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我爱普罗特" on Sina Weibo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日前,澳大利亚人报就中共以依法治国为四中全会主题一事采访我,我说,这与法治无关:1、中共以当然的治国者自居,视法律为其治国工具,这本身就违反法治;2、依法治国入宪时,很多人比现在更激动,但法治何曾前进半步?3、过去两年,毁弃法律的事太多、太明显,当局正需要这一口号自欺欺人。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几天前,和一位朋友闲聊。他说:"那些支持习反腐,并将此视为改革契机的自由派人士,或许是想敦促和哄着习走上政改之路。"我回答说:"我相信他们的意图是良好的,但政治是现实而严肃的事情,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我们不能出于一种雕虫小技的战术考量,而付出承认现行权力合法性的战略代价。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当局抓捕,我希望我的朋友们能明白:我是一个具有自主意志的成年人;我的人生道路完全是我自己选定的。若有人把我描绘成政治阴谋的牺牲品,或是被人利用的工具,那他们肯定是不了解我,更不会是我的朋友。我是中国专政制度积极、坚定的挑战者,而不是消极、可怜的受害者。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言论控制和思想审查是世界上最荒谬的事情:一小帮人对整个社会怀着绝对和无限的不信任,却要求整个社会对他们的判断力和公正心怀有绝对和无限的信任!坦荡公开表达思想的人,必须由一帮藏在暗处的人,以秘而不宣的标准和不可告人的方式进行监控,这是一个社会理智蒙昧道德沉沦的主要原因。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中国为什么会有“双规”?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如果一个政权总是以打击谣言的名义,钳制言论自由,压制公共讨论,那么,这绝不是因为它害怕谣言,而是因为它害怕真相;它打击谣言的目的,不是为了消除谣言,而是为了垄断造谣的资格。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通过亲属和朋友的介绍,我了解到,于世文、陈卫夫妇心地善良,为人正派,在孝顺父母和教育子女方面都非常尽心。他们的女儿不久前从美国宾州大学毕业(她曾向家人推荐我担任她父亲的辩护人)。希望郑州警方不要因一次正常的祭拜行为而过度反应,尽快撤销对于、陈夫妇的指控,恢复他们的自由。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我已向警方询问案情,并向目睹公祭现场者了解情况。我认为于世文先生在无人郊野祭拜赵的行为,并不构成犯罪。大三初三祭拜故人,本是河南民俗。以此定罪,有违法律和人伦。我将向警方申请取保侯审,建议撤销案件,但我的最终辩护思路和辩护策略,必须待可会见时,与于世文先生本人商定。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我已接受家属委托,担任郑州十君子案当事人之一于世文先生的辩护人。他是继赵常青、刘萍、李化平、郭飞雄之后,我为之辩护的第五名政治犯。国家的进步,正是由这些甘冒矢石的受难者一起推动的。(图为此次同时遭受政治迫害的于世文、陈卫夫妇)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第一次因郭飞雄案去广州,是去年冬天。冬夏更替,郭已被关押一整年了。郭一直致力于伸正和践行公民权利,却因此屡遭残酷的政治迫害。他坦然承受磨难,始终不改初心。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位要在这个黑暗国度,努力点燃希望之火的真心英雄。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今天下午,我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要求会见于世文先生,尽管手续完备,仍被非法拒绝。然后,再转至办案单位了解案情,警方称于先生涉案事实仅限于今年二月的公祭一事。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打老虎“的说法,本是一种极为巧妙的修辞。它旨在向人们暗示,那被省略的主语,是与老虎不同的东西。实际上,真正全面、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新老虎驱逐旧老虎“。因为,对我们普通国民来说,任何身居高位、权力不受约束的政治人物,都是凶险无比的大老虎。我们应该防范,而不是支持新老虎。
我爱普罗特:转发神评:两只老虎,两只老虎,反腐败,反腐败;一只扮演正派,一只摘除声带,不奇怪,不奇怪。by@无量头颅无量血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中国为什么会有“双规”?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对近期批评的简要回应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刚才致电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询问郭飞雄、孙德胜案何时开庭、以及开庭前是否会补开庭前会议,法院方面称一切尚未确定。请关心案件进展的朋友周知。谢谢。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中国为什么会有“双规”?http://t.cn/RP6leq3
我爱普罗特:张雪忠:有人喜欢用美国独立革命和英国光荣革命作对比,批评当今中国自由派中的所谓“激进者”。我觉得有必要提醒这些人:1、独立革命和光荣革命的领导者,在当时都被视为是激进分子;2、在当今中国的政治反对人士中,好像还没人提出与上述领导者一样激进的主张,比如组织国民卫队,进行武装抵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