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陈无知”

偷袭珍珠港:一群明白人为何集体发疯 WeChat ID my_perspective About Feature 成长视角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 更多
陈无知V:怎样用6年时间干掉世界第一大军队,评《苏联军队的瓦解》,http://t.cn/RPU3kzC@华盛顿56 @读史明哲 http://t.cn/RP4Rmck
陈无知V:呵呵,其实网上有电子版。。。 //@周海滨:陈兄好眼光,可去孔网看看,前几年有卖价格不菲。前辈赠1-34册和目录册(缺1、4孔网补齐),35-40册为地坛书市所凑。一册相当于三本书,平均900多页。潘家园凑齐可能性不大,尤其1986年出的1-34册。 //@玉界尺: //@陈远: 文史资料周兄是怎么收齐的?
周海滨V#晒书架#左至右:第二格是文史资料选辑40册;三、四是外研社博雅文库、上籍社明清小品、上译文名著、民国学术名著,后藏中国近代通史十卷;五是汉译名著、黑色是国际政治学经典;七有毛选马选。有一格是拙作各版本及选本。向@陈无知 学习横放。书架一共20格,父亲买实木亲手手工打造。@新京报书评周刊
陈无知V:晒书架,第一个是电视机柜,已经塞满了;第二个是正经的书架,我的书都是横放,可以保护书脊,但找书不便;第三是占满一张床,为了避免蚊子借阅,特拉了蚊帐,第四第五是我的工作间了。。。@新京报书评周刊 @小编刘颖 @萧三郎 @牟尼释枷
陈无知V:痛恨剿匪不力呗。。 //@张晨初艺术空间:不懂右边一大群说的是什么意思? //@军爷别跑啊军爷: 不懂右边一大群在做什么。 //@尤今斐然:[黑线]年轻时候大帅哥 //@大尸凶的漫画: 罪人 //@飚哥钢笔画45:民族罪人! //@zhixiangziyou: [泪] //@华夏正道:我也痛恨。
张晨初艺术空间V:《中国历史人物:蒋介石 》素描图!
陈无知:明天要是阿特伍德的话,说明诺奖评委这帮老头子们还算是真懂小说。。。
陈无知:还有张鹤慈负责假装公平,戴旭负责渲染外国威胁,孔庆东负责骂娘,方舟子负责推广转基因……
陈无知@亚马逊 你们这个公司是个流氓吧?下了单5分钟想取消就死活取消不了,非说即将发货,订单5分钟你发个什么鸟货?非逼我拒收让你们白跑一趟你们才舒服????
陈无知:惠新北里是为亚运会建的小区,虽已多年,基层社会与老社区不能相提并论,都是大楼,大妈们想管闲事也不那么容易。说实话,感谢薛蛮子这次出事,此前还真不知道他干过那么多公益事业,还帮助过那么多人,原以为他就是个好作秀的奸商,看来他比那些公开造谣还不允许别人批评的人强多了。
陈无知:不错,有厚度的片子。 //@沈勇平:谢谢迟大律对我们宪政纪录片的关注和支持! //@迟夙生律师:收藏并转发[话筒] //@白发萧萧法律人: //@沈勇平: [鼓掌] //@公民凌杰:呼唤宪政,就请支持《百年宪政》!本人尽绵薄之力将每集认捐1壹佰。
沈勇平:【《百年宪政》】第一集《戊戌变法》 http://t.cn/zQgsEGt
陈无知:基本都看过,感觉选择标准太老,《百年孤独》《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绝对比传统经典写的好,传统经典名著中,为什么选《红与黑》的这么少呢? //@徐小平:多么渴望把这些书读遍! //@记者刘向南: 荐。
陈无知:父亲之死1-2,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小说,结实、瘦硬、含义丰富,比海明威的尼克与烛台好得太多,布考斯基果然又海明威没有的那种犀利的幽默,沉重得让人无法喘息。@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 @新京报书评周刊
陈无知:回复@李斌0791:莫言批判是一本好书,学术意义上的批判无可厚非,李长之先生还写过《鲁迅批判》,但陈辽先生的这个文章写得非常不好,论人论事不分,用政治的方法来批评文学,加以臆测式的人身攻击,殊无必要。
陈无知:当代人写白话文,总是一股中学语文课本气,功底不足,并有错字。 //@陈有西:回复@薇薇877206:一翻译肯定被删了。 //@薇薇877206:还得有劳大律师翻译 实在看不懂 //@陈有西:估计非文科大二以上看不懂。
陈无知:所以他们要改造历史,要消灭历史,要让一个民族丧失对历史的记忆,以为这样人们就原谅了曾经做过的恶,真的当成是一次理想主义的试验。。。 //@牟尼释枷:历史的耻辱柱,该镌刻何人? //@twingyzhu:对不起啊,我看成李亚鹏了
陈无知:统统发往钓鱼岛,让小日本好好乐呵乐呵。。。 //@赵炎:王大师火了,武林群英会开了。 //@天益红卫兵66: 这是舞术吧? //@关木旦1991: 这十几位掌门应该搭乘一条海船,奔钓鱼岛而去,, //@王健之印: 侠客!!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钓鱼岛回归有望啦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陈无知:穿了个老虎的裤衩,不还是蛤蟆吗?发往CCTV去当军事评论员!
陈无知:简直能编成冷笑话了——主持人:他们是什么人?纪英男:商人。主持人:什么样的商人。纪英男:做买卖的商人。 //@陈无知:主持人比纪英男的话都多。。。。纪英男之所以愤怒,不是情感上失败,而是智商被贬低,所以老羞成怒。。。 //@王甘霖:如果你的私欲达到了,还会站出来举报吗?因此,你并不高尚。
陈无知:遇到过很多义务救助老兵的80后、90后,他们比很多只会喊口号的50后、60后要强多了,他们很少讲大道理,而是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这一代年轻人的环境改善了,所以他们心灵更善良、更平和、更真诚,面对他们,比他们大二三十岁的人们应该感到惭愧。 //@新闻矿工:[赞] //@记者赖居禄:
历史断片@90后力挺抗战老兵 :在7月7日这个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见到了93岁的国民党抗战老兵殷延伟。老人家一生不饮酒,不吃肉。但得知我们特意从北京带来了国宴用的茅台酒,老人家坚持要喝一口。很心酸,真心觉得有些事情不做,真就来不及了。关心老兵,要早,他们等不了。向抗日守土的老兵们致敬!@袁腾飞
陈无知:回复@赵查理:作为小说来说,前2章还可以,但显然是一个短篇小说的架构,为了扩充内容,结果把别的小说硬拼凑了进来,鼠妹完全是一个多余的人物,冥界的描写太粗糙,与回顾新闻的现实感之间张力太大,给人感觉是完全失控了,只好靠低端的情绪来维持表面的统一性,这本书最大问题是模仿气息太重
新周书房#深夜读书#《第七天》,余华著。“我们走在寂静里,这个寂静的名字叫死亡。我们不再说话,那是因为我们的记忆不再前行。这是隔世记忆,斑驳陆离,虚无又真实。我感受身旁这个神情落寞女子的无声行走,叹息那个离去的世界多么令人伤感。”现实比小说更荒诞,作家应该怎么写下现实的疼痛?这是个问题。
陈无知:回复@英俊少年王八涛:这个就是小说没铺垫好,赵辛楣是类型人物,是作者设想出来的万能解锁器,一定要插一杠子的,这个戏又没什么意思,在船上他和方鸿渐就啰嗦了几十页了,难不成再啰嗦一回?小说写到这里,作者必须要想办法把他踢开,踢不开就把他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