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马卫律师”

聚焦丨继迟夙生律师后,又一律师同行被赶出法庭!(附律师声明) WeChat ID mycase Intro 关注个案,推动法治 今日大案: 【头条】聚焦丨继迟夙生... 更多
马卫律师:起诉天津市公安局不公布联华公司拥有的停车场数量政府信息公开一案,4月30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马卫律师:在自己的国土难道无立锥之地吗?//@奔博24: //@武僧少尉://@醉侠老高: //@秀才江湖在巴黎:衙役阴魂不散,王成被杭州衙役赶到老家,你们还要怎样?
马卫律师:在建三江战斗的战友们你们保重身体,在看守所里因争取法治而受到虐待的仁兄,我将与你同在!
马卫律师://@王玉琴律师: 青岛中石化输油管爆炸,死那么多人,至今事故原因未查清,责任人未追究,死者家属未赔偿,就先要查出“妖言惑众的不法份子”了!
南方都市报V:【青岛市委书记:对谣言惑众不法分子要落地查人】“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处置现场指挥部召开第八次会议。青岛市委书记李群在讲话中指出,要加强社会面稳控,严厉打击犯罪行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对谣言惑众不法分子要落地查人,确保社会面总体稳定。青岛日报 http://t.cn/8kyZkae
马卫律师:一个注销律师证却不受理律师起诉的国家是我们的耻辱!//@李方平律师: 回复@Aimee模特:这正是他最大的荣耀! //@Aimee模特:一个律师证都被注销好多年,听到别人喊他律师,不知他是否会觉得羞愧
李方平律师V:【彻夜守候的律师和网友们】漫漫长夜,天亮了。唐律师还在鸡西第二看守所。彻夜守候的朋友们已经迎来曙光。
马卫律师://@律师刘卫国: //@邓树林律师V:申请游行示威的律师、公民本身就是想通过示威来抗议鸡西警方非法拘禁唐律师,鸡西警方当然不会批准这个申请。这法律规定的游行示威是不是空话?
律师刘卫国V:鸡西官方毫无诚意,参会人员连拘留处罚决定书都没有看过,就来告诉我们程序合法。我们当面提交游行示威申请被拒收。我们留置送达的示威游行申请书,控告书,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杨开成妻子目前身在何处》等材料,公仆们不受理扬长而去……
马卫律师://@袁裕来律师: 我决定每天转一转这个帖子,看看葛建明院长能坚持多久?请大家积极支持。
袁裕来律师V:【请问浙江省台州市路桥法院葛建明院长:法院想干什么?】今天,你院向张华国等30多个被拆迁人送达了强制执行申请书副本。但,被拆迁人朱超凤去年12月25日,另30多人今年4月17日向你院起诉,你院至今没有受理。政府申请强制执行,你院却第一时间受理了,是何道理?问题如此严重的案件,能强拆吗?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马卫律师:公务人员的姓名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一国之公民无知道公务人员姓名之权。财产公开已是世界潮流,缘何我们国家公务人员的姓名却受司法保护。请看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
马卫律师://@袁裕来律师: //@袁裕来律师: 每次转发就是一分力量。请继续支持转发。
袁裕来律师V:【质询黄浦法院许伟基院长:你院就这样办案?】浦东新区451人因深受高压线影响,两次起诉上海市规土局。你院退回了起诉材料,说当事人和案件无利害关系。高压线跟住宅近在咫尺,会没有利害关系?我们提供了现场示意图,上海市政府复议决定也认定高压线在小区北侧。这些还不够吗?http://t.cn/zQhoEIv
马卫律师:虽处淤泥,但不染!//@梅春来律师: //@检察官杨斌://@独立检察官2011: 佛门也不清净 //@果智法师: 我们通过“舍”来达到极乐世界,你们通过“得”去共产主义;我们是出家还俗自愿并弘法利生无怨无悔,你们口号是为人民服务,最后实际为自己服务。我们严己宽人,你们是宽己严人。我们想托钵化缘云游弘法
果智法师:创建和谐寺院考核标准第一条就是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可是,我们有神论者又不是党员,我们坚信六道轮回,你们相信达尔文进化论。我们讲和平慈悲,你们讲打土豪分田地搞强拆;我们主张成佛人人平等,你们把人分三六九;我们讲世间无常,国土垂危,你们讲万岁;我们主张戒律戒自己,你们把戒律直接当法律。
马卫律师:党的警察。//@普世花美: //@饮水居士: //@章立凡: 【军队国家化】毛泽东:我们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与废止私人拥有军队,这两件事的共同前提就是国家民主化。”(答路透社记者甘贝尔问 1945.9.27)
北京杨博V:【军警不入党,俄罗斯不怕亡国吗?】俄罗斯禁止警察与军人加入政党!立法规定:禁止警察与军人加入、组建或资助政党。这项法律旨在排除警察与军人的政党偏好因素,平等保护公民权利。按内务部的说法;警察与军人应该服务于全社会利益,不受政治、宗教、公民以及警察与军人本人社会信念左右。@章立凡
马卫律师://@长江直播: 中国啊! //@沈阳梅英://@北京何德普乐园二世: //@成都龙世芳: //@王才亮律师:回复@刘桂明:昨夜一刻没安睡。 //@刘桂明:这是一种担忧!
王才亮律师V:夏俊峰终于没有活下来,网上的呼吁如潮。此时,我深深地为我提供法律援助的血拆案件的当事人担忧。强拆者非法强拆,报警没警察出警;若打死老百姓,都是花钱了事。而民众若是抵抗,警察一定抓你;若是死了强了拆者,如郑州刘大孬、湛江朱惠来都被当地中院一审判处死刑,目前正在二审中。司法能公正吗?
马卫律师://@赵克罗: 最高法这群王八蛋,草菅人命,总有一天不会有好下场的! //@作家草军书:认定夏峻峰该死的人都是真该死的人//@五岳散人: 我就不说啥了。认定夏俊峰应该死的自己看看吧。人说话要对着良心,别为了一口狗粮卖了自己。
王晓渔V:刚刚注意到,三年前轰动一时的贵州警察张磊射杀两名村民案,已于今年六月宣判。张磊被认定犯故意杀人罪,同时被认定属于防卫过当,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马卫律师:[蜡烛]//@李方平律师: 应该的。//@李长青律师:[蜡烛] /律师界可否发起抚恤家属的活动?/@沈阳张晶:[蜡烛]//@中年格瓦拉:[蜡烛]//@迟夙生律师: [蜡烛] //@郑建伟律师:[蜡烛]
李方平律师V:【讣告:公益律师周兴远逝世,享年35岁】周兴远律师患直肠癌不幸于2013年9月22日23时20分去世。周律长期吁呼民主关注民权,前日晚重病中尚参与张家川案联署呼吁,并临终捐献眼角膜。周律师追思会定于24日早9时在太原永安殡仪馆恒安二厅举行。
马卫律师:律所何必为难律师?!
邓树林律师V:【什么样的律师常受到非难】“海南校长开房案”曾有家属委托我做代理人,我是此案的现场声援人之一,所里不批准代理此案,因此受到非难,现在所里要交一万元,才能办转所手续,要远在千里之外的当事人来珠海签字等,本月不允许我交社保了。死磕律师常受内外的非难。
马卫律师:转发微博
李方平律师V:【彭剑律所,大门紧闭】下午4点多,几个律师朋友好不容易找到彭剑个人开办的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大门已是紧闭。拨打办公电话52887315也无人接听。打他手机还是关机。明天就是中秋节,不知他在哪里度过?
马卫律师:好!//@青石律师: 回复@吴国阜lawyer:新刑诉实施后,江苏会见已经不再需要两名律师,我的起诉和给江苏公安厅检察院司法厅等机构发的要求废除会见须两人的规定的律师建议,可能起了一点点作用,让他们意识到了这是个违法的规定,真正决定不再要求会见须两人的,还是执法机关。
周泽律师V:下午在六盘水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景诗灿,接待警官称需两名律师会见才安排。交涉一下午,惊动了看守所领导、驻所检察官,以及六盘水市钟山区公安分局、市公安局、贵州省公安厅督查部门,最终没会见成。看守所领导及驻所检察官称不知道律师法、刑诉法的规定,他们执行省里文件。他们说没遇到过我这样的律师
马卫律师:法制的悲哀!
李方平律师V:【五天后的伤痕】9月4日下午5时许到9月9日22:30,五天过去了,伤痕依旧。我又来到了临沂,不知警务督查进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