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袁凌-”

中国模式给美国人上了致命的一课,这就是《美国工厂》的微言大义 | 大家 WeChat ID ipress About Feature 腾讯新闻出品,精选大家文... 更多
袁凌-:根据本人得到的消息,辽宁调查组邀请新华、人民、辽宁日报和法制日报四家媒体参与所谓调查,完成虚假报告时曾让四家媒体记者到场签字,新华社记者未到场,人民日报记者拒签字,甚至辽宁日报也未发稿,只有法制日报及其记者霍仕明忠实背书。在此向该位人民日报同仁高度致敬,方便时再告知大家他的名字。
袁凌-:官媒造假的尴尬:今天,10多位被劳教的女子前往新华社,要求解释为何按辽宁调查组虚假结论发稿?新华社答以稿件由新华网刊发,众女前往新华网被拒见,拨打110,警察到场。新华网又告以稿件由新华社刊发。众女随即录音拍照,揭露其互相推诿,并警告不负责任刊发假新闻必受惩罚。官媒造假者诫之。@罗昌平
袁凌-:声明:建议辽宁教养院起诉本人,双方当庭对质,出示人证物证。若我果然造谣污蔑,尽可追究刑责。若报道属实,也请法庭追究教养所虐待者以及包庇的司法厅官员刑责。此外,要公开调查组成员名单,追究制造假新闻的调查组人员和法制网记者霍仕明、新华网的诽谤责任,向本人赔礼道歉,消除恶劣影响。
袁凌-:残疾人被劳教者盖凤珍和同伴在新华社门口讨公道。
袁凌-:在马三甲被教养过的陈沈群因为替姐妹们作证,在辽宁遭到警察跟踪监视,不得已来到北京,南站不让住,在北京站被人追踪驱赶,到天坛医院又被赶出,眼下正徘徊在大街上。附近上访的同伴,能否助她居住一晚?电话15600450834
袁凌-:转发微博
大连凯旋6年未交房:大连拘留所干活,看守所干活。沈阳女子劳教所超时劳动,没有一天学习。公安已经变成企业。效益第一。警棍下的强制劳动。是奴隶社会
袁凌-:意外发现自己可以出声了。前日看到汶川震后抗8级房不敌雅安7级地震消息,想到三年前在凤凰周刊做的一组地震两周年追踪调查,核心即是行业和基层失控造成建筑豆腐渣问题。当时接到民众投诉甚多,可惜所在杂志不上网,使我至今想起乡民哀恳的面容仍觉内疚。在此贴出旧文,望引起对震后重建质量的关注
袁凌-:转发微博
大连凯旋6年未交房: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扣押我个人物品,一年劳教所医院看病不给诊断书,不给医院片子,不知道买了多少药品,不给发票。一年中我花掉药费,食品,赔偿一万多,不给发票,扣押我刑拘释放手续。日记本,等物品看图中,劳教释放证没有编号。公务员说谎怎么办?
袁凌-:晒一晒辽宁调查组的文件。
袁凌-:当初我到辽宁省司法厅及劳教局采访时,被推三阻四踢皮球,找劳教局地址就费了半天,竟然隐藏在一家豪华的歌厅门面之后。见到办公室人员后,以无新闻记者证拒绝,至今我忘不了那人脸上的得色。我向他申明,他们不接受采访,我们只好按已有的采访调查来写。该人称你想怎么写怎么写,现在却说我采访片面。
袁凌-: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受害者李文娟现在也被沈阳的派出所警察堵在了家门口。警察要求进门但并未说明原因。她害怕一开门全家就会被抓走。前几天李文娟和马三家的姐妹一起面见了司法厅调查组做证,并留下了材料和联系方式。@罗昌平 @邓飞 @慕容雪村 @石扉客_v41
袁凌-:就《走出马三家》一稿,我郑重向马三家教养院原副院长彭代铭老师致歉。此前彭老师接受我的采访,意图是探讨劳教制度的一些问题和改革方向,并没有揭批马三家的意思。彭老师也曾经嘱咐我,发稿前一定要让他过目。由于工作疏忽和一些顾虑,我没有遵守承诺,给彭代铭老师造成相当大的不便。在此深表歉意。
袁凌-:曾在马三家被上大挂的盖凤珍昨晚遭到一男子冒充调查组恐吓,让她好自为之。今天被劳教者们将集体全往寻找调查组作证。另外,她们提出要求沈阳方面回避,由司法部和全国人大介入调查,并普遍调查清理全国劳教所内可能的类似现象。@罗昌平@邓飞@叶匡政
袁凌-:论雷锋像的倒掉:昨夜,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门前的雷锋像倒掉了。一说,是劳教所拆掉的。另一说,是钢筋坏了风刮倒的。不管如何,劳教所里矗立的雷锋像总之是倒掉了,像当初镇压白娘子的雷峰塔倒掉一样。是北风太有幽默感,还是劳教所太没有幽默感?
袁凌-:今天,20多位曾在马三家被劳教的女性们一起前往辽宁省司法厅,要求为调查组作证,包括朱桂芹、赵敏、盖凤珍、丁英等人,却只是在信访部门登记,没有得到接见。她们呼吁中央介入调查。此外,她们前往人民日报辽宁分社录制视频、诉说遭遇并为劳教所内的虐待情形作证。
袁凌-:走出马三家报道中的赵敏,在死人床上失去了一颗门牙。在要求对调查组作证后。她眼下又面临人身威胁。连日来沈阳市局和派出所警察围堵她家门,要带走她“谈话”,眼下正在拍砸她的家门,想要闯入。@罗昌平 @石扉客_v41 @邓飞 @慕容雪村
袁凌-:李文娟也是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受害者,浦志强律师代理过她的案件。今天她准备和被虐待的姐妹们一起,重返马三家要求面见司法厅调查组做证。向觉醒的她们致意。
袁凌-:丁英是马三家女所的被劳教者,她在律师取证时为朱桂芹被关小号和日夜铐在铁门上做过证。她亲眼看到过老虎凳。调查组曾经联系她,却没有下文。今天她打算和受虐待的姐妹们一起,主动要求面见调查组做证。请大家支援她们的努力。
袁凌-:据了解,辽宁马三家事件调查组今日在劳教院内询问干警,明天会开始接触被劳教人员。希望确实能够公正调查,还公众一个真相,还被劳教者一个公平,而不是“打扫卫生”。
袁凌-:我供职的《LENS》杂志最近发表了我和摄影记者甄宏戈、实习生徐霄桐的报道《走出马三家》,稿件是杂志领导顶着风险发表的。腾讯网今日邀请我做了微访谈,以下为访谈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