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康不德”

于建嵘:北京东书房记事 WeChat ID zzzxysxs Intro 不可能清净的清净地 编者按:今天推一则当代中国政治思潮相关牛人牛事儿,四篇链接为于建嵘教... 更多
康不德V:CBA总决赛,裁判的偏袒不是第一回了,包括CCTV解说员的解说态度,均需要重新审视。有必要对解说员和裁判进行一次统战工作培训。面对新疆日趋复杂的形势,为什么裁判还压制新疆队?这不是在让广大热爱篮球、崇拜西热力江的维族球迷心冷吗?请记住,民族大义比一块金牌重要,公正才是最好的统战工具。
康不德:持续关注! //@何三畏:今天第七天没人见到阿飞了,星期天公务员休息,不接待!//@何三畏:今天网上有更多关于吴虹飞事件的分析,希望当局择其善者而参考之。六天没人见到她了!今天周末不能见,明天周日能见不?
康不德:我印象中薄熙来毕业于社科院新闻专业研究生。//@苏永通: [蜡烛]//@刘海龙: [蜡烛]安岗任新闻系第一届系主任时才三十多岁。他在社科院新闻研究所任所长时,推动进行了第一次北京受众调查。//@北大新传徐泓: [蜡烛]安老也是中国新闻教育的奠基人之一。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第一届系主任
崔军:惊闻新中国新闻事业奠基人之一、经济日报原总编辑安岗去世,享年95岁,深感悲痛。当面聆听安老教诲有两次:一次是80年代末,我还在读大学,见习期间写的一篇报道引起安老注意,应约在社科院新闻所采访过安老;一次是八年前,安老家乡一年轻人被裹入传销,安老很关心,报社派我们去他家里做过采访。
康不德V:说比不说要有用!向叶海燕致敬!
曹保印啦啦啦:“我说了不算。”这是很多人的口头禅。于是,在争取权利的路上,越来越多人选择不说,保持沉默。我想告诉大家:“我说了算!”当越来越多的“我”开始说,不停说,无声会变成有声,有声会变成惊雷,惊雷会激荡风云,风云将带来天洪,洗涤一切罪恶!不说,将会病变;说了,就会改变!CAOTV会每天说!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康不德V:事情明摆着。
雾满拦江:叶海燕事件已经进入第三季了,总结一下:第一季是叶海燕举牌:校长开房请找我,放过孩子。第二季叶海燕在广西博白被拘,警方说不是报复,是因为她在出租屋里轻微伤人,而警方认为她的出租屋是工作室,是公共场所(扯蛋的说)。目前第三季,叶海燕最后通话曝光,大家听听吧:http://t.cn/zHKzbb3
康不德://@荣剑2013:黄万里等真正的水利专家一直反对建三峡大坝,其中一个理由我深信不疑,这就是巨大的水库容量必将对地质构造发生难以预料的影响。三峡大坝,福兮祸兮?老天保佑吧。
何兵:【地震预报:科学还是神话?】四川省地震局前预报组长李有才,当年建紫坪铺水库极力反对,认为选在地震带上,一盆水悬在成都头顶。07年底他预测汶川一带将大震,多方上书无果。无奈直接游说紫坪铺水库请求放水。水库被说服,将库容从十二亿立方减至三亿。不久大震,成都幸存。他给我看过往来的官文。
康不德V:坚决捍卫毛主席的宪政理想,捍卫邓小平同志的宪政理想,捍卫邓公一手开创的改革开放路线!任何企图阻挠宪政的亡党亡国分子都不会有好下场。//@朱智勇-://@陈陈陈陈: [哈哈]//@谢文://@雷颐: //@般若书院徐幸起: 够黑。[呵呵]
宜昌张勇V:向毛新宇少将举报:近日,有化名“郑志学‘者,发文公然诽谤贵祖父毛泽东同志。其谤言曰贵祖父当年在延安宣传促进宪政之举,并非真心,乃是为忽悠国民党和全国人民,执政之后就再不提宪政。此言实际上是把贵祖父诬蔑为大骗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等外人都看不下去。特向孝子贤孙的你举报。
康不德V:邓鹤翔前年才博士毕业,尚无教学经验,怎么一工作就给正教授?虽然他是加州伯克利博士后,但美博士后一般是找不到工作才当。新加坡的大学,留美博士比比皆是,NTU计算机专业的MIT毕业的博士,曾在思科工作两年,在这里也只是助理教授。@阎小骏 博士是哈佛博士,在港大也是助理教授。对邓太破格了吧?
康不德:如此劳教,人间地狱!//@曹保印啦啦啦:回复@深秋蟋蟀:请帮我尽量多地转发给你的朋友们,让大家尽快下载,尽快看到。天亮时,可能就没有了。 //@深秋蟋蟀:回复@曹保印啦啦啦:幸好还有你们这一群有着良心的中国脊梁,为这个社会的不平等和自由呼喊!
曹保印啦啦啦:CAOTV《保印说新闻》第16期: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成人间地狱http://t.cn/zT4FWMX 我在颤抖和极度悲愤中录完了本期节目,录完后我放声大哭!女子劳教所里发生的一切,让人间比地狱更恐怖!小号、包夹、卡齐、电击、死人床、老虎凳、大挂(含十字挂、斜挂、平挂、悬空挂)这些酷刑里掩藏着无数罪恶!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康不德://@谢勇:左倾有代价 回潮须谨慎 //@龙灿: //@童大焕: 我的解读是:在“中国模式”难以为继、经济不可遏止地下行、大学生就业空前艰难的危险关头,最需要的是自由市场化,但舆论管制上的明显左倾却会把最稀缺的企业家都吓跑。当然,不排除路线斗争中的反腐败也让其中一些人提心吊胆三十六计走为上。
邱震海:未来几个月,中国将出现一股新的、更大规模的移民潮。不要问我为什么。
康不德://@刘苏里:向茅先生致敬!//@章文的文章: 请茅老不必过于忧虑,网络时代,多元声音并存,要想继续灌迷魂汤,越来越难了。
茅于轼:近20年来我致力于扶贫工作,投入家庭储蓄百万多元。帮助了成千上万个穷人。可是最近不断打电话骚扰我的都是语言粗鲁的低收入人士。我得罪他们的是“廉租房不该有私人厕所”,“不要为钓鱼岛开战死人”等主张。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利益到底在哪儿,喜欢听灌米汤式的宣传。这真是我们国家的危险所在
康不德:!!!!!!//@曹保印啦啦啦:回复@康不德:请兄帮我尽量多地转发给朋友们,让大家尽快看到,以免被删后,根本看不到了。 //@曹保印啦啦啦:回复@深秋蟋蟀:请帮我尽量多地转发给你的朋友们,让大家尽快下载,尽快看到。天亮时,可能就没有了。
曹保印啦啦啦:CAOTV《保印说新闻》第16期: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成人间地狱http://t.cn/zT4FWMX 我在颤抖和极度悲愤中录完了本期节目,录完后我放声大哭!女子劳教所里发生的一切,让人间比地狱更恐怖!小号、包夹、卡齐、电击、死人床、老虎凳、大挂(含十字挂、斜挂、平挂、悬空挂)这些酷刑里掩藏着无数罪恶!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康不德#马来西亚大选#星洲日报刊登社论,认为馬來西亞民主已經勝利了,無論是國陣還是民聯最終勝出,人民首先是大贏家。隨著大選塵埃落定,自308以來過去5年的激烈政治鬥爭和格局,經過這一屆大選,兩線制相信已經定型,兩大陣營間必須以更成熟及有素質的政治形態,迎向要求和期待更高的選民。
康不德://@弹弓子D:[羞嗒嗒]//@请祖国放心oo: 巨人的段子太经典了!!//@89夜未央-13: 日天出品,必属精品[阴险]//@一孔之见V: [哈哈]郑屠何时入的?
弹弓子D:郑屠拥有这个集市上唯一的肉铺。最近人们发现,原来一直以来这个肉铺都在卖老鼠肉。郑屠见生意冷清了,忙出来辟谣,并承诺查处私自进鼠肉的徒弟。但多数人不相信郑屠不知情。有人提议集市上应该多开几家肉铺,郑家立时跳出几个持刀的彪形大汉:他妈敢颠覆?那人不服:你算什么东西?郑屠冷笑:伟光郑!
康不德:这是为什么?
何三畏:【这是为什么】在杭州,一个被屈打成招,问成强奸犯的,可以高调平反昭雪,当事人放出来,还可以扬言追究刑讯逼供的警察的责任。可是,在重庆,被薄王非法劳教的人士却不会有这样的幸运。打过他们的警察还在为人民服务,被打的天天呼吁惩办罪犯没人理睬,要么不立案,立案的一律驳回精神赔偿请求。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康不德:茅老的人品,当为第一流。请他讲座,飞机只要经济舱,他东奔西走的许多银子,都用在了天则所,给农民的小额贷款试验上。我真不明白,对这样一个品格高尚的老学者,某些极端分子居然以小人之术来搞人。//@秋风论道:茅老,君子人也。
茅于轼:对我骚扰的事我已报警。北京和我要去的外地派出所都加强了保安工作。感谢关心我的诸君。我不希望形成对立,希望大家都讲理,追求一个和谐友好的社会,大家都要反对暴力。暴力是一副毒药,大家都吃苦头。现在个别地方暴力拆迁,暴力打胎,暴力抓人,不跟你讲理,正在腐蚀我们的社会。文明社会才是方向。
康不德:这一定不是真的!请孔庆东,吴法天反击!//@周丕东://@揭露山东:转发微博
战略兵王V:【谁在扯中朝友谊血浓于水?】五十年代末中苏反目,朝鲜倒向苏联;六十年代中朝短暂绝交,老金就平了志愿军的坟;八十年代人民日报两次社论反对劳动党把金正日作为接班人写进党章,朝鲜党代会中断了十多年;九十年代中国和韩国建交,朝鲜在两千年申奥时投票给悉尼;板门店里朝鲜拔去中国国旗独占历史。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康不德:不让反思文革,文革终究会到来。看看张宏良的讲话就知道。 //@刘旗辉://@黄茜: [泪][怒]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们中华民族如此的残忍?//@孟庆德: //@大藏布: 转发微博
北马南山:【文革让我们震惊的,不只是暴力血腥,更是灭绝人性!】我无法遗忘那些故乡文革往事:母子俩被赶进大坑活埋,造反派命儿子趴母亲身上,意即乱伦,儿子愤然跃出,说受不了这样的死,被造反派用梭枪刺入,一拔,血肺尽出,一脚踢入坑里活埋。还有一个国内拔尖的鉴矿工程师,全家灭门。via:@刘原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康不德:湘潭85后副县长徐韬的父亲徐秋良,长期在湘潭市委组织部工作,后任雨湖区副书记、人大主任,现任湘潭市作协主席。徐韬毕业后回到湘潭,用十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从科员到街道办副主任的跳级,然后团区委书记、街道书记。如此履历,岂能不继续破格?在中央重视基层履历的背景下,徐韬仕途看好。
康不德:我是歌手。一曲《无地自容》让人回想起90年代的青春热血,那个黑豹、唐朝的时代。然而,现场贝斯手的名字居然叫单立文——90年代末,一部由单立文和杨思敏主演的《金瓶梅》风靡各小录像馆,@單立文 自此成为西门庆专业户。这似乎勾起了70年代末80年代初生人的共同记忆。今日,西门已远,音乐归来。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