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email protected]

荣剑2011V:我以前就说过,中国是大问题小办法,是新问题老办法。谁都看明白了,这个制度已经得了不治之症,必须动大手术才可能有一线希望,然而医生却只开点消炎药,再就是迷信精神疗法,批评和自我批评,红红脸,出出汗。难道真的掌握了举重若轻的秘籍?难道真以为采取这些措施就可以治愈中国?谁会相信这一套?
荣剑2011V:遗产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任何有财产的家庭都必须面对,除了给子女留下必要的财产之外,多余的财富理应返还社会,以发挥其公共职能。但设立遗产税并不仅仅意味着国民将其遗产交给国家,由国家任意支配,相反,缴纳了遗产税的国民理应享有和其纳税相称的权利,如果没有这些权利,国民凭什么要交遗产税?
荣剑2011V:如果没有两高关于网络涉罪的司法解释,张家川县公安局敢这么干吗?它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无罪少年,肯定是它一贯的滥用公权的本性,但两高的司法解释显然为它恶性执法壮了胆。违宪释法,随意扩大罪罚界限,必然导致法治被普遍破坏的局面,使得侵犯公民权利的事件大幅增加。追问恶性执法之源迫在眉睫。
荣剑2011V:三中全会日益临近,中外各类财经媒体和各类专家,纷纷出来预言或分析这次会议将会推出何种改革举措,在改革实际已经停滞的情况下,人们普遍期待这次会议能够启动新的改革。问题是会有什么性质的改革?如果不触及政治体制改革,不触及金融、土地、国企等重大制度改革,改革会是一个结局,人们能够预见。
荣剑2011V:批评和自我批评,走群众路线,下地干活,访贫问苦,的确是党的优良传统,现在要重新振兴,以求改变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为什么会被国民当笑话看?这不就是“为何不食肉糜”的当代版吗!用他们的话说,长期脱离群众,高高在上,当官做老爷,难道一个早晨就能良心发现从此洗心革面?
荣剑2011V:有朋友说,没想到绝望——不是失望——会来的这么快,仅仅几个月时间,就搞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公知们纷纷在猜测自己会不会进去。对于出现这种局面,理性分析显然失效,因为任何基于成本收益的理性算计都无法解释当前出现的令人匪夷所思的做法,这也绝非是政治智商下降的结果。中国政治学需要新思维。
荣剑2011V:河北省委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在全国各地引发强烈反响,各地党委纷纷表态要及时跟进,大力开展这项活动,狠抓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有力武器,开好民主生活会。看来党有希望了,腐败可以彻底制止了,中国梦可以越做越好了。
荣剑2011V://@贺卫方:【情何以堪】想起河北的民主生活会,官员们的所谓批评与自我批评简直令人汗颜,为什么没人提起发生在本省的聂树斌案如此荒唐?为何刑诉法规定两个月上诉审期会延宕到六年以上?让聂母如此绝望是哪门子群众路线?习总要求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河北省委该当何责?!
陈晓阳改革:【聂树斌的母亲】 27日,河北高院对王书金案维持原判,即不支持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真凶,将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PS:看到法庭外的聂树斌的母亲,一个为自己儿子锲而不舍申冤的母亲,让人感动,也让人哭泣,说不出滋味来啊![泪][泪]@徐昕 @贺卫方 @独钓寒江雪XH @倾听底层 @何兵
荣剑2011V:郑重推荐钱钢的文章:“舆论斗争”是一个危险信号 | www.zaobao.com http://t.cn/z8kU1OK
荣剑2011V:这个庞律师简直是可笑可憎可怜!
时代迷思:【陈有西答京华记者十问:夏俊峰是否还有一线生机】本案定性为故意杀人是明显错误。从犯罪动机、经过、后果看,本案属于正当防卫。判处死刑也是明显不当。本案防卫成份证据充分,可以认定;被害人过错清楚,可以认定。不考虑其他从轻因素,仅此两条,夏就死不了。。。两年了,改变不了的还是结局。。。
荣剑2011V: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这是文革期间对敌我状态的一个经典描述,现在是不是要反着说了?不管是欧美还是日本,谈不上欣欣向荣,但何曾烂过一天?嘲笑俄罗斯动荡,岂不是睁眼说瞎话?反观故国江山,用孙立平的话说,既不是改革也不是革命,而是溃烂,无法阻止的溃烂。溃烂并不意味着新生。
荣剑2011V:中国未来发展具有多种可能性,我们所能争取的不是最好或较好的可能性,而是尽力避免最坏的可能性。现在看来,恰恰是最坏的可能性正在转化为现实性。官民之间的内在冲突似乎不可调和,国家机器依旧在传统的轨道上运行,未有任何良性改善,反而变本加厉地强化其刚性职能。各种非理性力量正在不断积聚。
荣剑2011V:什么是公愤?什么是众怒?什么是千夫所指?甘肃张家川县公安局刑拘16岁初中生之事,难道不就是引发公愤,招致众怒,成为千夫所指吗?这个县级公安局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根源就在于两高最近关于网络涉罪的司法解释,为他们滥施公权恶意执法提供了借口。随意释法,随意扩大罪罚界限,已成国家公害!
荣剑2011V:欢迎联合国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审查,对中国的人权状况作出实事求是的评价。 //@刘晓原律师:中国的人权状况不是比美国好五倍吗?
联合国V:[人权事务]中国代表表示,中国政府把尊重和保障人权作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采取切实措施促进人权事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国将于今年10月接受国别人权审查。中国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将派跨部门代表团参加审查。中方希望各国以建设性姿态参与对中国的审查,全面、客观、公正地评价中国人权状况。
荣剑2011V:张家川县公安局违法刑拘无罪少年事件,终于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之下,以公安局被迫放人收场。这个事件如果没有民间的网络力量介入,没有数以千万计的微博呼吁,要想有现在这样的结果是完全不可能的。至今这个县看守所里还关着其他的因言获罪者,在他们还没有获得微博的广泛关注时,他们的命运就如同蚁蝼。
荣剑2011V:在传统媒体时代,只要控制了报纸杂志广播出版电视这些传播工具,即可实现舆论一律,让整个国家只发出一个声音。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和自媒体的出现,冲破了舆论一律的技术壁垒,信息像空气一样地流动,使任何个人都可以和整个世界联系在一起。信息自由传播是互联网革命的本质,任何制度都无法阻挡。
荣剑2011V:言论自由,原来一直是知识分子、教授学者和新闻媒体人在争取,现在则已经成为普通大众共同奋斗的目标。底层边缘人物的维权行动,16岁少年的网上发声,都涉及到言论自由权利的保护。言论自由不仅仅是落实讲话的权利,实际上关系着社会正义和人的尊严的实现,关系着个人的财产和生命安全,它是民权之本。
荣剑2011V:自从两高对网络涉罪作出司法解释以来,言论环境日趋严峻,以前是言论自由多少或有无的问题,现在则成了有罪和无罪的问题,以前遇到的不过是加密、屏蔽、删帖、禁言或封号,现在则有可能是坐牢。宪法赋予公民的批评权利,总书记提倡公民对执政党进行尖锐批评的主张,在现实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荣剑2011V:全国网民的抗议终于迫使张家川县公安局中止其恶性执法,释放被拘的无罪少年,但由此引发的质疑和反思必将指向更深的制度层面: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肆意破坏法治的闹剧,在全世界面前荒唐出演?毫无疑问,除了这个县级政权已经彻底丧失了人民性之外,再就是两高关于网络涉罪的司法解释在助纣为虐!
荣剑2011V:什么是公愤?什么是众怒?什么是千夫所指?甘肃张家川县公安局刑拘16岁初中生之事,难道不就是引发公愤,招致众怒,成为千夫所指吗?这个县级公安局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根源就在于两高最近关于网络涉罪的司法解释,为他们滥施公权恶意执法提供了借口。随意释法,随意扩大罪罚界限,已成国家公害!
荣剑2011V:公民批评政府,甚至是尖锐地批评政府,是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也是执政党几代领导人对人民所作的庄严承诺。公民对公权力的批评,即使有瑕疵或不当之处,只要不违背法律,作为被批评对象的政府,都应当持宽容和诚恳的态度,而不是利用法律和权力来压制批评,这是一个良善的政府所应遵循的起码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