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邓新华”

端资本的碗,砸市场的锅 WeChat ID zi-liu-di About Feature 「一课经济学」创办人,这里是我的字留地,将分享我关于经济学、教育、... 更多
邓新华:“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来的世界观。 ”“魏德圣还未得胜。”韩寒、李承鹏为什么喜欢这样的招数?
邓新华:“美联储新任主席耶伦的丈夫乔治•阿克洛夫、罗伯特•席勒、斯蒂格利茨、克鲁格曼等人,都认为贫富分化扩大的趋势非常明显,纯靠市场已无法妥善解决。”这些人不能理解,市场中的贫富差距无须解决。“大多数人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不是通过名义收入上升来实现,而是通过商品降价提质来实现。
邓新华: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菁城子的好文章 《李克强准备好和莫迪赛跑了吗》http://t.cn/RvGNfro
邓新华:从跟贴目测赞同18亿亩耕地红线的在95%以上 http://t.cn/RvPKt5L
邓新华:经济学争议的解决之道之一:自然权利究竟在说什么 自然权利观不再从他人对行为的态度来划分行为,而是从行为自身的特点来划分行为。经过改进的罗斯巴德的自然权利观,已经完全脱离了“谁赋予”问题。也许你不同意自然权利观,但请明白这里所发生的视角转换。 http://t.cn/8ks2xT7
邓新华:我还说,美国小孩勤工俭学,你反对吗?对方答:不反对,因他们赚钱只是锻炼,不是赖次为生。也就是说,小孩越需要钱,他们越不允许这些小孩挣钱。小孩越是没保障,他们越要反对小孩做工。因为,这是批判政府保障不力的多好的理由啊。好,政府保障不力,但是,这是禁止自救的理由吗?
邓新华:30年前的童工成长起来了,他们的孩子就不再需要做童工。假如当时禁止他们做童工,也许其中一些人的小孩仍然需要做童工。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在老家火车站遇到一群十多岁的打工小孩兴高采烈回家过年,我被他们打动。我想:他们终于过得比我这一代好了。我相信反对童工的善心人士没有过这种体验。
邓新华:我其实能理解那些反对童工的人的心理。我现在看到买菜的人带着小孩,我都非常受不了。但其实我自己的童年条件远远不如这些小孩。儿童待遇的提高只能依赖经济发展。这些小孩的境遇远远好过我,不是因为谁的善心,而是因为经济发展。
邓新华:看到那些赞同童工的人都在诉说自己的童工史,却没有看到反对童工的人诉说自己的童工史。是否可以说,那些反对童工的人其实是不知世道艰难?我也曾是童工。当然不是在工厂里打工的童工,但是干的活肯定比工厂里的小孩的活重。
邓新华:张维迎:“天然的权利不是说一直为你所有,因为有时候像你财产被别人偷走一样,天然权利也可能被剥夺。天然权利是我们论证权利的一种方式。”其实现在的判决用词还是比较准确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按照薛老师的语言,则应这样表述:不是你的政治权利终身。
邓新华:四川“讹人”老太哭诉:若骗人全家死绝 http://t.cn/8kwnDHD 我认为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小孩没有推老太,但老太自己发生了记忆改造,这种记忆改造是不自觉的,所以老太很真诚地赌咒发誓。好几年前,我写过一个评论说这种可能,我认为这个视角很重要,但是邝海炎老师不愿意发,搞得我非常遗憾。
邓新华:理解市场经济理论,起码要有个“边际”概念。很多东西是不完美的,但它在边际上是改进。很多人不懂这个,大发斩钉截铁的议论。当说腐败消解管制的时候,不是说腐败是应该的,而是说它比起管制,边际上是改进。连这个都不理解,就应该先反思自己的思维漏洞,而不是对别人做道德指责。
邓新华:政治学的发展水平比经济学还令人悲哀,这体现在很多人习惯于说别人“不懂政治”。当他们这么说的时候,往往是他们无法反驳、但又不肯接受某个经济学道理的时候。可见,政治学更加没有清晰的体系,以致人人都可以拿“政治”来为自己开解。没有清晰体系的学科,最能增加思维模糊的人的自信。
邓新华:潘总经常真诚地替老百姓说话,当然他无法理解那些话其实是害老百姓的。 //@记者廖隆章:他他他会为一般百姓说说说话吗?他他他身边的都都是权贵。 //@姬红:这这这.....TM是真真真...的吗?太TM令人崩崩崩崩崩崩......溃了![汗][挖鼻屎]
刘春V:真真真事儿~【潘石屹被北京高院聘为监督员】潘石屹承诺:绝不因个人或公司的事,利用此身份。 http://t.cn/zR9LCc7 @搜狐新闻客户端
邓新华:对交易费用的误解是随处可见的。比如,汪丁丁、韦森就曾经说,市场经济下,需要律师等等辅助服务,增加了交易费用,但却促进了经济发展,因此,不能说交易费用阻碍经济发展。他们没有明白,律师是帮企业降低法律风险,律师费是交易费用,但它节约了法律风险的交易费用。
邓新华:转发微博
中国经济学人:邓新华:汉武帝时代的活雷锋——卜式 巴菲特在报纸上打广告抱怨说,政府向我们富人收的税太少了,我们不满意。其实,如果他真的觉得自己交税太少,完全可以向卜式学习,把家产捐给政府。经济学说,不要看语言,要看行为。巴菲特的行为表明,他并不真的打算把自己的钱给政府。http://t.cn/zQ2kNxe
邓新华:前不久突然想到@刘业进 老师写他女儿的博客标题“谁用哭泣抗议别离”,揣想小孩子那种面对无法抗拒的离别的心理,觉得可怜又可爱。我自己对离别最深的记忆有两次,其中一次是某一年兄姐都出外做事读书了,我也收起山顶读书的草棚准备下山,那一次突然对贾宝玉在大观园敲遍诸门而无人的描写产生共鸣。
邓新华:“美学天才绝少找不到哲智的方向,除了似乎忧郁症颇为深患的张爱玲,竟也看不见胡文所示范。如果胡寄给她全部他所读过的书,比如佛经,不知道对张爱玲是否将有天地玄黄开辟洪荒的影响?”——胡兰成文字本来就烂,这个戴文采又学胡兰成。当然,学胡兰成轻易就可以学得神似,因为胡兰成根本就没有神。
邓新华:转发微博
冯学荣读史:文工团唱:“有国才有家”,可这个也是谎言。在远古时代,青年男子猎取肉食之后、娶妻生子、成立家庭,家庭繁衍扩张之后,成为部落,部落进一步壮大,筑城自卫,称为:“国”。换言之,人类历史的轨迹是很清楚的:先有家,后有国。国是为家服务的。我不反对爱国教育,但要分清本末,而且不能利用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