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历史作家金满楼”

历史作家金满楼:回复@我的西语1314:兑现你的什么承诺了?//@我的西语1314:愚蠢的人都认为他在说大话,兑现承诺他可毫不含糊。//@历史作家金满楼:人们只是嘲笑那些愚蠢而说大话的鬼罢了。//@斯韦爵://@蹲在旮旯卖待儿://@用户6817703260:转发微博
历史作家金满楼:回复@童律师之辩护:哈哈哈,屁股歪往往是智商低导致的。//@童律师之辩护:真蠢,世界上有平民领袖吗?
历史作家金满楼:人们只是嘲笑那些愚蠢而说大话的鬼罢了。//@斯韦爵://@蹲在旮旯卖待儿://@用户6817703260:转发微博
历史作家金满楼://@战争史研究WHS:@保定公安网络发言人 //@onlylove0905:这应该都是涉黑人员吧?好好查查两个老畜牲以前干过啥!这不是正常寻仇问题了吧?这是变态杀人狂魔呀!
历史作家金满楼:社会对他并没有怎样,他就是生无可恋,拉人垫背
盘子微谈:安顺公交车事件公布调查结果:公交司机因为对住房被拆和申请公租房无果且投诉无效后决定报复社会。很多人说,一个人的不幸就是所有人的不幸,所以不要对别人的不幸无动于衷。确实,这话没错。但我认为这个司机纯属懦夫。冤有头债有主,谁欺负的你你去找谁啊,就是宰了对方我也敬你是条汉子,但你他妈拉...全文: http://m.weibo.cn/2700138820/4525931093542434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历史作家金满楼://@我是闻正兵:其实最想说的前面有关@王思聪 @花千芳 的部分[感冒][嘻嘻]
历史作家金满楼:回复@阿拉鼠:端方。忘记列入了。//@阿拉鼠:那个前去镇压四川保路运动的湖北大员,死于士兵之手,为啥没他的名字?//@历史作家金满楼:回复@GG不姓李:杀光?是一屠杀光了,然后像韭菜一样立刻又长起来,然后在二屠,完了又像韭菜一样长起来三屠么?你以为是中国股市?
历史作家金满楼:很多人批评小孩读经,实则自以为是、丝毫不懂教育规律。十岁前读经、死记硬背,古代这种行之千年的教育方法完全正确并符合教育规律,因为十岁前是人生中机械记忆力最强阶段,要求理解、讲解不但多余,而且愚蠢。十岁后,机械记忆减退,理解能力上升,但之前诵读的东西将终生受益。一旦错过,终生错过。
历史作家金满楼:秘不发丧,古而有之。专制统治,本就是密室政治。
历史作家金满楼:南大教授、文化批评家王彬彬今日炮轰:韩寒恐怕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神化韩寒膜拜韩寒、视韩寒为偶像为旗帜,绝对是弱智的表现。《南方都市报》9月7日,http://t.cn/RhGFA1I。要说呢,韩寒的东西本来上不了文学史的,但看现在这架势,铁定要上文学史了。不是啥好事啊。
历史作家金满楼:一个可靠的消息要来了。请关注明天的新闻联播。关于动物的。
历史作家金满楼:所谓训政,不就是摸石头过河?训着训着,就不肯下来了。我才不相信掌握权力的人会主动放权。你要不相信共党,那国党同样不能相信。//@KMT再執政72: [赞]
历史作家金满楼:香港直选问题上,国内五毛最搞笑的逻辑就是:既然不服从中央政府的决定,那就滚粗香港,人走地留。这其实没什么创意,不过是对国内批评者“滚粗中国”的香港版,黔驴智穷,可见一斑。香港,当然是香港人的香港,中国主权主要体现在国防与外交,至于地方治理与选举,本就是香港人的事,何必庸人自扰?
历史作家金满楼:这次就顺应民意,死透吧!//@老饕嘉佑: [哈哈]//@历史作家金满楼:死了多少回了。//@行云流水qjm: [话筒]
历史作家金满楼:死了多少回了。//@行云流水qjm: [话筒]
历史作家金满楼:一是全面落实宪法,尤其是八大自由中的新闻自由、结社自由,二是以法治党,把党放进法治的笼子。否则一切免谈,不过苟延残喘,蒙人罢了。
历史作家金满楼:香港终归是香港人的香港。话说你军队也驻了,外交也管了,提名委员会普选怎么了,十分之一委员即可提名又怎么了,为何非要把持提名、以党治港,不让一步?好端端的国内政治,非弄得天怒人怨、骑虎难下,搞成国际事件才肯罢休。谁当选都是中国人,究竟怕什么。小事弄成大事,好事弄成坏事,人猪的表现。
历史作家金满楼:明天各大报纸会不会报道香港的消息呢?好期待啊。
历史作家金满楼:结束太上皇的统治,放手香港,这是迟早的事,何苦与历史潮流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