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杨俊锋宪治”

市场已是“寡头”市场。 @老马识途之所以:国企——操纵国家资源之外的能力等于零! @杨俊锋宪治:一方面是政府垄断、控制土地出让,另一方面是国企哄抬住宅用地价格。如... 更多
杨俊锋宪治:今年两会,所有相关微博,评论区一律被空前严厉阉割,只剩下无关痛痒的寥寥几条;转发区的点评则一条都看不到。对于代表人民的会议,人民不能评论,也无法查看其他民众的评论。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违宪之嫌太过明显。而且,这大为阻碍民众对公共问题认知水平的提高,阻碍社会共识的形成和深化
杨俊锋宪治:方舟子反驳一下周小平,很快即全网被封。这力度和速度都令人惊叹。现在问题来了:这种
杨俊锋宪治:方舟子驳斥周小平:只是在梦里游了趟美国,然后就开始信口开河控诉起美国的罪恶http://t.cn/R75srQ1。方、周撕逼大战,其实各有其价值和道理。这再次说明:言论不能过度压制,只有让不同言论充分表达,才更能分清是非。现在问题来了:有关部门会不会私下调停,而非让他们如人们希望的那样,继续互咬?
杨俊锋宪治: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将落马,想起几年前的一桩旧事:某晚参加一知名的老书画家的饭局,席间该书画家说徐对他很好,专门送给他专车。当时还颇不信。饭局结束,却果见楼下一战士开着一部挂着军委车牌的奥迪A6,迎了上来。借画家和客人道别之机,我问开车的战士,答曰:给首长开车,别的他也不知道
杨俊锋宪治:四川某县委何书记“春晚”拉二胡的视频,突然走红。若仅仅是个人爱好自己拉拉,不仅无可非议,还值得褒赞,这总比包二奶什么的要高雅吧。问题在于,水平如此业余却无自知之明,反而自信满满,又是专业乐团伴奏,又电视台播放。权力就是真理,手握大权似乎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又何止于这位县委书记?
杨俊锋宪治:余英时著作遭禁, 周小平入蒙圣眷 。毁弃黄钟,雷鸣瓦釜。如此气象,夫复何言?
杨俊锋宪治:可以预见的是,整肃言论的寒冬还会持续,而且还将更为严厉,但也不可能更严厉到哪里去。毕竟,社会结构和形势不同了
杨俊锋宪治:据说,有些地方的民营企业,因为国家电网的电费太高而自建火力发电厂。电网知道后就给政府施压,以污染环境为由去查处。地方环保局便借此收取罚款,并象征性地关了几家发电厂了事。按说,电网更具有集约优势,电价应更便宜才对。国企垄断之害,由此可见一斑
杨俊锋宪治:邓小平的改革是伟大的,他终止了极左的狂热,使中国步入经济发展、社会安定、民众享受更大自由的正确轨道;但同时又不免令人可悲,他不过是让中国回归到最基本的理性。从一定意义上讲,是毛的荒唐出了衬托出了邓的伟大。邓最大的创造性贡献在于:在列宁式的共产主义国家,引入并坚持了市场经济
杨俊锋宪治:今天问一印度学者说:印度有系统、真实的英式民主,但腐败却很严重,经济也很落后;中国有不少人因此认为,民主可能确实不适合中国。这位印度学者很激动地论述说:在印度这样信仰、民族如此复杂的国家,能建立起民主,本身就是奇迹;民主维持了印度的团结,没有民主,印度将会更糟
杨俊锋宪治:徐才厚将军墨宝,平心而论,颇有功力。然而,口口声声跟党走、报党恩,实际却是大肆贪腐,何解?
杨俊锋宪治:【FT中文网:中国应放弃“负资产”朝鲜】从国际道义和国家利益上看,与朝鲜交好是有害的;即便从中国执政党的角度来看,支持朝鲜的代价和副作用,也极其巨大http://t.cn/Rvdguz2
杨俊锋宪治:袁世凯称帝的背景:当时社会权威缺失,朝野秩序大乱。这时候的袁世凯认为,中国现在一盘散沙的现状,就是不顾中国国情、盲目模仿美国搞共和试验的后果,与其这样乱下去,倒不如重新树立一个权威,只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才能整顿国家的无序状态http://t.cn/RvTM4ZY
杨俊锋宪治:北洋时代的中国和毛时代的中国,形成了两个极端:北洋时期,有多党民主和法治外壳(如较现代法律体系和相对独立的司法系统),但缺乏统一、稳固的权威和秩序;而在毛时代,建立起了一个无比强大、集中与稳固的权威和秩序,但缺乏任何民主和法治要素
杨俊锋宪治:江西新余前官员周建华举报市委书记及省委书记苏荣而被判死缓,随着苏荣戏剧性地落马而引起热议。而据内部消息,周是因为自己先被查办才举报的。此事再次证明,在当下的集权体制下,几乎没有手握大权的官员完全清白。这就决定了上级官员在反腐方面也要小心翼翼,以免引火烧身
杨俊锋宪治:伊拉克政府军面对原教旨武装不堪一击,令人感慨。萨达姆的世俗威权政权被推翻,却无法建立起稳固的自由民主权威。其根本原因在于错综复杂而又极其激烈的教派、族群对立;而且,新政权是在美国推翻原政权的背景下产生的,这注定了它难逃西方傀儡的攻诘,尤其是在对西方敌意甚深的穆斯林世界
杨俊锋宪治:没想到邪教问题还会有这么多争议,那就再扯两句:邪教还是正教,本身属信仰问题;现在被视为正教的几大宗教,在出现后的很长时间内也被视为邪教;表面上,法国等个别国家也颁布过针对邪教的立法,但加了很多限定,其规定仍主要是针对危害社会行为,而非针对信仰
杨俊锋宪治:满屏都是都是招远麦当劳杀人案,也应景说两句:此案恶性极大、令人愤慨,但在法律上却是极普通的故意杀人行为;是否为邪教不应是法律所考虑的因素,法律只应评价是否属于危害社会的违法行为,即所谓的“法律不认识邪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至今仍是合法组织的原因即在于此
杨俊锋宪治:张艺谋新片《归来》广受关注。对该片,一方面很多人评价甚高,声称不可不看;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则失望于未能更深彻地揭示文革的残暴、丑恶。其实这两种对立的观点都犯了同一个错误:把自己当外宾。在当下严苛的审查制度下,敢拍反思文革题材片并获公映,就是进步,这也决定它又能多深刻、真实?
杨俊锋宪治:政府收入主要靠税外渠道,如卖地、国企、专卖,甚至是粮食、布匹实物等,其实是政治欠缺现代化的一个标志,这决定了政府敛取财富无法受导致有效约束,政府管理无法精细化,即黄仁宇所说的“数目字的管理”。因此就当下中国而言,如何从税外财政转型为税收财政,仍然是一个非常重大和困难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