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鳄鱼茶”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广西寿竹根长寿茶 寿竹根冲剂新低糖型固体饮料寿竹根茶18元 5包包邮 WeChat ID eyucha Intro 本店零售批发:黑骨藤、雪莲花清火颗粒、九龙风湿... 更多
鳄鱼茶:今天是#英国诗歌日#,诗自然成为近日热门话题。前瞻诗歌奖九月最后一天已经公布,此前两天,最认真的评委丹尼去世,当代诗分量因此轻了几许。桂冠诗人达菲发表文章,分享"挂桂冠"五年经历,这位英国史上第一位女桂冠诗人,的确为诗做了不少事,比如在格拉斯米尔湖创办多萝西·华兹华期女诗人诗歌节。
鳄鱼茶:TS 艾略特创办的诗歌图书学会,近日公布了十年一次的"下一代诗人"新版名单。20位诗人中,女性占据大多数,有去年获休斯诗歌创新奖的80后,也有年过花甲的安妮·弗洛伊德。这批诗人,可望成为未来的达菲和阿米蒂奇,主宰下一个十年的英伦诗歌风景。正是:诗坛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十来年。且观望着。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鳄鱼茶:有亲问到史蒂文斯这首诗,暂没时间说了,大概叫The Anecdote of a Jar吧。有条件的话,最好直接读原文。有些诗人,真的不可译。~~话说,原博“覆盖”改成“披盖”吧。//@鳄鱼茶: 鳄将水杉放进风景,是想起了史蒂文斯《坛子轶事》。水杉树干之于欢腾的葱草,一如坛子之于美国荒野,给周遭一个方向。
鳄鱼茶:晨光似水,暮光如霜。某日黄昏,疾行于杉林,惊见向晚的光顺着古城墙流下,淌到翠葱葱的草上。草们一律向城墙俯身,好让光尽可能多地覆盖,温顺得反常。此刻,所有声响消隐了:杉林歌咏沙龙大妈五音缺二的吼唱,雀鸟时高时低的啁啾,甚至欲断还续的单调"知了"。只有光流淌的声音,光渗进草间的声响。
鳄鱼茶:晨光似水,暮光如霜。某日黄昏,疾行于杉林,惊见向晚的光顺着古城墙流下,淌到翠葱葱的草上。草们一律向城墙俯身,好让光尽可能多地覆盖,温顺得反常。此刻,所有声响消隐了:杉林歌咏沙龙大妈五音缺二的吼唱,雀鸟时高时低的啁啾,甚至欲断还续的单调"知了"。只有光流淌的声音,光渗进草间的声响。
鳄鱼茶:城市的街角,其实最能显示城市的品性。一般说来,街角是百姓的驻足之地。若是每一个街角都装扮得赏心悦目,这座城市的居民是幸福的。这种幸福感,会波及身为匆匆过客的异乡人,尤其当他也是普通百姓。鳄每天步行上下班,在某些街角是必须停歇的,就算偶尔走运直接走进绿灯,转身一定是红灯。南京街角。
鳄鱼茶:钦佩他的坚守,尽管某回在国外偶遇,他因小急事不得不用鳄的手机。//@凤凰海燕: 不是不带手机,而是他根本不会用手机!我说你给个手机号码吧,他说打家里座机就行。他从来就是用座机打我手机的。我跟他喝酒时说起刘奇葆在会上赞扬[推拿],他认真地问:刘奇葆是谁?
杨澜V:采访作家毕飞宇,他的小说<青衣>、<推拿>、<玉米>、<哺乳期的女人>等描摹各种生存的疼痛。是什么让他在这个匆忙粗糙的时代保持对社会疼痛的敏感?或许是因为他的安静。他出门从不带手机,说没有什么事那么着急。他说心如池塘,安静时可以是一个小宇宙,忙乱时只剩一片混沌。@杨澜访谈录
鳄鱼茶:人世间,太多事,叫人欲哭无泪。唯有坚强地活着,庶几不负亲人。//@马铃薯兄弟A: /旧诗还可以这样写?/@韩浩月:转发微博
李方平律师V:【诗人王功权:水调歌头】 政府非皇帝,公民别感恩。纳税年年雇吏,权利属人民。纵有千番效绩,都是官员本分,总负世间心。痛看全球榜,百后愧言尊。问何日,倡民主,万象新。一扫千年奴性,个个活成人。不再民权颓萎,还我东方雄气,妇孺笑如春。写罢愁眉敛,点点泪沾襟。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鳄鱼茶:南京是幸运的,因为紫金山,因为玄武湖,因为那逶迤的古城墙贯串的气脉。可惜的是,南京太不懂得珍惜,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毁坏不轻。就说紫金山吧,被过度开发得百孔千疮。鳄去紫霞湖途中,看到梅花山美得如此野趣,多么喜出望外,竟动用了这么些成语。#我爱南京# 我在:黑龙江路
鳄鱼茶#鲁米的劝告# 没有比无对象的爱更好的爱 / 没有什么工作 / 比无目的的工作更叫人称心。// 倘若你能舍弃手腕和聪明 / 那会是最最聪明的手腕。(没有更好的爱,鳄鱼茶转述)就让我们在鲁米的劝告中醒来。你若打算揣着满腹计谋,奔赴职场新一天,请你放下。你会发现一个全新的你。你会爱上这个全新的你。
鳄鱼茶:亲,你正在睡回头觉么。别睡了,酷暑已溜走,蝉声渐远,晨风从湖上吹来。别睡了,听鲁米劝:黎明的微风有好多秘密要告诉你,/ 别去睡回头觉。/ 你真正想要什么你得要,/別去睡回头觉。/ 人们在那门槛上迈进又迈出,/ 两个世界在那里相交。/ 那圆圆的门正敞开着,/ 别去睡回头觉。(鳄鱼茶信手译)
鳄鱼茶:1951年的今天,<麦田里的守望者>正式出版,此后30年间成为第一禁书,但在最为广泛教授的书中,荣列第二,全球已售出数千万册,也是译林出版社常销经典。鳄愧疚的是,至今未能完整阅读。一定找时间读完,不是因为它影响了一代代人,而是因为那个孩子教给我们成年人,我们要守望什么。
鳄鱼茶:出差去沪上。从小区步行至南京站途中,路遇一拾荒哥。他身着军大衣,端坐于马路边,左手夹支烟,右手托着一本书,目光透过老式老花镜,聚焦在书上,口中念念有词,一副陶然于世外的神态。身边垃圾蛇皮袋,知趣地沉默着。许是这情态唤起了鳄周末赴外地教育扶贫调研时所郁积于心的,鳄眼眶禁不住湿润了。
鳄鱼茶:文化奥运,这称呼也许只有#2012伦敦奥运会#配得上。善于创意的英国人,昨晚9时15分用直升机将10万张印有204个国家300位诗人诗作的诗签,朝泰晤士河南岸中心“轰炸”。这里是曾遭飞机轰炸的重灾区,今一番轰炸的不是炸弹,是抚慰创伤的诗。这场“诗雨”揭开了为期一周的奥运活动“诗歌帕纳萨斯”序幕。
鳄鱼茶:《尼亚加拉河》,一首貌似简单的诗,译自凯·瑞安同名诗集。又一位默默写诗,低调得几乎不生活在当世的诗人。卸去“桂冠诗人”桂冠后,继续潜心于诗,在一家社区学院教教写作,算是谋生。她的诗,智性而精炼,既狄金森,又阿什伯利,有人以“她的七副面具”为题撰文论述,相当精到。好,且看河上风景。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