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拥抱来来”

征集ing,幸福,你就晒出来!!! WeChat ID ybjiemei Intro 渝北姐妹是重庆市渝北区妇女联合会官方认证平台,旨在利用新媒体搭建起渝北区党委... 更多
拥抱来来://@徐昕: 【双规】废除双规呼吁,引起的共鸣明显不足。看来大家还不太愿意为官员呼吁呢,可以理解。反过来说吧:如果官员都无法保障人权,普通人会不会死得更惨?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官员获得人权保障,普通人就一定能获得。但废除双规将整体上提升中国的法治化程度,所以我也为官员甚至“贪官”呼吁
徐昕V:【废除双规】南华早报:北京发出改革双规讯号。「今后领导干部涉及职务犯罪,将不再由中纪委先办案,涉及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将由检察院直接介入办理。」曾呼吁废除双规,但引起共鸣明显不足。如果官员都无法保障人权,普通人会不会死得更惨?没有法治,任何人都不安全。废除双规将整体上提升法治程度
拥抱来来://@粒粒_橙: 所以安监局的人平常都是干什么吃的呢?局长您好像局外人的口气啊?
头条新闻V:【安监总局局长:青岛爆炸事故是重大责任事故】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今日表示,青岛致55人遇难爆炸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事故暴露三大问题:输油管道与市政管网交叉重叠;企业隐患排查不落实;应急处置措施不当,致群死群伤。杨栋梁连用两个“毫无疑问”表示这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http://t.cn/8k2blvs
拥抱来来:[玫瑰][赞啊][爱你]//@疯癫道人I: //@似水流年-HNGQ: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一一《英雄儿女》[赞啊] [微风]
hfxy微言:【英雄】狂风,吹不倒英雄的气概,大雨,压不垮英雄的意志,雷电,吓不了英雄的胆魄,大雪,埋不掉英雄的事迹,乌云,盖不住英雄的光芒,洪水,冲不黑英雄的历史。英雄,终究是人民的英雄!英雄,终究是中华的英雄!英雄,终究是历史的英雄!
拥抱来来:[笑哈哈]//@攀登高峰望故乡forever: [哈哈]//@段贵发: [笑哈哈]//@陈业文新大都: [笑哈哈]//@陈宗鹤先生:[笑哈哈]
段贵发V:【人民日报:美国“人人生而平”远末实现】网易跟帖。
拥抱来来://@李牧: 江艺平@范以锦//@Ethan一一: 据说南方系为首的公知只会对广东以外的事指手画脚,对于广东自己的丑闻它们屁都不敢放。看这次它们怎么表演。//@李牧: 此消息未经核实已过五百。不过呢,广东这票狗官,出什么丢人事也正常。//@AC北京老杨: @李牧
蓝鲸财经记者内参网V:快讯:广东政府代表团成员被控在澳大利亚强奸大学生导游。
拥抱来来://@李清霖微博: //@一路说笑: [偷乐]//@新豪哥: //@熔岩3: 请看审薄奇事:房子在别人名下,却是薄妻的,所以更是薄的。而股票在瘟母名下,却不是瘟母的,所以更不是瘟的 //@转世转成傻哥: [给力]
贺卫方V:【周志兴:聪明和智慧】薄的一位老友庭审后评价:作为一个具有贾宝玉或者哈姆雷特的内在性格和气质的人物,却硬要扮演毛泽东或者凯撒大帝的角色,怎么能不演出一场既可悲又可笑之闹剧呢?【微评:我也在想,假如他像当年张春桥一样,在法庭上一言不发。效果是否更好?】http://t.cn/z8yeE8S
拥抱来来://@清华麦考瑞金融硕士: 纳闷,没有书记吗?难道是一人的天下,不要墙倒众人推,事后推卸责任。
头条新闻V:【官员:季建业的政绩工程无一不是败笔】季建业任南京市长4年来,这座古城不断被“开膛破肚”,2011年,南京曾因修地铁大肆砍梧桐树引市民散步抗议。有官员甚至私下说,季建业的政绩工程“无一不是败笔”…本月16日凌晨2点,季建业被直接从南京“家”里带出,当天被带到北京调查。http://t.cn/zRSSqIE
拥抱来来:还要皮肤白皙的。[偷笑]//@谢文: 打字员被提拔成发改委副主任?恨不生成女儿身啊。
头条新闻V:【知情人:季建业提拔两情妇任要职】贪官有情妇,据传季建业也不例外,知情人称季建业在扬州时就有公开的情妇。其中一名原是市政府办公室打字员,皮肤白皙,送文件时常绕过秘书亲自给季建业,后被提拔为市发改委副主任。另一名情妇据说是市委招待所服务员,后被提拔至区管委会。http://t.cn/zRSSqIE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拥抱来来:损害“当”的声誉必惩!//@琢磨先生: 央视最近在扮演怎样的角色? //@谢文:被捕者在受审时有无律师在场?//@王冉: 即便记者真的受他人指使,我的疑问在于:我们--也包括中联重科的员工们--希望生活在一个用什么样的方式解决类似争端的社会?是先用证据状告媒体的社会还是先用公权力跨省抓记者的社会?
小斯在清远:【陈永洲认罪的看法】1,陈的口供不排除存在被刑讯之可能,未经法庭认定之前,未必属实,赵作海佘祥林都承认自己杀人;2,即便陈收钱,只要报道基本属实,不构成损坏商业信誉罪,只可能涉嫌商业受贿,长沙警方对此案无管辖权。3,本案长沙警方程序违法仍需深究;4,央视播放时应有其辩护人观点以平衡。
拥抱来来:[嘻嘻]//@陈清谈: 赤果果地干涉别国内政[嘻嘻]
头条新闻V:【梅德韦杰夫:领导人申报个人财产很正常】正访华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下午与中国网民在线交流时表示,自己当总统当总理时都申报财产,大家知道总统总理有什么样的收入,这个做法很正常,全世界都这么做,没有什么特别的。http://t.cn/zRx5HOA 在线交流直播地址 :http://t.cn/zRxqgOy
拥抱来来:绝不夸张!//@李敖評說: 转发微博
谈笑古今V:大 陆 官 员到香港玩住的都是山顶酒店,一晚7、8万,一住就是一个星期,拿他们的名片一看,只不过是一小官而已,问他们你们什么有钱住这高级的酒店?他说:这个嘛!大家都是知道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大 陆 官 员好像把贪污当成平常事,在大陆如果有一个清廉的官员,只能说你不正常。——梁文道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拥抱来来:重庆在很多方面树立了标杆。//@刀马旦归来5: [话筒]
墨鉅:立法约束野蛮执法,重庆走在前列。2008年的重庆,薄熙来治下的重庆。资料:重庆3名城管殴打摊贩致死案开审。
拥抱来来:又是那帮律师党害了他!
记者联合调查@胡杨麟 在沈阳中院微博评论:凶手终于伏法!正义终于得到了伸张,那两位被夏俊峰凶残杀害的无辜者终于可以瞑目!正义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被害者都是后背中刀,其中一人根本就不在室内,夏俊峰追出去杀人,根本不是正当防卫,没有自首没有忏悔认罪没有赔偿没有任何从轻情节,判死刑是应该的
拥抱来来://@刀马旦归来5: 回复@半拉啦:可怜的民间小右就是狭隘,外媒的文章【他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枭雄,绝不是浪得虚名,也绝不只是因为父亲薄一波的庇荫,而是因为,他确实有着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天妒英才】
拥抱来来://@刀马旦归来5: 一个个不要脸的意淫,他还有多少贪腐,若是有,当局会拿现在那三样证据链严重有问题的出来,让全世界看笑话。重庆若有黑打,你们赶快去告,博不管具体工作,只是指定了重庆打黑的大方向,若是王小人干了,正好补他的漏罪。博比你们还乐意。 //@温文儒雅8zj:
共识网V:【人的一生,无论成败,都有权休息,也必须休息。只有在人生的舞台谢幕之后,我们才能悠哉游哉。况且,如果老一代总不退场,新一代又怎么能登台。没有人击暮鼓,何来人敲晨钟?】秦晓鹰:薛蛮子、陈小鲁、薄熙来的不同“谢幕” http://t.cn/z8gxQx4
拥抱来来:转发微博
早报网V:【不谈政治的政治大片】尽管官方和薄熙来本人在审判中刻意回避政治话题,但薄熙来案引发的轰动,以及各种势力围绕着薄熙来的是非功过所展开的种种争论和骂战,“审判薄熙来”算是一部不谈政治的政治大片。http://t.cn/z8rib1s
拥抱来来:[吐]//@大树非不倒: 啊呸! //@疯癫道人I:唱赞歌的都是不分是非的奴才,疯狗//@明月随风去微博:五毛狗都是些伪君子!呸!操!
鞍钢郭明义V:人心向背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 目前对张曙光 刘志军 薄熙来的审判 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坚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坚强意志 反映了人民的呼声 意志 愿望 不论什么人 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只有为人民服务的权利 做为一名党员 党员领导干部 必须首先遵守法律 严守党章的规定 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人民拥护您
拥抱来来://@博林漫步: 官媒第三波攻击又展开,有用吗?公审后人人成法律专家,如果有法律自信,还需发动一波又一波漫骂,总之此案已载入史册,民意难逆,公审如极右律师所言“//@陈光武律师: 这次审理薄熙来就是这个效果。8成民众同情薄熙来。”。而且每一波攻击后挺他的越多[哈哈][哈哈][哈哈]
解放日报V:【检察日报:薄熙来案公诉方证据已形成链条】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樊崇义等撰文分析薄熙来案,称从庭审记录不难发现,公诉方的证据已经形成了证据链条,能够证明薄熙来的行为符合我国刑法规定的受贿罪的构成要件,其行为构成受贿罪。而被告人方并没有充分的证据来反驳指控。http://t.cn/z8aLefQ
拥抱来来:发布谣言就该抓!
中国经营报V:谣言太多!全国警察都很忙!通通拘留!
拥抱来来://@大鹏雕之岳飞: //@周本泉: 胡锡进24日对庭审落井下石、26日为嫖客蛮子洗地,两条微博都自己删除了。胡某上下左右都想通吃,经常消化不良、丑态百出!司马何必洗地?//@司马南: 拿捏好这个分寸是天下一大学问. 胡总当然是这方面的高手, 但百密一疏, 偶遇鬼打墙会绕糊涂自己。
吕祥和:【认真批评@胡锡进】我始终认为《环球时报》是今日中国最好的报纸,从而对胡总充满尊敬。对其偶有批评,皆小节。然而,胡总【不能完全排除官方是通过抓嫖娼“整”薛蛮子】一说,已被路透、美联、法新等所有欧美主流媒体引以证明中国正在压制言论。私以为胡总此说混淆了最基本法律概念,严重地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