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周保松:魯迅:「時間永是流駛,街市…

周保松:魯迅:「時間永是流駛,街市依舊太平,有限的幾個生命,在中國是不算什麼的,至多,不過供無惡意的閑人以飯后的談資,或者給有惡意的閑人作“流言”的種子。至於此外的深的意義,我總覺得很寥寥,因為這實在不過是徒手的請願。」(《紀念劉和珍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