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纪昀”

维基百科:纪昀(雍正2年六月十五日-嘉慶10年二月十四日,即1724年7月26日-1805年3月14日),字晓岚,又字春帆,晚號石雲,又號觀弈道人、孤石老人、河間才子,在文學作品、通俗評論中,常被稱為紀晓岚。清代直隸獻縣(今河北献县)人,乾隆年間的著名學者,政治人物。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

绝版的《聊斋》连环画终于回来了! WeChat ID weiyahua12345 Intro 时政 文化 财经 科普 股市 法治 国际 曾几何时,上世纪风靡全... 更多
纪昀:什么叫‌‌‌‌“尊重互联网主权‌‌‌‌”呢?有网友给出了解释:就是要把互联网按国别分割开来,在接入本国时设置防火墙。实际上就是分割互联网,让互联网变成国别网、局域网,让网络审查合法化,让世界接受中国的网络审查,或说要把中国式网络审查强加给世界。
纪昀:网友总结今年最冷的两个笑话:1,局域网国家还开世界互联网大会。2,雾霾产生了新的经济学科叫做雾霾经济。
纪昀:据《参考消息》报转载国际媒体报道“中国领导人宣布援助非洲600亿美元,这让对中国大方习以为常的各国领导人也感动震惊。”中国多次免除非洲的巨额债务,为啥就不能免除那些因病致贫的普通百姓的医疗费?能给非洲人免费看病,为啥就不能给国人免费看病? http://t.cn/R4h3520
纪昀@叶檀 :大饥荒时代的几千万人命被说成探索性错误,这些人要补的是良知、真诚,这些无知无耻者,应该到夹皮沟忏悔。 中国是不是设立一块实验地,一切回到50年代末,饿着他们,冻着他们,时刻让他们学语录,灵魂深处爆发革命,饿着肚子跳忠字舞。大家参观,以资鼓励。让他们求什么得到什么。
纪昀:这标题,岂止是妄议,简直就是忤逆[汗]
纪昀:一个国家的腐败,首先开始于官僚的腐败,接着是司法的腐败,接着是教育的腐败,最后是军队的腐败。当一个国家的军队腐败到了极致的时刻,这个国家也是无药可救,即便是秦始皇复生,汉武帝转世,朱重八降临,也是无力回天,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国家灭亡。
纪昀:潜逃未遂
纪昀:郭的落马比徐落马更有意义、更说明问题。如果只是徐单独一个人落马,那就说明只是一个军委副主席腐败了,但是两个军委副主席双双落马,那就说明整个军队的体系已经是靡烂不堪了,而且必需要追究更上级的领导责任了。就是谁提拔这些腐败份子,放到这样的高位,让这两个人统领军队?
纪昀:在65年前的今天,1950年6月30日,土地改革法公布施行。宣布在全国“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自此,一场谋财害命,杀人越货,制造仇恨,摧毁中华民族的优良道德传统的土改运动轰轰烈烈地在中华大地展开了。土改,是中国传统道德崩溃的开始!【历史上的今天】
纪昀:一个王朝到了末期,积累的矛盾越来越多,表现在政治上就是腐朽黑暗,统治阶级内部形成各利益集团,为争权相互倾轧,宫廷斗争加剧,政局不稳,政府对国家的掌控能力大大降低,即使统治集团内部有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实施的改革或调整措施,也往往由于不同利益集团的牵制或反对而无法实施或半途而废。
纪昀:当骗子遇到傻子,就不由自主地笑了。
纪昀:仅隔五年,这种差别你们感受到了吗?@袁裕来律师 @LifeTime @赵晓 @于建嵘 @王福重 @崔永元 @张鸣
纪昀:将地主的土地,房屋,生产工具及私人物品统统没收,分给贫农和无业游民,令这些收取不义之财者获得暂时的好处,却令他们失却了良知,是对中国传统道德的颠覆。在没有宗教信仰,缺乏法制基础的中国,传统道德规范是社会整合之基础。颠倒是非,打家劫舍的“土改”,为后来的政治运动奠定基础。(摘)
纪昀:五年前突尼斯小贩事件引起的政权崩塌,因为一个卑微的屁民的死亡,一向以稳定和安全著称的突尼斯发生全国性骚乱,号称政治强人的本·阿里总统狼狈逃亡。历史上,因为极不起眼的小人物导致的重大事件不胜枚举,也可称之为政治学中的蝴蝶效应。本质上,这些小人物点燃的是集聚在民间的巨大怒火。——夏商
纪昀:有消息披露,大蜜令自双规后,多次装疯卖傻,经常在午餐后大唱“东方红”和毛的语录歌等,还边唱边表演,有时还对着监管人员故意哈哈大笑说:“没事,没事,你们辛苦了”,或故作疯癫说:“回家喝两杯,我给钱”。有时甚至还假装入睡说梦话,大喊“我是被冤枉的,是被周拉下水”,可谓丑态百出。
纪昀:公权力这种鸵鸟式的政治手段有百害而无一利,无视网络舆情涌动,无视网络舆论撬动政治体制改革的真实力量,只会让自己处于苏联解体前夜的边缘。 http://t.cn/R2h9hq4
纪昀:牺牲了农民几十年,能榨出的都榨出来了;牺牲了工人几十年,能牺牲的都牺牲了;哄骗知识分子几十年,该威逼利诱的都威逼利诱了,收买不了的也被收拾了;和资本家狼狈为奸几十年,该利用的都利用了,一旦房产泡沫爆破,可能引发革命或成为下一个阿拉伯之春。——王石
纪昀:一说到反腐,政府常常会列出一大堆数据,查出多少贪官,级别多高,然后官媒大肆吹捧:反腐力度之大,决心之强是空前的。这是把无耻当荣耀。就像一个乞丐,满身跳蚤虱子,却从来不洗澡换衣,成天在身上捉虱子,然后到处炫耀:瞧,我捉了好多跳蚤,我捉虱子的力度空前的大,绝不手软....就是不洗澡换衣!
纪昀:求是:现在绝大多数错误思潮和错误观点,都是借助互联网在不断地炒作、放大和扩散。扭曲热门话题,夹带错误观点的私货。评点“打虎灭蝇”的反腐斗争,不是强调我们党的反腐决心和力度,而是渲染我国政治体制和政治制度的问题,企图将反腐败斗争涂抹上所谓“权力斗争”的色彩。
纪昀:徐友渔:文化大革命中毛指示要发枪给左派,要武装左派。他还说,十多年了,我们没有打过仗了,打一下,也是个锻炼。我对毛的做法难于理解,都是自己的老百姓,不论是造反派还是保守派,为什么发枪给一部分人屠杀另外一部分人?我认为这种情况匪夷所思,我只能叫做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