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斯-凡”

800多万人为这位浙江小姐姐点赞!“看到她笑的那一刻,我心疼了!” WeChat ID dskbdskb About Feature 生活因温暖而美好。 今天... 更多
斯-凡:戴旭究竟是研究海洋安全的,还是网络安全的,他一天到晚处心积虑,最后他自己不就是个薄熙来的结果嘛。//@告全体同胞书:这篇文章写的太好了,有理、有力、有据,看后谁对谁错、谁是谁非自然心如明镜,感谢本文作者的精辟论证,望广大网友分享。
斯-凡V://@陈果_George: 我认为这里有计中计,局中局……
北京厨子:【被删另发:关于@花总丢了金箍棒 被抓事件】我说什么来着?贪官、骗子都在借“网络打谣”的妖风反攻倒算呢。 ◆ ◆ //@一毛不拔大师: 刚才没看见的火速右键保存,我宁愿相信是@平安北京 为了调查保密的原因要求删帖,可不能让这样诬告花总的世奢会骗子跑了啊
斯-凡V://@高会民: 阎应元: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三百里江山。
高会民V:清皇朝立国暴行:屠杀20万不愿剃发的江阴百姓。清军屠城,原本20万人口的江阴,只剩下53人。野蛮的剃发易服作为清政府的国策,通过血腥屠杀得以展开。江阴这座弹丸之城欲与纵横天下的八旗军为敌,似乎有点认死理。然而,有时候,认死理是一种可贵的品质,正因如此,那种叫做气节的东西才能够薪火相传。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斯-凡://@劳尔005: //@丹致2012:这也许是中国司法审判进步的一个好开端! //@梅山侠: //@王良其律师: 薄熙来被控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案进入第三天庭审。此次庭审在媒体充分曝光,可能预示着中国政治对司法审判的控制正在减弱。
斯-凡:谁发的,谁就沾到大师的光了。[哈哈]//@作家-天佑: 谁发的,谁就倒霉了。
南都深度:【芦溪县官员否认王林“大师”称号是政府所授】一段江西萍乡市与芦溪县部分官员,亲授王林“武功山大师”称号的报道视频,昨日流传网络引发热议。芦溪县委常委、武功山管委会主任贾春辉称,“武功山大师”称号,武功山风景区颁发的,不是芦溪县政府颁发的。http://t.cn/zQ9xIUs http://t.cn/zQoeCyQ
斯-凡:因为胖子掌握了宇宙真理会发功。死胖子,功力依然不减。//@袁腾飞: 为什么北棒子见了胖子就哭呢?不管死的活的!
斯-凡:这种形象在走正路的宇宙真理国家,比比皆是。不仅是官员是这样、那些大学校长、明星、企业家,周其风、成龙、马云这类的我们见得还少吗?//@我是草军书: 转发微博
斯-凡:曾成杰非法集资判死刑。那么马云的余额宝是什么?难道不是非法集资?马云为什么不判死刑?是不是因为马云比曾成杰更懂得献投名状,更懂得政治站队为邓的那次决策叫好。马云你别得瑟,下一个处决的就是你,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有一天把你养肥了杀。等到拿你祭旗的那天,你就知道了什么是最正确的决定。
斯-凡:一般混到联邦调查局或者是克格勃的从业人员,都持有这种功能的手机。//@李佳佳Audrey: 还有这样的手机?//@笨笨的大水牛TONY:纪参事,能否公布一下你的牛B手机是啥牌子,竞然有自动录音功能,只要你一接电话它就自动录音,连你亲娘老子都照录不误?哦!对了你是国家安全局的特配发给你,方便你收集情报用的吧?
纪许光:这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兑现诺言,证据继续:《再揭@记录者陈宝成 敲诈勒索罪证》 :请大家看看,新闻败类@记录者陈宝成 到底是如何欺骗广大网民的。——铁证如山,@记录者陈宝成 已经众叛亲离。那些选择骂娘的,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吧!稍后继续!@平度公安 @青岛发布 @山东发布 @胡舒立 @财新网
斯-凡://@钟国林律师: 坦荡做人才好//@盈科谭小辉律师://@李思磐: 言简意赅,就是纪许光小传。你觉得他傻,人家闷声发了多少年财。 //@李蒙不蒙你:这样一个智商情商均低到正常人水平以下太多的蠢货,这样一个以非常原始而拙劣的手段自我炒作、哗众取宠的人,这两天终于露馅儿了
李蒙不蒙你:【谁才是混进新闻界欺世盗名的败类?】有一个人,通过领导安排被硬塞进新闻单位,然后天天举报部门领导,爱出风头,迫害妄想狂,被同行深深厌恶。为了自我炒作,出卖提供新闻线索的人,散播警方要追杀他的耸人听闻的谎言。被新闻界剔除后,冒充记者行骗,骗出一段视频,大肆炒作,骗了30万粉。[哈哈]
斯-凡://@梦中碧草: //@章立凡: 转 董事长阅,母公司倒闭时“竟无一人是男儿”的原因找到了! [可怜]
斯-凡:至今李双江和梦鸽夫妇从未检点过他们自己的言行,相反还有杨澜等人为他们洗地备书,所以他们夫妇从不认为他们自身有任何差错。错的都是那个被轮奸的女人。//@竹影映心: 转发微博
王旭明:发表了博文 《爹妈缘何坑了李天一》 - 爹妈缘何坑了李天一 王旭明 当下关于李天一案件有一种奇怪的说法,就是打着保护未成年人旗号千方百计保护李天一及其他犯罪嫌疑人,我无意研究这种保护者的用心与心理 http://t.cn/zQZU1Ud
斯-凡:任仲夷和项南都是推行改革的好官。//@闲情偶记: [落叶]
吴稼祥:【时局微论73:乱世重典】1985年,因广东海陆丰走私,中纪委让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丢官,因晋江假药案,中纪委摘了福建省委书记项南乌纱帽,谁都知道那是对改革派清君侧之举。如今,胡作非为的地方官,不作为的督抚到处都是,比如河南怪事连连,汝州废塑料黑炼油厂正在“屠杀”土地和居民,却无官制止。
斯-凡:向老同学致敬!
陈子明2013:发表了博文 《二监同学会(上)》 - 6月24日,胡石根、王小宁、查建国、陈子明、何德普(从左到右排列)合影 五个人都是北京市第二监狱的“老同学”,一共被判刑60年。 胡石根,1954年生。 1992 http://t.cn/zHeuFeL
斯-凡:他死的太早, //@观察与评论V: 人民对他的评价并不高!让官宦贵族邪路暴富,满朝贪官污吏,丢弃宪政暴力理政..... //@宝塔镇河蟹妖: //@静虚堂:有的人死的太晚了,有的人卻走的太早了。
晓雾重重盼日出:1997年2月19日,邓小平先生在北京病逝。转眼16年了,如何对邓先生的一生盖棺定论,官方给了很高的评价。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对邓的评价是有违其生前常说的实事求是的原则的。
斯-凡://@陈杰人: 唉!你终于不顾一切地暴露你自己了。
评论员杨禹: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党史国史,习近平说,“无论搞革命、搞建设、搞改革,道路问题是最根本的问题。现在最关键的是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习总书记这一表态,有现实针对性。近期的舆论场上,某些人正是利用“宪政”这一概念的模糊性,在拐弯抹角地表达其本质诉求:让中国走上另一条道路。
斯-凡://@海曦-: 同问? @谁是谁非任评说 @一毛不拔大师 @帮助朱令 //@Cindy的美丽季节盼下雪:“现在在国内外朋友的帮助下,正在寻找朱令最佳的治疗康复方案。”请问,是谁在寻找康复方案?是朱令的70多岁的父母还是律师团还是帮助朱令团的人?为什么一个多月都过去了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信息?
斯-凡://@无畏上将高尔察克: [哈哈]//@漫随流云: 新成语诞生:黔驴打虎!//@在特丽莎嬷嬷的葬礼上: [赞]
弹弓子E:老虎正在打盹儿,忽听头上有动静,抬头一看,原来是只苍蝇在那儿边飞边喊:我是老虎,我是老虎。老虎正纳闷儿,忽见一头黔之驴从远处走来,背上竖着个大苍蝇拍,上面垂着个条幅:专灭各种老虎。老虎大怒,狂吼一声,驴吓得浑身瘫软。苍蝇见状忙道:大王息怒,其实我是个演员,正和驴大哥搞行为艺术呢。
斯-凡:中国有句老话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只需要看孙维说的话,就知道,什么叫做惶惶不可终日。
斯-凡:这位教授,这种空洞的说教式的心里分析,是针对朱令案子的吗?任何一个投毒案,换换人物、时间、地点都可以套用你这篇文章吧?如果你真的想对朱令案有所帮助,那么就请针对本案涉案人物做出你的分析和判断。如果你谁都不敢得罪,那就闭嘴,公众不是来听你上心理学课的。//@作家陈岚: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