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周保松:剛才說得不夠清楚。我是說,…

周保松:剛才說得不夠清楚。我是說,我們可以用許多方法去區分不同的讀書人。但對我來說,一個最重要的區分,是看這些讀書人怎看今夜。不是觀點不同的問題,是決定一個人最基本的底線的問題。
周保松:反正今夜不睡,說點個人感受。我一直覺得,區分今天中國的文人和知識分子,最好的一條界線,就是怎看今夜。這不是隨便說說,是真的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