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许纪霖”

维基百科:许纪霖(1957年-)出生于上海市,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为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上海历史学会成员、公共知识分子。 生平…

硬汉学者郑也夫 微信号 Academic_History 功能介绍 不激不随,不偏不倚;海纳百川,各显其美。 郑也夫,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现已退休。 作者简... 更多
许纪霖V:本周日下午我在北京最高雅的时尚廊讲座《华夏与边疆:另一种视野看“中国”》:什么是“中国”?什么是“中华民族”?我们是否可以超越华夏中心主义的习惯性视野重新解读历史?几千年的中国,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共同创造的历史,边疆民族对中国文明的贡献,不亚于华夏汉民族。免票!时间与地点见附图
许纪霖:周末听张宏杰在沪讲课,其见识、口才、对历史的熟悉,迷住了听众,不愧为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他的关于曾国藩、乾隆和明代的研究,也引人入胜。这位复旦博士、清华博士后,即将出站,欲在高校或研究机构求职(京城优先),有兴趣的可与我联系,我愿意牵线。张宏杰百家讲坛视频见 http://t.cn/zH6rLaV
许纪霖:当年全国人民心中的女神
摘星手010V:传媒大学60年校庆,央视前主持杜宪未到场,献上视频祝福。 “我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条保存了下来,明确了铁饭碗确确实实换成瓷饭碗时,淡淡的有那么一点后顾之忧。但一转念,不就是最不济了,到晚年穷困潦倒,在贫病交加之中死去吗?还指不定能不能活得到那时候呢。想不了那么远了。”
许纪霖V:《晶报·深港书评》对我的采访录:我希望那些爱读书的学生,在读书之外寻求更多的生活经历和感受,悉心研读社会这部大书,培养一颗敏感的心。一个没有经受过挫折和困顿的人,是写不出伟大作品的。设若高华的父亲不是右派,他敏感的心灵从未被罩上一层阴影,是写不出《红太阳》的。http://t.cn/R7ZS4Qz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许纪霖V:作为被祭祀的儒家,究竟是“文教”还是宗教?建议读一读台湾中研院史语所所长黄进兴院士的《皇帝、儒生与孔庙》,他指出孔庙过去所代表的既是读书人、也是国家的宗教。作为“文教”(人文教化)的儒家无须祭祀,将儒家视为个人信仰的都有权利去祭孔,唯独政府不能参与,因为中国不能再有国家化的儒教。
许纪霖:打痞子腔
嘉图书V:毛泽东怪异语录18条
许纪霖V:汤一介:参加“梁效”,我错了,我是认账的,我今天还是认账的,这里头问题非常复杂,因为跟毛主席有直接关系。当然我自己觉悟不高,没有看清楚这里头问题。而且又长期受党的教育,觉得毛主席一定是正确的。所以毛主席一死,我头一个想到的问题就是:今后我听谁的?得了一个结论:今后只能听自己的。
许纪霖V:高华的《历史笔记》几经辗转,终于在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面世了。他与一些实证主义史家不同,擅长在碎片化的的资料之中洞察到人性的诡秘,拼贴出历史的整体图景。可惜,天妒英才,英雄早逝,令人扼腕!我想,对高华最好的追念,就是读一读这本他在晚年用一己之生命写下的大书,那是不再返场的英雄绝唱。
许纪霖V:我读了这篇维族青年口述,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民族性未必是自然的,而是被各种压抑的力量建构。他从挨饿的经历中,明白族群之谊未必靠谱,最重要的还是普遍的人性。他与回族女孩的爱情悲剧,是一个令人伤感的隐喻:中华民族至今为止,远未实现多元一体。究竟是什么力量撕裂了他们?http://t.cn/RvrzJvz
许纪霖V:朴槿惠的人生经历就是一个励志的故事,让她度过黑暗岁月、重新站起来的,竟然是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从此,儒家的中道智慧,成为她从政和为人的指南。让我敬佩的是,是她对父亲朴正熙执政时代侵犯人权的公开道歉。是的,只要勇于直面过去的罪恶,一个政党即便下野,也会重新获得人民的信任。
许纪霖V:这不是无赖答复吗?美国连总统都怕法院,而我们这里一个铁路局都牛成这样
人民日报V:【国家铁路局拒公开20%退票费遭起诉 败诉!】去年,火车退票费从票价5%涨到20%。律师董正伟要求国家铁路局公开与调价相关的定价、退票成本等信息。被拒后,他将国家铁路局告上法庭。日前,北京市一中院宣判国家铁路局败诉,要求重新答复。 昨天国家铁路局回应:没有信息可提供。http://t.cn/RhfzmUo
许纪霖V:我在《南方周末》文章《儒家孤魂,肉身何在?》:王官之学,已证明是一条死路,心性之学,精英宗教而已。儒家在未来中国最广阔的愿景,乃是造就公共伦理秩序的“文教”。其希望不在国家权力推广,而是与公民社会结合。儒家想重新拾起蓬勃的生命,唯一的出路是回到原点,回到民间。http://t.cn/RhUHoXa
许纪霖V:孔飞力的《叫魂》拍案叫绝,畅销不衰。但假如缺乏敏锐的问题意识,要读懂这本《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绝非易事。孔飞力提出了三项核心的根本性改革议程:政治参与、政治竞争和政治控制。20世纪中国革命最终的选择,是以空前的政治控制牺牲了政治参与与政治竞争。一个世纪之后,我们还会重蹈覆辙吗?
许纪霖V:【梁文道、许纪霖、刘擎、朱大可谈阅读新革命】从纸质走向数字,从看书走向读屏,从PC互联网走向移动互联网,从书房走向地鉄,我们的阅读方式正迎来新的革命。书本族,电脑族、手机族,你是哪个族?一起来参与我们的对话吧!周四晚6:30相约在华东师大中北校区科学会堂,活动免票,向全社会开放!
许纪霖V:近日舆论对芮成钢有各种各样的评论,其实,他就是一个钱理群教授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之典范:“我们的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许纪霖V:事实上,在芮成钢最得意的时候,包括我在内的不少知识分子对他的奇谈怪论就有许多公开的批评,虽然不曾想到他会在经济问题上翻船,但对他那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非常反感
1510_週刊:【关于芮成钢】第一次,你为成功者无原则的欢呼,毫不深究这成功中蕴含的机巧与无耻,忘记了他是某种体制的共谋者。而第二次,当成功者陨落,你又迅速践踏他、唾弃他,主动忽略他是更大邪恶的受害者。一个我们期待的社会,是你在成功者最得意时批评他,在他陷落时,为他做出某种辩护。——许知远#晚安#
许纪霖V:法国议会通过了”反亚马逊法“,保护中小書店 禁止网店免费送货,保护本土文化。大家议一议,中国是否也要有一个”反网络书店倾销法“。保护实体书店,还是现在这样的”自由竞争“更好?
许纪霖V:【相约今晚 知性互动】为感谢30万网友的关爱,从现在到晚上十点,开始微博互动对话。请网友在这个主贴下面,通过评论的方式提问题,或发表看法,我尽可能回应各位。也欢迎网友们互相对话和讨论!
许纪霖V:【相约6月11日周三晚八点】本周我的粉丝突破30万,值得小小的纪念一下。虽然谈不上什么网络大V,但这30万是开博三年多来每天新增几百,自然累积而成。平日很忙,很少有时间与网友互动对话,为了感谢各位网友的关爱,在6月11日周三晚八点到十点,我在微博上将回答各位网友的问题,知性互动,此为请柬!
许纪霖V:又到了研究生论文答辩的高峰季节。每次收到论文,我习惯首先看的,是最后面的作者后记。假如写得真诚、精彩,那是比论文本身更好看的篇章。本文作者是一位放牛娃,从安徽潜山一个小山村,最后考入北大。其在底层社会所经历的种种苦难与点滴温暖,让许多与他有相似命运的莘莘学子产生过强烈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