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南说”

它不是河南的!!! WeChat ID pingfanmanji | About Feature 平凡的我们在此交流,供稿的朋友请加 :mi6007,备注:平... 更多
刘仰:容我阴谋论一下。 前几年,舆论一直黑河南人。因为河南是中华文明重要发源地之一。把河南人描绘得愚、恶、贪,似可证明中国人从根子上就是坏的。 湖南是毛泽东等中共重要领导人的故乡,杜钢建等人以高级黑的方式夸大湖南,将湖南说成是人类文明的唯一源头,阴谋论的猜测是:丑化中共和一带一路。 有人...全文: http://m.weibo.cn/1093974672/4355878653979525
老究:树大根深,盘根错节,很张狂啊! http://t.cn/RYhH4iu //@心若细沙:司马南说得好,树倒猢狲还未散
老究://@赵宇辰V:[允悲][允悲][允悲]//@心若细沙:司马南说得好,树倒猢狲还未散
中南大学:#南说# 一个匿名的投稿~ ​
微博憨人:天地会反清复明,陈近南说服了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参与起事。起事那天,陈近南登高远眺,却迟迟不见丐帮队伍,十分焦急。此时,探子来报:丐帮本来一切准备停当,但在起事大会上,帮主刚祭出封存已久的打狗棍,立时引来一更大帮派的围攻,丐帮瞬时被围歼。陈近南:什么帮派这么厉害?探子报:爱狗人士。转
老尹微谈:[哈哈]//@lianglun1996: [哈哈]//@阿里公鸡: 司马南说,它练的是真气功,反的是伪气功。我问它真伪标准在哪里?是否由司马南说了算?他支支吾吾说,领导喜欢的就是真的
北大小师妹09:粗大事了,你们知道司马南为什么被冷落吗?我师妹最了解底细。原来啊,有一次司马南的上级想了解一下他对自己的看法,就对司马南说:“你用一句话来形容一下我。”司马南一听简直是受宠若惊啊,这丫脑细胞转得快,就想起了皇帝身边的小太监是怎么伺候主子的,立马回了一句“渣!”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东方文明崛起:麦克阿瑟说要回美国过圣诞,就好比泰森对司马南说:隔2公里戳死你!没想到当头挨了司马南一板砖!//@无为李爷: 【抗美援朝】且不说志愿军是从鸭绿江打到三八线。咱就画面感:@司马南 同泰森比武。泰森端着冲锋枪大摇大摆,司马南拎着板砖埋伏在转角处,劈头一板砖……泰森倒地的时候扣动了扳机打
无为李爷:六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那啥,有一位诗人,写了这么一首诗:“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文字版>> http://t.cn/R7xXfaU (新浪长微博>> http://t.cn/zOXAaic
力量与速度男之妻:老娘的,身边一堆人一堆人要二胎的,你们想生就自己生吧,别试图说服我也生。@我是MISS南 说得好,生孩子是为了让生活更精彩更美好,如果没有这样的把握,依靠别人帮你,那就不要生,本身自己就不够独立。
自娱自乐2428:对@司马南 说:真是丢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靠这些饭桶来领导意识形态斗争,怎么有公信力?怎么又关闭了方舟子的微博!哎。我可以骂人不?
老钓翁123:对@司马南 说:白居易《长恨歌》中无“可怜天下父母心”句。那是“遂令天下父母心”。
real筱原:司马南说我们怕中央把放任的意识形态收回中央管控,这是真的。很怕。所以周小平这事,希望是习先生尚未拜读过其大作吧。
张清同志V://@大讷: 金一南说是执政能力。我觉得比较模糊。现在地方上有些领导有句话叫“摆平就是水平”实际上也类同于这个执政能力。总方向要正确,党内思想要统一,这是执政能力的基础。思想理论混乱,执政能力是永远提不高的。
张清同志V:金一南:中国今天面临最大的危险是什么!?http://t.cn/R7vfxlo
张清同志V://@米國大兵愛尤里: 金一南作为特色体制内的清醒者,危机感是正确的。但其沿用党内主流话语权写的文章经常横生突兀。党内官僚派脑袋里其实有很多悖论,或许现在不好明说。但沿着现行特色理论永远找不到解决危险的方法 //@星火燎原红旗漫卷: //@大讷: 金一南说是执政能力。我觉得比较模糊。现在地方上有
张清同志V:金一南:中国今天面临最大的危险是什么!?http://t.cn/R7vfxlo
一毛不拔大师V:当时的导游对@江南 说“你们作家来了可太好了,你可不知道来的国内公务团有多腐败,好像公务出国限制两周内,于是他们就只开一天会剩下的日子都没日没夜玩,我搜集了好多材料都给你们”,江南愣了愣回答:“可是……可是我是耽美作家啊” [震惊]#吃饭睡觉黑江南#
一毛不拔大师V:重发《南美旅游攻略》,以目前的南美的状态,建议要不然你能彻底屌丝的背包去旅行,要不就要外语很好使用viator.com等国外旅行机构,强烈不推荐任何国内旅行社和当地华人旅游机构,原因是他们主要接待的是国内毫无品味冤大头的公务员团,以质次价高著称[拜拜] http://t.cn/RhH7Ai3
早报网V:【社科院长重提“阶级斗争”引左右论战】左派代表人物的司马南说,撇开阶级斗争是无法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环球时报》亦借机批评追随西方的右翼人士。清华教授孙立平在微博上质问,是否需要恢复文革时戴高帽游街。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认为,这是鼓噪复辟毛泽东的极左路线。http://t.cn/RhQZdE9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侯虹斌V:《鹿鼎记》里,韦小宝对陈近南说,现在康熙在位,国泰民安,而明末早已民不聊生,为何还要反清灭明?陈近南说:“这是我的理想。”大概就是这一等人。自私到为了一个虚幻的观念和理想,全然不顾惜旁人的生命,不惜抱着全世界一起死,这就是他定义的伟大。 http://t.cn/RhlNqoR
红色经典白://@强国老吴: 司马南说得对//@劳动者花七: //@有巢居士://@冷眼看天下的微博: //@左岸-击水:他们害怕
司马南V:王伟光论述人民民主专政的文章,引来一片鼻涕眼泪哈拉子。 王讲述的是马克思主义原理及党章宪法原则, 并没有什么个人发挥。 反对者主要看”阶级斗争”四个字不顺眼, 似乎采取不承认主义就万事大吉了。 承认阶级斗争与坚持阶级斗争为纲是两回事。撇开阶级斗争是无法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
澎湃新闻V:【莫干山会议30周年,“昔日青年”再上山】“我们曾经以为,改革是长辈们的责任;而从那天起,我们年轻人觉得是自己的责任,我们开始思考,这个国家能不能搞好,要怎么搞好。”黄江南说。详文链接:http://t.cn/RhORN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