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守候者说”

守候者说:方舟子评周小平的美国梦游:这个网络作家连美国汽车价格、iPhone裸机销售价格之类很容易上网查明的事实都敢胡说,是把网民全当成像当官的那样容易糊弄的吗?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守候者说:据澎湃新闻网报道,山东平度拆迁案当事人陈宝成,已于8月23日收到检方的不起诉决定书。陈宝成为财新传媒记者,2013年8月11日,陈宝成因在山东平度老家拆迁过程中试图维护强拆户的权利,与其他7名位村民被警方“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正式刑事拘留”。
守候者说:近日央视热播的《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全国人大代表王全杰建议停播《邓小平》,因该剧才播出两集,就被发现出现6大谎言,如“粉碎四人帮”是毛泽东生前部署、76年10月发生大规模逃港事件(实际发生在79年)等。
守候者说:据悉,陈光标周三在纽约高调行善。原定邀千人流浪汉共进午餐,并在餐后每人发放300美元活动大缩水。实际到场参加午餐250人,领到现金人数不超5人。没领到现金的流浪人士情绪激动,聚集抗议。
守候者说:陈光标原计划25日在纽约中央公园请1000名流浪汉吃饭,还要发放300块美金,现因安保等问题可能缩减为300人到场,但他表示,会把余款交给救助站发放。CNN报道中引用了一些评论认为他的行为是“小丑”以及有损中国人形象。
守候者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副总裁亚历山大·梅德韦杰夫18日在莫斯科表示,该公司已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达成协议。中石油将在俄气对华供气前,向后者支付250亿美元预付款。
守候者说:想卖陕西面皮?得经过考试,拿到《陕西面皮专项职业能力证书》才行!我国共有90个工种实行就业准入制度,从业者须获取职业资格证书才可就业上岗。江苏宿迁市副市长沈海斌:“连陕西面皮从业能力也需政府认证,政府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守候者说:1981年6月13日,美国发现世界首例艾滋病病例。到2005年已有210个国家和地区发现艾滋病病毒,约有5400万人被感染,感染人群主要为青壮年,已死亡1630多万人。
守候者说:日前“今年下半年可能会发行500元或1000元大面额人民币。”中国农业银行总行高级经济师何志成此话一出,立刻引发热议。对此,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下半年不发行大面额货币。
守候者说:埃及法院昨天判处前总统穆巴拉克挪用公款,入狱三年,穆巴拉克的两个儿子阿拉和贾迈勒也分别获刑四年。他和儿子均被指控挪用超过1亿埃及镑(约8800万人民币)公款,用于修缮总统府。法官在念出判决前说:“国有公共财产的主人是人民。”
守候者说:近期曝光的多起腐败案件,令有着“清廉国家”之称的澳大利亚有些尴尬。新州州长奥法雷尔因未如实申报从公司高管处获赠的一瓶红酒而引咎辞职。
守候者说:吴稼祥【时局微论170:官德与官孽】最近,习总提出,“堂堂正正做人、老老实实干事、清清白白为官”,18个字,这是官德;近些年来,官场得势的,却是“颠倒黑白、栽赃邀功,挑拨离间,欺罔天下,洗权洗钱”20个字,这是官孽。官孽如病毒,教育、办案,可治标,要治本,非宪政不可。
守候者说:律师邓树林:台湾七十年代末,律师是个高危职业,随意被抓。不过还是有很多律师不畏强权不怕坐牢,站出来为民主人士辩护。最著名的就是美丽岛事件。律师们的法庭辩护有这样一句话非常著名:“审判官们,你们今天在法庭上审判8名被告,别忘了,全国同胞在外面审判你们。而明天,历史会审判你我大家”。
守候者说:有报道称,茂名窝案案发前,买官卖官几成公开化。通常一个科级职务不花一二十万元是不可能的。每年春节和中秋节,下属都要向上级领导贡献红包。给科级领导的红包不会低于1万元,给处级干部的红包则大概是科级干部的10倍左右。因涉案人太多,当时除了限期交代外,还划定了一条线:50万元以下的不追究。
守候者说: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世界顶尖残骸搜索专家蓝水打捞公司负责人戴维·默恩斯认为,马航MH370客机的搜救人员已经确定其坠毁地点,将黑匣子打捞上来是必然的。我认为实际上他们已经发现了残骸地点,官员是出于谨慎,他们正等待“蓝鳍金枪鱼”带回飞机残骸照片。
守候者说:25日下午,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莅临三峡集团,公布免去曹广晶、陈飞的董事长、总经理职务。据去年中央巡视组发现,三峡集团内部腐败涉及各个领域,其中选人用人腐败频遭点名、工程建设招标专案暗箱操作令人惊心。如今三峡腐败黑幕将正式掀开,电力十年反腐无大贪落马的局面即将扭转。(中国日报网)
守候者说:航空业巨头空中客车公司宣布,中国已确认了一份以100亿美元购买70架空客飞机的订单。此前由于欧盟计划征收碳排放税,中欧产生争议,这一订单被暂时冻结。空客指出,70架飞机的订单中包括43架适合中程的A320飞机和27架远程A330飞机。
守候者说: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3月6日下午在布鲁塞尔表示,乌克兰将随时依据宪法动用武力保家卫国。亚采纽克指出,克里米亚以前是、现在也是,将来仍然是乌克兰的一部分,克里米亚议会做出的相关决定“不合法”,3月16日关于克里米亚未来归属问题的全民公投也没有法理上依据。
守候者说:杨恒均: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一百年前,地球上大概90%的国家是专制独裁者靠枪杆子统治;50年前,降到50%以下;现在,全世界的独裁专制国家不到10%。在这种历史大趋势下,你可针对任何独裁者写一篇“永別了”的文章,然后坐等他們的灭亡。人民不会让你久等,历史不会让你失望。
守候者说://@墨鉅: 军队,在于有番号有建制而不在于有没有枪。再说枪是很容易搞的。//@杨基杨书亚的爸爸: 毛左有理论,有受苦的领袖(薄熙来),现在又有了组织。就只差枪了。//@墨鉅: 清末义和团和纳粹冲锋队也都是自发的,自发的就可以组建军队吗? //@西卡欧西:居然有人说是自发的。
墨鉅:最近,赫然发现了有很多来历不明的军队,如图。这些军队规模庞大,番号居然都编到了51军,仅戴旭的军队就至少有2个师。这个戴旭大佐,竟然私自组建两个师,是中国国防部批准的吗?是归国家主席指挥的吗?难道在中国可以私自组建军队吗?恐怕在任何国家都不行吧?这事国安委应该查一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