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幼棠”

研语新知 | 室友怎能不奇葩? Weixin ID zgyjs2002 | About Feature 《中国研究生》杂志微信公众平台 | 幸福的宿舍都是相似... 更多
幼棠:天理难容。//@桔子渍渍:转发
安庆卢十四:全网删帖,更足见弦子面对的是何等敌手。不帮她还是人吗? ​
幼棠:今年十一月底電話問貴校招生老師設計考試是考建築方向還是城市規劃,對方義正言辭告之,考規劃。當場嚇cry,各種感歎命途多舛,因為從五月份辭職開始準備考研老子已經畫了大半年的建築設計。好,規劃就規劃吧。然後今天下午老子拆開試卷袋一看,臥槽,還是考建築。#貴老師跟人類有仇嗎#南方周末#查看全文>>
幼棠:格外安靜的小站候車室。門口貼著九月二十六日的認屍告示。約五十年齡中年男子在茶場附近田野被發現死亡時穿著淺色條紋襯衫,深色長褲,黑色四十碼安踏鞋。風聲穿過走廊沒有一絲遲緩,我卻動容,停留且餓。等的人還沒到。窗外是空蕩鐵道,風輕雲淡好天氣。這是意外得到的一段獨處時光。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幼棠:三孝口新華書店找到,不枉費盡周折。呈各位著名文青按贊@余慕書 @东山一把青 @沈砚青 @seryl-in-whispers
幼棠:直到現在我也還能記得,小時候每晚媽媽給我讀過的一些故事,和當時聽故事時腦海里搭建的小小場景。記得她努力教我背: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奔殂。而當時是根本不會明白意思的。
余執:女兒情,感動哭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幼棠:我心目中的微薄女神的書,看兩篇就有點沒耐心了。那種追求字字珠璣滿篇警句的感覺,專欄感太強了。讀的時候,總懷疑她在書寫的時候似乎也并不自在,像是被表現欲束縛住了手腳。才情反而舒展不開。話說回來,又還是按著性子往下看——一面看,一面在心裡想念起劉天昭。#失格讀者#
幼棠:春節回來,頭一天趕上週末休市,今日恰逢華盛頓紀念日,接着休,清閒到難以正常思考。臨快下班,被怒分一篇完全不知所雲的西班牙國債鬼扯文,擼完求某同事斧正,對方答「怪」,怒改,再問「有沒有冠冕堂皇點了」,對方迅雷不及掩耳勢怒答,「簡直是衣冠楚楚」!
幼棠:忽略翻译取文意//萧轶杂俎:重发尤里·德鲁日尼科夫《针尖上的天使》:任何一个不竭尽全力抗议这个使此类事实变成可能的制度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制度的参与者和同谋者。————《针尖上的天使》这本厚书,当年一位美国人将这部厚达500多页的书稿拍成微缩胶卷,放在万宝路烟盒里带出苏联国境才得以出版
幼棠:哥是曹小虫桑笑而不语,嗯横~@哥是曹小虫//@孙长老快收了神通罢:喜闻乐见//@黄薄码: 大、快、人、心、、
fuckuandgoodnite:学几年新闻出来都你妈是心系民生大爱无疆的公知范儿、20来岁干点什么放荡的不好、非搞那么面目狰狞、没劲、、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