爱毫无关系,人们老以为恋爱成熟后便自然而然的结婚,却不知结婚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结婚,简单得很。爱情……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男人就是这点贱,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好,终究等到了,不过如此!
洛梅笙:蛤贝在过去一直被作为盛物的盒子在使用,唐代就出土有使用许多天然蛤贝所做的脂粉盒,如图4,原色有黑漆红纹,高级的则用一些雕刻精美的银蛤盒,近代用于放护肤品的蛤蜊油尤属此类,但今天已少有人提起了,日本的京紅有一类依然是放于蛤贝之中,外面饰于金彩,以供传统化妆使用 #朝花得懂的夕拾#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洛梅笙:魏国公徐俌夫人朱氏和益宣王继妃孙氏的冠,和后来印象中的凤冠不大一样,依然保持了早期冠上使用黑色漆纱的特点,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此类冠会被称之为特髻了(可惜由于撑架是竹的,历经数百年已经全塌了).冠的发展一直不是一个停滞不前的死物,比如定陵出土的常服冠,半球体已经较之前膨胀了数倍.
洛梅笙:多谢@率性堂水壶 的提醒,陆人龙的中的唐贵梅确有其人,是弘治年间的真人真事,杨慎写过《孝烈妇唐贵梅传》,被李贽收录于他的.不过这故事也古怪,唐贵梅上吊死了,何故"悬于树三日"?就为了证明她死了还"颜色如生"?
洛梅笙@掠水惊鸿折脚雁 我不敢说87版红楼有多符合历史,但它有些细节还是拎得清的,毕竟很多东西还是从传统戏服中来的,剧中的斗篷全部是无帽式的,在几场有帽的搭配中明显可以看出是配套的风兜
洛梅笙:我又忍不住刻薄了,我发现在微博上你只要发点首饰或是旗袍女体反正只要跟这类有关的东西吧,后面就会有一群人转发,然后各种美啊,好美啊,口水啊,有时候真心怀疑在一些人眼中要么就觉得古代或是淘宝店里就没有难看的东西,要么就是这些东西在这些人眼中只是一块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