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绍兴师爷在北京”

绍兴师爷在北京:微信看到的:"核心"来了,"伟大"还远吗;"伟大"来了,"万岁"还远吗?
绍兴师爷在北京:近日关于重庆黄市长将高升的说法很多,@贺卫方 教授在他的微博上回忆称曾看过黄的演讲视频,留下了"雄辩和专业"印象。本人1995年夏于哈尔滨全国体制会议上与黄有过一面之缘,与贺教授印象一样。不过,贺教授问的好:薄黄同为党政主要领导人,不知黄市长对黑打诸多恶行是否反思?这一问,结果被删了。
绍兴师爷在北京:历时6年、听取6000多名幸存者及家属证言后,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日前公布对百年寄宿教育摧残土著儿童的最终调查报告。总理特鲁多含泪道歉并发表声明,"作为一个政府也作为一个国家,为这一政策造成巨大伤害恳求全国土著人民的宽恕。"但某国至今未为建政六十余年来历次政治运动所造成的灾难道歉!
绍兴师爷在北京:"一句顶一万句"、"我们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我们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这样赤裸裸的"名言"不会再有了。不过,思维逻辑、宦官政治依旧。近日,某人字里行间一口一声某主席、某主席演讲体现"全球视野"、"人类社会发展重大思想贡献"、"里程碑"、"载入史册"的话堂而皇之。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绍兴师爷在北京:世界已是互联网的世界,你却还在疯狂地删帖、屏蔽、禁言、销号,还在死抱陈规旧俗,抵御现代政治文明。说什么"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不过二十年,互联的是思维,互通的是观念,共享的是技术,共治的是一切人类文明成果。但是,你还是恐惧,因为制度而恐惧,因为权力而恐惧!
绍兴师爷在北京:福山:中国实际上还是一种封建王朝的运行模式。中国现在擅长的事情也是中国过去250年所擅长的,那就是官僚集团、快速决策、大量投资(基础设施)。但是,政府的合法性危机事实上在日益加重。合法性都押在经济上,但经济也在严重滑坡。还在玩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但对合法性全无帮助,因为没人相信。
绍兴师爷在北京:转:群言出版社给秦晖老师出了本「走出帝制」,结果社长被有关部门约谈了,罪名是"煽动颠覆政权";社长回来赶紧组织人出本「走回帝制」压压惊,结果又被约谈了,这次的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哈哈]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绍兴师爷在北京:听闻新版「白毛女」(舞台剧),将于11月6日至12月17日在全国开展为期一个多月的巡回演出,彭丽媛任艺术指导,心有不安。不管新版旧版,总是难脱其成名于"文革"时典型样板戏「白毛女」之胎。再者,"文革"期间,又是谁让谁担纲文化指导,上演样板戏?如此暗忖,委实后怕。
绍兴师爷在北京:1953年春夏之交,毛泽东交给高岗一个绝密任务:命他亲自去查阅东北的敌伪档案,了解二十年代刘少奇在奉天(沈阳)被捕后的表现。毛将如此绝密的事情交由高岗处理,可见对高之信任非同一般。意外的是,不到一年,毛借助高反对刘而变为联手刘废黜高。不过可以看到,毛有心倒刘并非始于"文化大革命"。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绍兴师爷在北京:一个位置。请勿联想!
绍兴师爷在北京:这些场景即使在最初香港回归的日子不曾见过,如今却轮番上演,愈演愈烈。才18年,就要让香港山河一片红?
绍兴师爷在北京:缅甸曾被国际互联网业界认为是管制最严厉的国家。2005年的一个国际组织调查指出,缅甸政府过滤了85%含有对政府敏感信息的页面。目前,缅甸已经对全球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Facebook解禁,今天全球仅剩4个国家仍然对Facebook实施封锁,其中包括朝鲜、古巴、伊朗和"理直气壮"的"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
绍兴师爷在北京:时隔四十年,重启特赦。只是一个不包括政治犯的特赦,无法创新宪法实践,积累德政,彰显执政自信。
绍兴师爷在北京:党管干部、党管人才、党管思想、党管群团、党管经济、党管军队、党管教育、党管文艺、党管舆论、党管政法、党管体育、党管生育、党管出版、党管网络、党管脸红、党管出汗、党管洗澡、党管照镜、党管消费、党管天气、党管散步、党管喝茶,党无处不在,无一不管,就是不管自己有没有合法性!
绍兴师爷在北京:郭伯雄、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刘志军等权力崩塌,纷纷落马,被认为这些"穷二代"的仕途发迹手段更卑劣,也更容忍产生腐败。那么,是不是"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升官手段就光彩、因为天然的"红色基因"或者是自己的"子弟兵"成为权力者就更具合法性,因而他们的腐败就是自己的家事?
绍兴师爷在北京:假如这个夜晚注定是要流泪,那就让它流出来;假如这个夜晚的路注定还是漆黑一片,那也让我们走下去--------
绍兴师爷在北京:一句"利用微博治罪是破坏法治的一大发明",你们竟然毫无自信而加以屏蔽,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用来作为证据定罪的每一个字同样都会留给历史作为证据?
绍兴师爷在北京:今上午600余人陆续来到位于灯市西口的富强胡同6号,祭奠逝世10年的赵公紫阳。已届99岁和93岁的李锐和杜导正先后在赵的书房鞠躬致意,随后李鋭在签名薄上写下两句话:"胡赵十年真改革,紫阳正气亮千秋。"面对十几位境外记者们釆访要求时,李锐高声应允;"我99了,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張!"
绍兴师爷在北京:据说,不久前邀请贺卫方为广东东省暨广州市老干部讲课的广东省委老干局局长已于近日被免职,原因是"事非不明、敌友不分"、邀请了"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人讲座。宣传讲解四中全会法治主旨是非吗?贺卫方堂堂一介教授,任教北大,是敌吗?一个政治的形态和内涵正在变化的社会,自信竟是如此脆弱!
绍兴师爷在北京:有消息称,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发生,宣传部门即作出了"一律不能上头条,严禁将此事与与反腐败关联------,"并要求坚决删除地域歧视,坚决删除借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信息。试问一个36人生命悄然逝去的公共事件,为什么不得上头条?又是什么样的自信居然联想到党和政府、制度会受到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