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孙锡良-”

维基百科:生平 生平 孙锡良:1968年出生,籍贯湖北武穴。冶金物理化学专业,硕士学位,高级工程师,曾在长沙工专特种泵厂任副厂长,后调入中南大学物理教学中心,主要从事物理实验教学和管理工作。 …

敢骂毛泽东就是英雄? 微信号 chawangsp 功能介绍 玉宇澄清万里埃 各位读者,不要怕李X的书籍,不要怕李X后人的攻击,更不要怕现实公知的叫嚣,敌人越猖... 更多
孙锡良-:费这么大劲,找出些还不如乡长身上发生的事,真够用心的,随便喊个乡长出来汇报一下过年的收成,恐怕都更有情趣!
孙锡良-:北大的@贺卫方 现在恨不得自己去当主审法官,恨不得一口咬出个血印。还是下次让你老同学给你视频看吧!今晚,贺党员可能睡不好觉!
孙锡良-:从智力和思辨能力上讲,@贺卫方 远远不是@司马南 的对手,贺卫方不敢跟司马南进行一对一公开辩论。贺卫方的优势在于身后有强大的利益集团,而司马南身后只有普通的粉丝。贺卫方颈上挂了个“北大”牌子,司马南没有。贺卫方是借着体制反体制,司马南则是站在体制外护体制,难度和利益自不一样。
孙锡良-:有些事情,需要五十年至一百年甚至是几百年才能作出正确评价;有些事情,还没有成为历史就可以读懂其中的本质!
孙锡良-:环球网跟我N年前一样试图绕开左右,但是绕不开。我对当前左右的地位评价:左是看门卒,右是座上宾,看门卒是义务,看不好就挨打,座上宾受优待,礼不周得表歉意。左看门看得好,冲锋也勇敢,还帮组织抢回了短期的宣传主动,但主人并不待见他,还只能在门口吃饭。左右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平衡。
孙锡良-:是不是教授不重要,中国普通人都有自己的说话权,你李开复用不着冷嘲热讽,不要以为你的“家世光荣”就可以鄙视他人! //@李开复: 这两位都是教授???↓ ↓ → → //@张宏良:虽然说得中美优缺点恰好相反,但出发点是好的,应予鼓励。
孙锡良-:今天的股市波动肯定可以算一次“事件”,中国需要这个“事件”的发生,哪怕是个“坏事件”。资本市场的明与暗必须通过“事件”来展现,每一个普通人都不要把自己孤立于“事件”之外,中国资本市场是谁家的市场?
孙锡良-:一个保险中介泛鑫女老板都能卷款5亿潜逃,“私人银行”在无法律保证的情况下,什么样的乱象不会出现呢?金融改革者为什么热衷于推出私人银行?是哪种势力喜欢?真是为老百姓致富着想吗?
孙锡良-:不知真假,若属实,既是时代悲剧,也是这个混蛋自己的悲剧。今天,这个混蛋又再度悲剧了,他又成了政治的炒作枪手,又成了工具。每个时代都有悲剧个案,近几十年儿子杀父母、同胞相互残杀的也不在少数。媒体炒作个案自有原由! //@闾丘露薇:希望不单单在民间。 //@程鹤麟:在民间,文革忏悔,陆续有来。
孙锡良-:目前的中国,说真话的风险要比说假话大很多,所以,不要逼不想讲真话的人讲真话,这有可能会害了他。有些年轻人,看到自己单位的领导在公开造假,想公开但又不敢,因为一公开,他就死定了。——随波逐流是一种生活模式!
孙锡良-:普京只有一个,没有第二,也没有类似。普京既强又不体现专制,普京的强体现在当断立断。打车臣、打格鲁吉亚,不多留片刻机会给对手;打寡头资本家说打就打,打得你不敢露头,又不违法;要求公布财产,说公布就公布,不公布就下台;对付国际,硬的有硬,软的有软,对手没脾气。
孙锡良-:对中国参与“抗美援朝”战争的简单解读近年来,国内某些历史学者借所谓的“解密档案”来歪曲并否定中国决策参与“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意义,甚至有人借此攻击毛泽东和老一辈革命家。有些人以为去了几个档案档,复印了几张档案回来,历史就由他说了算数,可能吗?不要说俄http://t.cn/zQxhv08
孙锡良-:埃及现象最大的看点是:埃及人身体里还流着热血。 //@刘仰:内战边缘。 //@王小东: 看看穆兄会在军中渗透如何了,若渗透不够,那就还是砧板上的肉 //@蔡小心: 姑且试看看花生米好使不好使 //@其惟春秋: 机枪突突了 //@西亚非报道中心-王国乡:否则全抓起来?
孙锡良-:难怪中国近二十年都不信仰毛泽东了,这几天搞懂了一些:官员、富人、明星、精英都去信“神棍大师”去了。没那些照片,真不明白毛泽东思想是怎么被某些人扔掉的,既然他们都热衷于跟“大师”王林勾肩搭背,脑子里怎么可能容得下毛泽东?
孙锡良-:我们老家的农村,有一户人家生了六个儿子,两个参过军,其他四个也是个个高大结实的,如果兄弟感情好,在村里是很有份量的。可是,这六兄弟的智力全用在家庭内斗上面,六兄弟之间相互倾轧。结果,他们的邻居就两兄弟,把这个大家庭欺负得让村民都看不过眼,谁都瞧不起这六兄弟。
孙锡良-:那个什么宁的人应该从身后退出了,他不退出,说明方向变化不会大,他不一定有多大的权力,也不见得有多大的能力,但代表着一种讯号。
孙锡良-:媒体和名人说:冀中星案是因为司法不独立造成的恶果,只要司法独立了,上访的问题就解决了。我在一定程度上相信法律,并赞成依法治国,但是,我并不认为司法独立了,中国的法治环境就一定比现在更好。我有一个简单的疑问:独立的司法是由中国法律人管还是由联合国管?你能相信中国有独立的司法人吗?
孙锡良-:发表了博文 《孙锡良:没有法律支撑,私人银行就是“定时炸弹”》 - 没有法律支撑的金融改革会成为“金融炸弹” 今天,是我第三次就有关“私人银行”的事情公开要求全国人大进行立法。政府搞金融改革是件好 http://t.cn/zQcU5k1
孙锡良-:从中国前十几年的探索实践来看,B主导的重庆探索无疑更具有标志意义,也许其中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从认同度和效果来看,当地大多数群众能够接受这种范本。可惜的是,因内外干扰,较好的范本给毁了,希望中国能尽快探索出一种有利于大多数人的治国模式。
孙锡良-:我曾经在《热战时代》一书中提到中国的用人问题,近几十年是一边倒地用欧美归国人才,领导只是“政策”的最后宣布者。如果不从中高层和政策制定技术层面对用人作出重大调整,任何改革都必定被欧美绑架,单一改革已经改变不了中国,想大动政策,还是依靠“英语帮”,不大换人,不可能改变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