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红玫瑰lawyu”

红玫瑰lawyu:【苏格兰公投和北欧化】此次苏格兰被挽留,完全是英国工党的功劳,因为苏格兰是工党的铁杆票仓,苏格兰民族党的政策,除统独之分,大多重合。而保守党最受苏格兰厌恶。撒切尔开始的新自由主义,摧毁了一些社会民主主义成果,而苏格兰留下来的条件,就是社会公正与高福利,这意味着新自由主义的破产。
红玫瑰lawyu: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中国素质论的始祖。是中国知识分子仇视和歧视,污蔑农民的始作俑者。没有这两个反人类分子,我们就不会陷入这么多苦难。如果未来我们不得不和马克思恩格斯的信徒们来一场战争,我们将毫不犹豫地投入,直到彻底消灭他们为止。
红玫瑰lawyu:两年多以来,右边五毛一直在宣扬这种观点。存记。//@李剑芒-126:红后代们不像草民子弟那么经济腐败,这个我还真的有点信!据我有限的观察,第一,爬升途径不一样。草民子弟是靠舔菊一层层舔上去的,红后代是直升机拉上去的。舔菊舔时间长了,人格变态是必然。第二,心态不一样。红后代是主人心态。
红玫瑰lawyu:共产主义是资本主义投射的镜像,继承了资本主义控制人群的一切先进手段。比如禁止工人农民自由结社,禁止普选权,禁止社会福利制度,少数人霸占和控制社会资源与国际扩张等等。极权主义是现代的,资本主义为之提供了先进的技术与组织手段。如无社民主义运动,直接从资本主义演变为全球赤化,就是必然。
红玫瑰lawyu:王石从不靠岳父,也从不行贿;任志强没享受过红二代官二代的特权;薛蛮子非常疼爱老婆,从不嫖娼;我们琳姐也全靠自己的能力,才奋斗到今天。
红玫瑰lawyu:中国托派领袖彭述之论孙文之【三民主义】。转@馬天仁002 @书海飘香23@段宇宏
红玫瑰lawyu:不仅是中国的孙文,就连国际上的孙文,比如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都称为蒋粉们攻击和丑化的靶子。他们仇视国际上一切社会民主党(三民主义的孙文),崇拜共和党与保守党(北洋政府)和极右独裁者。在这方面,@书海飘香23 要负主责。//@方源野_别鹤:孙文已成为他们的包袱,呵呵。
红玫瑰lawyu:至少8亿农民身份者的人均收入,年仅3000元,不到市民身份者的10%,扣掉物价指数,还有大量缩水,能到2000元一年就算不错了。这是你娘的“共同富裕”。//@王志安:所谓共同富裕,是指你和你过去相比,是不是日子过得好多了。只有这个意义上的”共同富裕“才是可实现的。事实上,共同富裕已经实现。
红玫瑰lawyu:右边还是去找你的杨海鹏好基友吧,他老婆贪污坐牢,正好给了你机会。//@克念sinic: 回复@宋_嘉伊:朱元璋一辈子也没能进化成英雄。匪盗而已。他是所有开国领袖中位格(不是出身)最低级的。
克念sinicV:【领袖中的圣人】中国历史上以神武开国的领袖中,由豪客而成君子的,大概是刘秀和赵匡胤。其发端于任侠,由英雄乃成君子进而豹变为圣人的,只有蒋中正。刘邦身上的「草莽气」,李世民身上的「英雄气」,朱元璋身上的「流寇气」,总令我疑惧而厌恶,虽然他们创立的帝国也堪称不朽。其余人等不足论。
红玫瑰lawyu:展览两傻逼蒋粉。奥派儒棍对农民的仇视是骨子里的。@书海飘香23@馬天仁002 至今不相信。//@克念sinic: 朱元璋不是「土包子」,而是集农民之邪恶于大成的暴民盗匪。//@吴钩:这种治国智慧,是蒙元满清之类的部族、朱重八这样的土包子一辈子也学不会的。
吴钩V:宋代政府的一个重商表现:中央政府通过一个机构收集各州县上一月各类商品的市场价格,并邀请商人预测下一个月的商品价格,然后将这些数据汇编起来,发给各州县,各州县在粉壁上张贴出来,供商人参考,这样,商人就可以根据这些数据,判断某地某类商品眼下的价格走势,从而决定往哪个地方调运哪些商品。
红玫瑰lawyu:转给@书海飘香23,这就是你所谓的儒家同仁,孙文主义的支持者。不过书海对这些奥派儒棍的理论,大都默认。真正的三民主义不需要机会主义。//@徐晋如: 什么是民粹,什么是民主,最通俗的解释。
红玫瑰lawyu:回复@馬天仁002:我从没说过蒋粉是三民主义者,相反多次申明,蒋粉是三民主义的叛徒和歪曲者。厂长不是偶然的,他的直接思想资源来自@书海飘香23,书海对所有这些蒋粉的极右化,都取默认态度。蒋介石在大陆20年独裁期间,从没实行过三民主义,当然是极右。不能以他在后面的醒悟来否定他在前面的混账。 /
红玫瑰lawyu:江湖是板凳隔代指定,推向前台的平民出身者,只是傀儡,真主权,一直握在元老们手里,且把江湖瞪得紧紧地,面瘫十年,慎小谨微,如履薄冰。20年过去了,该由元老后代收回执政权了。面条作为家奴,贪太多,公子哥们一面嫉妒,一面正好拿来祭旗。两任平民傀儡,亦危矣。
红玫瑰lawyu:底层抗暴或革命时出现打砸抢怎么办?回答是【没办法】。因为极权剥夺了底层一切正当反抗的权利,禁止思想传播和自由结社,无法保证大家能有组织有领导和井然有序。这是社会不公必须付出的代价,也是革命转型的代价。把这种暴政导致的灾难,怪在底层身上,称之为“暴民”,是一种典型的奴才观。
红玫瑰lawyu:香港人早就已经习惯了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除了全民医保外,素与社会民主主义生疏。李嘉诚一直是香港的全民偶像。共产党从大陆给他们送去更彻底的资本主义,不会有多大反抗力。支不支持香港投票,现实意义不大。香港的全部自由,还得靠大陆的“民工”们为他们赢取。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红玫瑰lawyu:再谈【独立派】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绝对不能作为一个整体主义概念来下定论,这个群体依据立场不同,一直处于相互敌对状态。历史上一切专制野蛮理论及其制度性灾难,都出自知识分子之手。这里说的独立派,是指还能批判理中客“公知”,伪启蒙和精英主义的那群人,是较有客观立场者,故多转世。
红玫瑰lawyu:叶隐很多话还算不错,但在骨子里始终是个精英主义分子,他平时刻意隐藏,一有机会总会暴露出来。精英主义是最愚昧的传统思想,在当代其实是一种心虚的自我欺骗,是等级社会的遗物。//@新天下2013: 没几个真正“独立”的,叶二算是典型了,不也是到北京找过五岳散人勾肩搭背人没屌他后而生怨。
红玫瑰lawyu:再谈【独立派】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绝对不能作为一个整体主义概念来下定论,这个群体依据立场不同,一直处于相互敌对状态。历史上一切专制野蛮理论及其制度性灾难,都出自知识分子之手。这里说的独立派,是指还能批判理中客“公知”,伪启蒙和精英主义的那群人,是较有客观立场者,故多转世。
红玫瑰lawyu:在我这里,一切精英主义都是没有市场的,从历史真相,逻辑起点和纯粹理论,都受到致命的颠覆。有一点必须强调的是,马克思主义恰好是精英主义和素质论的始祖,他们从不代表真正的底层路线,他们学说,只会建立起新的精英统治。事实也是这样证明的,而且普遍证明了。他的信徒,都是精英素质论者。
红玫瑰lawyu:林昭的长相和气质,是共产党员江青和曾志的有机结合。江青不用说了,曾志卖掉自己的亲生婴儿做党费,亲手杀死反抗共产党放火烧房的湖南农民,连捅很多刀,且热爱通奸。老了,连孩子都不会带。//@摩娅:以一直没有喜欢过这二人的所有事迹。但喜欢张志新长得漂亮尤其气质。
清华郭-于华:林昭,你在阴霾中死去,我们在雾霾中想你;你在晴空下复活的日子终将来临。46年了,那双明亮而睿智的眼眸依然在凝视我们,那个自由而美丽的灵魂依然在空中飘荡。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红玫瑰lawyu:【警惕毛左和托派】搅合工人运动。他们只是利用工运,再恢复到过去的极权时代。一些极左的话很有迷惑性,表面看起来貌似很有道理,但这恰恰最有危害性。我们不需要什么泛左翼联盟,真正的左翼,与极左是敌我关系。法国曾有人民阵线,社会党与共产党一起竞选,但法共绝不是最反动的毛左和托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