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王晓渔”

罗素:关于中国的种种疑问 WeChat ID bookstand About Feature 读无用之书,遣有涯之生。 ┃Blessed is the One... 更多
王晓渔:同时看到两条新闻。 ​
王晓渔:犯我强汉,虽远必诛!犯我家园,随遇而安。 ​
王晓渔:“自由的人,你将永把大海爱恋! /海是你的镜子,你在波涛无尽, /奔涌无限之中静观你的灵魂, /你的精神是同样痛苦的深渊”(波德莱尔《人与海》) ​
王晓渔:北岛的诗 ​
王晓渔:长江学者=长者+江学?[嘻嘻]
王晓渔:“这究竟是一部怎样的历法——/ 规定了我们的一生总在乍暖还寒之间?”(朱朱《乍暖还寒》)
王晓渔:否定同时限制公开讨论被否定的历史事件,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
王晓渔:希特勒模式和斯大林模式的区别是:“前者由刽子手自己颂扬刽子手,而后者更富于悲剧性,竟由受害者来颂扬刽子手。前者从未想过要解放所有的人,而仅仅想解放某些人而征服其他人。后者就其最深刻的原则而言,旨在解放所有的人,但要暂时地奴役他们所有的人。”(加缪《反抗者》)
王晓渔:这是两个月前的微博。
王晓渔:“对于盛世来说,灾难是巨大的污点。但是,盛世轻松地消解了灾难,发明了温情脉脉的灾难美学,灾难的残酷性被救灾的好人好事取代,救灾者成为主角,遇难者成为配角——灾难美学代替了灾难反思。庆典和灾难互相冲突,但是庆典美学和灾难美学并行不悖,这是盛世的美学奇观。”这是2010年写下的一段文字。
王晓渔:“对于盛世来说,灾难是巨大的污点。但是,盛世轻松地消解了灾难,发明了温情脉脉的灾难美学,灾难的残酷性被救灾的好人好事取代,救灾者成为主角,遇难者成为配角——灾难美学代替了灾难反思。庆典和灾难互相冲突,但是庆典美学和灾难美学并行不悖,这是盛世的美学奇观。”这是2010年写下的一段文字。
王晓渔:今日环球时报社评: “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那批青年学生今天大约50岁上下,他们是最有权利就那件事发言的群体。”
王晓渔V:读完这两篇文章,似乎回到了19世纪的天朝。
王晓渔:又有一位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
王晓渔V:什么是“去中国化”?中央级媒体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等同为祖国华诞,把祖国历史缩减为65年,把孔孟老庄排除在祖国之外,这是标准的“去中国化”。
王晓渔V:值得注意的是,在21世纪传媒公司多名高管的手机中,警方发现了大量“某某公司(的报道)不上网”之类的短信。(新华网)——建议彻查所有以电话或短信等形式向媒体发布此等禁令的机构。
王晓渔V:重回文革,各方未必有此意愿,文革之下焉有完卵。但“十七年”是一部分人的黄金时代,镇反、反右、思想改造、人民民主专政,不亦快哉。所以要统一对大饥荒的认识,拭去黄金时代的污点。只是,从“十七年”到文革几乎是必然的。等到文革降临,“十七年”的发动者也被请君入瓮,再悔不当初,为时已晚了。
王晓渔V:纯属虚构:苏格兰独立运动领导人萨蒙德,以分裂国家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并被没收全部财产。
王晓渔V:2011年冬,赵白鸽夜里实地查看街头露宿上访者,桥洞底下孩子冻得瑟瑟发抖,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红十字总会备齐棉被和食物,准备送往上访村。出发前,赵白鸽拨通国家信访局领导电话,对方说明,“情况很复杂,不作为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行动作罢,赵白鸽个人拿出两万块。(南方人物周刊9月15日)
王晓渔V:我也不喜欢“大日本帝国海军”的字样,但并不因此就赞同围观者直接扒去男子外衣。如果此举违法,应由执法机构处理,不是由公众直接扒去外衣;如果此举不违法,可以表达自己的反对,同样不应直接扒去外衣。当众扒去他人外衣,这种“私刑”本身就涉嫌违法。
王晓渔V:“一次谈到‘文革’红卫兵对师长和文化人的摧残,待这批人长大,统治中国,他们的暴戾人性会将中国带到何处去?”重读齐邦媛《巨流河》,发现三四年前初读的时候,在这段话下面划了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