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丁工”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Weixin ID gjrwls | About Feature 真相、趣味、良知。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为学术界搭建话语平台,为新锐者提供思想阵地,为文史爱好... 更多
丁工V:按年报的“应交土增税”额统计出税收“黑洞”,不知道土增税缴付规则,不知道项目按属地缴税;煞有介事找几个外行砖家测算,以为独家揭破重大黑幕了。呵呵,呵呵呵,这么可笑的报道也能出笼,算是传媒界的一不大不小的丑闻吧?央视栏目出丑可以想象,21是专业性最好的财经媒体之一不该被带沟里啊。
21世纪经济报道V:【央视:地产商拖欠3.8万亿土地增值税,万科、SOHO、富力、招商被点名】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报道:2005至2012年8年间,地产商应交而未交的土地增值税,总额超过3.8万亿。多家知名房地产公司欠缴土地增值税,且数目惊人。SOHO中国、富力、万科、招商地产等知名房企,均榜上有名。http://t.cn/8kAJFIf
丁工V:有雨,堵车,早点出发。
陈有西V:刚接北京第三看守所负责同志正式电话通知,明天上午九时半会见王功权。48小时内。看守所此举合法。但李道演律师巳三趟,我两趟。明天再来。扎实依法辩护,于细节检验活的刑诉法。雨中大兴,明天见。
丁工:反动透顶,转发供批判。
儒者余东海:【看中国】“两个不能否定”论,尽管自相矛盾,却也符合马帮的逻辑。前三十年的左道和后三十年的右路,其实都是马路(马主义道路)。“阶级斗争为纲”变成了“经济建设为中心”,但唯物主义信仰和党主极权制度都没变,极权主义的本质没变。真正的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都要否定。
丁工:哈哈,还真是。 //@光猪刘壮士: 看吴虹飞演出,获得超能力啊!吴虹飞最传奇的事情之一是作为幸福大街乐队成员加入了《新京报》,后来《新京报》搬到了幸福大街;她还第一次使用“草泥马”这个词,发表在新京报上,结果这个词就流行了……
丁工V://@平民警察141: 我是狱警,我希望先生他早日自由![good]//@北京磬石:[good]//@王兴律师v: [good] //@法律人王建勋: //@刘杉: //@深圳王剑://@许锡标: //@王瑛006:记者告诉我,公权在这次采访中,突然停来下来,伏在桌上放声大哭。
南方人物周刊V:旧文重温:公民企业家站在十字路口——王功权说:“我不是干革命,我不希望中国爆发革命。我们的国家、民族在这种重复的暴力更迭中损伤太惨烈了……我只是做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为这个国家的良性变革提供一些健康的批评之声……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点事说点什么都会被渲染成这样”http://t.cn/zQaa8CN
丁工:[good] //@道体用:唉,帝王情结严重啊,还微服私访,白龙鱼服,留下圣迹?这是要为后来写传奇唱本备案?都是宫剧惹的祸啊![偷笑]//@丁工: 非专家鉴定:看字迹是无稽之谈。一会儿发御笔真迹比对。 //@Melody传媒:这字迹,请专业人士鉴定@丁工 @杨锦麟
头条新闻:【大公报:习近平微服私访在北京打的】据大公报报道,3月1日晚,北京出租司机郭立新拉到了一位不平常的乘客,在途中他问道:“就没人说您长得像某个人?没人说您像习总书记?”对方听了乐了一下就说:"你是头一个把我认出来的司机。"郭立新说,他请习近平写下“一帆风顺”四个字。http://t.cn/zTMMDbQ
丁工V:[吃惊]这是把俺当大V的节奏?网评员同志们,你们辛苦了~//@丁工: “过于注重仪表和谈吐的薄熙来,展现于世人的最后定位:既不是一个失败的政治家,也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悲剧英雄。”
头条博客V:【@周志兴 :薄熙来聪明但没智慧】2011年9月,我在重庆和当时那里的一把手见过。我说了不中听的话。他说:按道理说,我不应该整李庄,我知道他是傅洋和郑小虎的人,傅洋和郑小虎是和我一起长大的……http://t.cn/z8y3CX8
丁工:“过于注重仪表和谈吐的薄熙来,展现于世人的最后定位:既不是一个失败的政治家,也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悲剧英雄。”
丁工://@鄢烈山:不要污蔑习李新班子! //@徐昕://@范忠信:转发微博
张志安:1、坚持喉舌论;2、理论自信,不许说毛过时;3、新闻教育要派实际工作人员去当领导监管;4、传媒人要有政治头脑;5、抓新三反分子(反党、反国家、反民族),不换立场就换人。传闻,近期传媒业及理论界5点新要求,关于新闻教育那条,呃。。。
丁工@袁一泓 代表人民社会果断 打断@任志强 的话:“你就别绕了,直接说房价到底还涨不涨?”任总答:“涨肯定要涨,只是不像我去年预计今年三月的暴涨。”
丁工:请教贺老师:王自证其罪是为了“立功”,这次开庭是审理立功的辩护理由是否成立。这种情况下的“角色反转”,也合乎逻辑吧?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丁工:何必化妆成党政分开,来真的吧,撤销,划归中宣部。中宣部新闻局、出版局、广播局、电视局、电影局,还可以有微博局、搜索局…哦,不能落了:网评局。
阿忆:俺们不是代表或委员,没有提案权,但俺们关心国家生活,所以俺们试一试,能否用微博的力量,建议政府机构采用一个贴切而简练的称谓,这不是一件大事,但勿以善小而不为,或许能被采纳。支持请转发:建议“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定名“国家传媒管理总局”,“传”既为“传播”也为“传统”。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丁工:NT6月6日Robert Lawrence Kuhn的文章:反对改革的势力已无法再以可信的意识形态形式来表达,因此它努力迎合民族主义的渴望,指责改革人士“崇拜西方道路”,“歌颂西方模式”或“屈服于西方压力”。而习先发制人的民族主义则是一种战略,就好像是一剂为避免沦为“软弱”或“亲西方”而打的预防针。
丁工:“海参崴地位是根据1949年毛与斯大林签署的同盟条约确定下来的。”
说书者一枚:1945年中华民国对苏签订条约,苏联重新承认中国对海参崴的主权,但1949年,是谁将海参崴拱手相送苏联?1957年,是谁将夜莺岛送给越南?1960年,是谁将相当于整个安徽省面积的南坎、江心坡送给了缅甸?1962年是谁将长白山一分为二送给了朝鲜?。。。所有毛粉,诬蔑别人是汉奸前,请先弄清谁是真的汉奸!
丁工:有内奸[酷]//@老木棉庄主:[哈哈] //@魏剑美: 太经典了,不转不行
张海同学V:声讨汉奸曹汝霖,爱国青年梅思平。
丁工:细节,成案原来是这么查办的。 《成克杰:谁搞得我不舒服走着瞧》 (来自 @头条新闻) http://t.cn/zTbfwda
丁工:回复@罗西米娜:估计是个圈内术语。谁给个正解?//@罗西米娜:是不是坐在飞机上"高空釆访"的意思?与"暗送秋波"--偷偷地送秋天的波菜异趣同工。喉舌们连人话都快不会说了。//@丁工:高访日记,请教一下,啥叫“高访”?
新国际#习主席首访#【高访日记:没有网络的日子】这次在坦桑尼亚报道期间,当地的网络十分不畅,据说是由于海底光缆突然中断。我们在那儿的几天,不仅手机移动上网无法实现,“电话基本靠吼”。听说在刚果共和国布拉柴维尔上网也不是很方便,坐在飞机上,心中不免忐忑……(记者程志良)
丁工:还长得帅,比何润东老师还要帅。齐世英,字铁生。 //@赵楚: 有其父必有其女。她爹齐铁生为东北党务领袖,与张氏父子斗半辈子,晚年赴台与雷震等弄反对党,被国民党开除出党,与日本几代政阀交情匪浅,是一个大陆人不太了解的现代史牛人。
孔夫子旧书网#书人书事#【齐邦媛访谈】我想我是一个公平的人。我喜欢说真话,但是,真话往往是别人所不想听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天地之间的悲悯还是很少。《巨流河》在大陆重印出版,我希望一定要写上“生者默默,死者无言”这几句话。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要说出真话,持平而理性地说话。http://t.cn/zYBdLRt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