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押沙龙" on Sina Weibo

Wikipedia: 押沙龙(天主教譯:阿貝沙隆;希伯来语:אַבְשָׁלוֹם "Father/Leader of/is peace", Avšalom,英语:Absalom或Avshalom)在圣经中是大卫王的第三个儿子,以色列国王,外孫女瑪迦是猶大王羅波安的妻子,以色列太皇太后…

897~1962),美国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喧哗与骚动》、《我弥留之际》、《押沙龙押沙龙》等。 1949年,作品《我弥留之际》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 more
文伍访谈录://@陈文伍://@王小山://@押沙龙:我不算什么知识分子,只是个读书人,但我读了这么些书,也无非让我明白人要独立思考,要保持质疑的精神,进步来源于不断地质疑,现在中国最好的人文大学的校长说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反而阻碍进步,我还要怎么说?如果质疑不能创造价值,读书还有什么用?
喷嚏网铂程://@吉四六: 关键是花了无数的钱。//@押沙龙:每次都这样啊,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凑一起开会,新闻首页版报道几篇不许评论的通稿,社会新闻版找几个傻屌提案放开评论乐呵乐呵,然后就结束了,谁也不知道到底他们最后到底干了些啥。
ay东梦://@押沙龙:嗯,等我二十年后再回来就是爱国华侨,拿外汇券买东芝大彩电,住涉外大宾馆。你要是在宾馆外头探头探脑,保安就把你叉走。//@愚哥的新号:赶快滚!//@押沙龙:那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他老人家要是活过来,我就得赶紧移民。//@高贵乡公曹髦:太祖不是伟人?
萬子千紅://@五岳散人:哎,小编素质最近大幅提高啊//@押沙龙:哎,为啥他的微博没事,我的正大光明匾就给删了?当然了,我也没看懂他说的啥意思。
五岳散人:哎,小编素质最近大幅提高啊//@押沙龙:哎,为啥他的微博没事,我的正大光明匾就给删了?当然了,我也没看懂他说的啥意思。
战术狂郑三炮://@押沙龙:我在老家听到的故事:文革时候,新婚小两口在卧室床头挂了主席像,让好一通批,查点打成反革命:你让毛主席看你们干什么事?你还让主席睁眼不?//@王小山:这为什么删?//@来去之间:应该不会吧[傻眼]//@杜子建:此贴会删除。
Flaneur原文泰:这个教授怎么没名字 //@押沙龙:被塞了嘴马粪,教授还要教你怎么嚼出红烧狮子头的感觉。 //@喷嚏网铂程:转发微博
扭腰村民:这种教授真让人鄙视。一个搞学术的为限制新媒体和新闻自由背书还是头一次看到。[吐]【澎湃新闻:复旦大学教授:商业网站应把新闻生产权利交还给传统媒体】http://t.cn/RttXXn2(分享自@澎湃新闻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黎勇01://@元猫大大: //@押沙龙:主要还是担心当事人精神不正常吧。//@邵明波: 这个——有点搞不懂了:警察担心英国人被洗脑吗?
阑夕:BBC的记者因为在书店买了几本习的著作被警察拆包盘问……她在Twitter上吐槽:“难道是因为这些书没有人会购买,所以当我去买就显得很可疑么?”
DopeyTom:主要还是担心精髓被洋人学去了吧?[嘻嘻]//@织梦作坊: 还有这事?[吃惊]//@古丽亚2010: //@刘力博士://@shuiduoduo://@脱线的胖子: //@悠野V: //@押沙龙: 主要还是担心当事人精神不正常吧
阑夕:BBC的记者因为在书店买了几本习的著作被警察拆包盘问……她在Twitter上吐槽:“难道是因为这些书没有人会购买,所以当我去买就显得很可疑么?”
熊华GG://@押沙龙:中国就是这种自带干粮的势利眼太多,其实人家有钱也不借给他,缺钱也不问他借。皇上得个性冷淡,太监心疼得淌眼泪,其实给你有啥关系?
白龙爷卍:人生从来都是不完美的,一个有才华的人可以离婚,可以离了在娶,娶了在离,也可以骄傲,也可以偏执,但应该活的体面,也应该过被尊重的生活,才华若换不来基本体面的生活就是狗屎...
愤怒的破事:活捉一个老右派//@-核平契丹: 卖妈逼成性押沙龙//@大流5:多亏了邓屠,押沙龙的妈再也不用和他爷共穿一条裤子了,还吃饱了饭//@栖居在树上killer:他把你推下粪坑,又把你施施然捞起,你还没来的及把头上的屎洗去就急着三呼万岁谢主隆恩,岂是一贱字了得”是谁说的?太尼玛形象了//@51_340:押沙龙是他妈
龚晓跃:“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等着我们去解放。”虽然我们也吃不饱。 //@押沙龙:邓之前中国人什么信仰?毛主席万岁?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乘云如风:邓开创了经济,可是从现在来看,社会失掉信仰,崇拜金钱,却是他带来的//@严锋:邓对历史的正面贡献比毛不知道大多少。
李子暘:回复@押沙龙:咦?为什么爱骂人的人都有一颗玻璃心,被人骂了,还受不了回骂。很伤心,是吧?果然是可怜虫。 //@李子暘:回复@押沙龙:你看,我就不会骂街,你一家子都是傻逼这事儿,我从来不当众说。 //@押沙龙:回复@李子暘:什么一言合不合的,好多人包括我一直认为你是煞笔。你还不知道这事?你真幸福。
押沙龙: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
李子暘:回复@押沙龙:你看,我就不会骂街,你一家子都是傻逼这事儿,我从来不当众说。 //@押沙龙:回复@李子暘:什么一言合不合的,好多人包括我一直认为你是煞笔。你还不知道这事?你真幸福。 //@押沙龙:晒铅笔社的煞笔 //@李子暘:如果政府为了减少雾霾,勒令你立即搬出北京,你服从吗?
押沙龙: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
李子暘:意见不合,即破口大骂,这号人也就只能崇拜政府一辈子了。真可怜虫也。//@押沙龙: 晒铅笔社的煞笔 //@李子暘:如果政府为了减少雾霾,勒令你立即搬出北京,你服从吗? //@李子暘: 有研究确定雾霾原因在于政府吗?政府还能管理如此大范围的气候?还是凡是没人管的事,政府都承担最后责任?
押沙龙:雾霾严重到这种程度,大家只能说段子发牢骚,没有能力去发起人大质询,没有能力发起立法议案,也没有能力弹劾任何一级行政机构,没有任何能力将不满变成国家行为。想到这些,我们居然有脸指责南边那些为这种权利斗争的人,真是奇怪。
雨溪情:依法治国之后,小伙伴们的法治观念还这么阙如,不由一阵悲凉。不得不重申一个常识:红色江山是我党抛头颅洒热血牺牲三千万打下来的,在所有权上属于我党的产业,大家不过暂居耳。租客把房东家里搞得乱七八糟的,房东还没说什么呢反倒倒打一耙,还有木有天理?//@baidu冷兵器吧://@喷嚏网铂程://@押沙龙
张延61:英雄不问出处。君不见从“黄网”游出的带鱼如今儿也成爱国翘楚了吗? //@押沙龙:这位李子暘当年在铅笔社为了每月500美元的事儿快打出人脑子了,现在又成成功人士了,拍着我的肩膀:我说你这个loser啊,我错了,我这个身份是不适合和你说话的。整的跟马云似的,这么厉害,是不是你的产业在2B
押沙龙V:我几条微博都是说整理污染要有透明度、不能失职也不能黑箱操作;公众应有充分知情权、监督权、弹劾权;博弈进程中各方要充分参与。@李子暘 你个造谣犯从那句看出我赞成政府无限扩大权力?在鼓励环保局勒索?这帮人一贯如此,拉完粪球就往别人手里塞:“你的你的!”怎么就是我的?你尝出来了是怎么着?
财新网V#财新文化#【你真想养一个无敌小金刚么】(押沙龙|文)如果只看道学文章,古人好像觉悟挺高。再看话本小说,其冷漠残酷的地方似乎也没有强到哪里。如果我们的小说杂志都失传了,就留下几百张新闻联播的光盘,未来的人们可能也会觉得,我们虽然憨厚得出奇,但还是挺淳朴幸福的。 http://t.cn/R7zKdCP
上海李强V:平心而论,押沙龙也是个说话刻薄的人。尽管如此,与押沙龙相比,肖鹰则已经不是刻薄而是坏,人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大学教授,而只是一个恼羞成怒歇斯底里的泼皮无赖。清华北大本是许多学子心目中的圣地,而肖鹰这样的人只是给他们泼了瓢冷水,这一点押沙龙说的没错。
押沙龙V:肖鹰那篇文章关键不在于反韩寒还是不反韩寒,而是一个正常作者不会交给编辑那样蛮横不体面的稿子,一个正常编辑也不会刊发这样满纸文革式形容词的文章。而我忧虑的是:这样的人都能进清华当教授,让我的孩子以后还有什么学习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