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章诒和”

维基百科:章诒和(1942年9月6日-),中国安徽桐城(今枞阳)人,生于重庆,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毕业。為章伯钧二女,現為退休作家、戲曲研究學者、中國民主同盟成员,现居北京守愚齋。 …

海上客| 陪白先勇重游上海,谈刻骨铭心之爱(附视频) WeChat ID xinminzhoukan About Feature 深度和角度——这就是我们能做... 更多
章诒和:这是有关程砚秋的一个小故事。1943年6月6日,他与一位朋友约定在这一天清晨6时一起去西直门外散步。结果因晚起而爽约。对此,程老板心中甚为不安,下午亲自送上40年白兰地两瓶,并当面道歉。晚上在日记里,还写下了这件事——日记读到此,泪流不止。这叫戏子。
章诒和:我可以说话吗? ​
章诒和:你好 ​
章诒和://@雷颐://@钟老汉://@米哈伊爾弗魯貝爾:哥們兒沒事兒 我們家讓槍斃一搓臭老九呢 陪你//@msdfc: 我三姨父是私塾先生,“三年自然灾害”时因为私拿一袋米回去给5个孩子糊口,被枪毙了。[伤心]
章诒和:当代文人经历了肃反,肃胡,批武训,批俞平伯,批丁陈,批三家村,反右,文革,以及清除精神汚染,早己宠辱不惊。祝贺方方! //@陈村:[衰]
章诒和:我有一束菊,今夜岂可说。
章诒和:不难查明,必須查明! //@何兵: 这件事不难查明,关键是谁查?
为公居士:执法记录仪、监控、尸检报告、证人,拿证据说话,比捂嘴更为明智,比删帖更有必要!毕竟,一个人,在警察的控制状态之下死了,应该说清楚,也能说清楚。期待公开透明的调查过程,期待公正客观的调查结果
章诒和:非要你叫好,不叫好不行,岂有此理。//@李不白的店: //@饮水居士: //@荣剑2001:忍不住又转了
书生老田08:春晚没办好,承认了,也就损失了一场春晚,至少观众还会对明年有所期待。导演底气十足地不知羞耻给自己打满分,官方动员众多公媒指鹿为马般为糟糕的春晚叫好,还拿出毫无依据的数据来说明春晚很成功,损失的就不止是一场春晚了,而是整个公信力。因为一场晚会儿公然站到民众的对立面,不止坏,而且蠢。
章诒和:想起费正清从前说的一句话:“中国没有艺术,只有宣传。”
富敏荣律师:摘:这是一场政治挂帅的晚会,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词汇与节目贯穿始终,政治挤压艺术,宣传挤压趣味,僵化教条,毫无生机,这是一场加长版的新闻联播。整场晚会都笼罩在一片歌颂、献媚、虚荣、自负的假大空氛围里,政治宣传逻辑强硬霸道地突破了艺术底线 http://t.cn/RGGeu9L
章诒和:想起“茶馆”名句:大清帝国要,,,//@富敏荣律师: //@愚夫愚言://@邱仦剛: //@钢铁侠: 走国走年新气象
作业本:办了个春晚,还不让人评论几句了?春晚微博不让评论,微博到处删帖,干啥呢?怕人说怕人议论不播不就完了?播了干啥?弄一堆假唱还恬不知耻蹦哒啥?怕人讨论别出来卖,这还没说啥呢就删帖屏帖的干脆封号得了。
章诒和:今天去花市买一盆水仙,门口贴上好友针对我写的春联:毛病未改(上联) 积恶成习(下联)横批:没治 报告网友:章诒和迎春活动准备完毕!
章诒和:昨天有事去王府井,南河沿。行人要安检,车要安检。临街店铺歇业。上厕所要身份证。——啊,我们的70周年!
章诒和:日本国公布了二战在华阵亡的人员数据:死于国军之手为31万8883人,死于共军之手为851人,死于苏联红军之手为12万6607人,被苏联红军俘虏的关东军80余万,另被苏联红军拘压的日本侨民167万多。基本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相吻合。
章诒和:百团大战毙敌302人;平型关大捷毙敌167人;38年晋察冀秋季反围攻毙敌39人;39年冀南春季反扫荡毙敌37人;39年冀中冬季反扫荡毙敌27人;40年春季反扫荡毙敌11人;115师陆房突围毙敌16人。共击毙日寇599人,加上小战斗,合计被共军杀死851人。死者都有姓名年龄、家乡,部队、死亡地点、被谁所杀详细纪录
章诒和:栗宪庭先生今天告诉我:现在是以非常手段当”政治非常时期处理“。他们让我离京,我病了,现在我门口的警察上岗了。
章诒和V:“水深水浅东西涧 云去云来远近山”——为林青霞新作而序
章诒和V:读余先生书,有的能懂,有的看不懂,更多是半懂。但我毫不犹豫地预定了他的文集,为当下中国最严重的禁书事件留下记忆!古今书籍大厄有十,厄于水,厄于火,也厄于朝廷。但禁毁不会亡书。意味深长的是“清代文字狱中禁止的大多数书一直被保存下来,而大多数遗失的作品不再被禁之列(剑桥明代史)。”
章诒和V:余先生是封杀不了的,其学术地位是动摇不了的!
章诒和V:前两天我说:觉得现在的政策好像时时、处处与知识和知识分子为敌,还真应了。
章诒和V:今天央视新闻说:“十一”黄金周外出旅游者估计达到六亿人次。这让我想起听来的一句:中国就两个旅游景点,一个叫人山,一个叫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