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微博屏蔽
    用户头像

    王怜花

    “这些影像资料所遵循的范式,我祖父母在战争时期描述第三帝国优越性的电影里看到过,我父母在冷战时的课堂上当做苏联的洗脑教材也学习批判过。” ——想起了托洛茨基的“同路人”。//@密西西比量子猪: 对外宣传需要健全的历史常识和政治常识,难度极大。
    #海雯娜的随想# 我在德国一直被一些人叫做中国的大外宣。在微博上,我被标记为为华发声的德国女孩。我对这类称谓非常困惑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替中国发声。我一直在观察着中国的声音传播者在国际社交媒体上的活动。坦白来说,我认为他们的工作的成效是非常不理想的。很早以前,我认为这是一个传播技巧的问题。后来,这些外宣人士也找到了我,跟我谈过合作。我可以负责地说,我拒绝了目前所有的外宣单位同我的直接合作需求。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希望我传播的材料只会摧毁我在国际群众中的理性形象。这些材料的指向性痕迹太明显了,而且不考虑听众的文化和价值观。因此只会适得其反。我将我的反馈反映给了很多人,他们似乎也明白我的意思。但是我仍然每个月都会接到这样的合作请求。我愿意为中德友好做出贡献,但绝对不能是以这种方式。我认为中国无法做好国际宣传不是出在技巧上而是思想上。中国的国家治理思路,就是把一些垃圾的人和事情尽可能地扔到国外去不管不顾。我不知道这样已经持续多久了。但是世界上真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在其海外能有那么多地对自己的母国抱有如此之深敌意的人。这些人会一直努力试图损害中国的海外利益,并且由于社交群体的限制,他们的思想会跨代传承。我很难估计这些人的人口基数有多大,但是在国际上攻击我最猛烈的人就是说汉语的人。也许中国人自己更清楚这里面的原因,但是中国人真的就没有办法把一些负面的人和思想在中国境内给予消解吗? 对此我更难理解。此外,中国必须要改变过度自我赞颂的对外宣传思路。没有任何一个西方国家的正常人喜欢看这些东西,尤其德国的群众。是的,我很钦佩中国人十天能够建立起一个立交桥。但是这些宣传素材的最终动机还是自我吹捧和对制度优越性的自我感动。它给人一种十分消极的历史关联。这些影像资料所遵循的范式,我祖父母在战争时期描述第三帝国优越性的电影里看到过,我父母在冷战时的课堂上当做苏联的洗脑教材也学习批判过。这里的群众对于政治宣传的敏感性非常高,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识别能力相当专业。我知道很多中国人喜欢欢乐和宏伟的积极景象,但是如果你的观众非常消极地看待这些事物而你又想跟他们拉进距离,你就必须尊重观众的心理和文化做出调整。在欧洲,即便是我们自己的领导人尝试去吹捧他们的业绩和成就,大多收获群众的嘲笑和讽刺。这才是这里的常态。或许很多中国群众觉得对外宣传是没有价值的,实力才是一切。我认为宣传就是一种实力,它是一个易于使用、而且能够不动用粗暴手段就能达成目标的聪明的力量。如果你做不好恰恰说明你所谓的实力是十分老旧和粗糙的。这种对实力的过度自信也就无法得以支持。当一个欧洲群众面对你时,你的这种''实力至上论''还很容易将他本来中立的立场推向坚决的对抗,因为你自动强化了自己是威胁的形象。相反,美国就非常擅长宣传。如果不知道该怎么做对外宣传,请认认真真地向他们谦虚地学习。什么时候做宣传的人自己感觉不出来自己是在做宣传,而是在做科学教育和坦诚对话,就比较接近美国的宣传方式了。我只是想推动平等对话和相互理解。我希望有一天人与人之间永远都不需要政治宣传来指导我们的生活。以上内容为我与中国网友聊天内容的整理。
    展开全文
    转发 6086评论 2942
    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