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王家二叔”

王家二叔:把这几张图片放在一起,你就知道当今执政是什么成色了[怒]
王家二叔:最近我家仆人数度高调追捧孔子,我问何故,前三十年可是连人坟都给炸了,在人头盖骨上撒尿来着。仆人说:你又犯幼稚病了吧,哪一个朝代的统治者不是把孔子当手纸用,要拉屎的时候,这手纸的用处就显现的。我问,那前三十年你们都没拉屎吗?仆人怒道:那时候一直在拉屎,需要什么手纸?
王家二叔:肖仲华:【响应王伟光院长号召,继续搞阶级斗争】建议分四步深入开展:1、官员公示财产。2、清查全民财产。3、划分阶级,资产过亿为土豪劣绅,千万以上地主资本家,百万以上富农,10万以上中农,其次贫农即无产阶级。4、土豪劣绅全杀掉,地富中农全充公,由贫农执政。请问@中国政府网 ,如此是否可行?
王家二叔:大V们基本上都会给自己划条红线,像前两天苏格兰公投转发评论都很欢乐,但今天港人的罢课消息图片都一片静默。中国人就是学得太精了,不是他们不够聪明,不是知识储备不够,而是骨子里带来了传统文化的“善于谋身”。偏激点说,就是“奸猾”。
王家二叔:有人说@秀才江湖议员 被赶来赶去连自己的生活都过不好,对自己家人的义务都尽不到,一点没内疚感,非常看不起他。本叔是没脸这么说的。作为一个怯懦者,我不敢放开一切去进行街头活动,在“知行合一”上只能尽量做到“知”,并传播常识与辨伪,承认自己的怯懦,不会因之去攻讦勇者,做“理智的无知”者
王家二叔:一些人在传播和尚与土匪接触的消息。殊不知,南非都不让去,能接触顺利吗?和尚可对话,今天审伊利哈姆会那样如临大敌吗?醒醒吧。观土匪历史上的表现,所有的“对话”与“合作”、“和解”都是因为对方还没入彀,麻痹对方,一旦入彀,斩尽杀绝,堵死任何可能对话的渠道。
王家二叔:上海李学政前两天与朋友聚会,至今失联。[话筒]@秀才江湖在元朝 @魔都寺的初八方丈
王家二叔:【关于王默】看到有些人在和王默家属斗嘴,真心觉得没必要。家属不理解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人都只希望自己的家人平安喜乐,而不是想让他为别人赴汤蹈火、冲锋陷阵。应该理解她。她不理解王默和大家是她自己的事情,不必强求,我们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只要她没有配合有司构陷王默和同道,勿与其置气。
王家二叔:醉侠老高18:王默精神状态如何?有没被殴打?@王者不默: 寻找王默第24天:陈进学律师终于成功会见到王默了!我光记得和王默说话,忘记拍照了,等我想起来再拍照,却被陈军那个王八蛋挡住了,还是贾榀机灵,哈哈
王家二叔:很多人在骂@何兵 院长。本叔也认为,他的观点确实谬误,逻辑混乱。但是,本叔也要说句公道话,驳斥观点可矣,不必怒骂。何院长从来就没有避讳过自己是体制内的改良派,他不是自由派,也不是真正的民主派。说他是隐藏的的白五毛那是有人曾经自作多情了。
王家二叔:当法律人开会讨论冤案时,都成了“恐怖分子”,都存在癫妇嫌疑,当局怎么还有脸说法治?[怒]
王家二叔:一些人并不是真糊涂,比如宫闱派某公公、华夏正道等,故放烟幕,迷惑无知,搅乱舆论场而已。也有一些国师类大能,害怕自己流血而漠视现实中大众一直在流血。//@抨击时弊--不死: 转发微博
凌默野:美国人深知总统是靠不住的,用一套完备的制衡机制严格约束权力。中国的政治傻逼到现在都不懂人性的局限和道德的嬗变性伪装性,还在指望今上圣明,蠢贱个没完,迟钝落伍得令人发指。祛除明君期待,把权利保障和社会向上诉诸良好的制度而不是诉诸权力在握者的个人品质,才能彻底改变黑成酱紫的政治生态。
王家二叔:一些人并不是真糊涂,比如宫闱派某公公、华夏正道等,故放烟幕,迷惑无知,搅乱舆论场而已。也有一些国师类大能,害怕自己流血而漠视现实中大众一直在流血。
王家二叔:【乱局微谈】观最近几日乱局,正如张雪忠老师说的,高层权斗已经白热化,甚至于无法顾及伤害整个体制本身。但是,我们同时应该警惕,这次可能会以清算曾经的最高执政来迷惑民众,造势成他们好像会先集权后法治再政改的假象,达到苟延残喘的目的。
王家二叔:建议改变今何在的《悟空传》//@滄海-Ezekiel: 这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V:【博客:美国将推出美剧版《西游记》】- 美国电视公司AMC上周五宣布,计划制作一部改编自中国《西游记》的新剧《Badlands》。由美剧金牌编剧以及资深制片人联手打造,并请来了中国的团队。http://t.cn/RPhNjSK
王家二叔:俄国共产党领袖久加诺夫总结苏共失败原因:垄断权力,垄断资源,垄断真理。——难怪刁某人要和普京拥抱,不鸟久加诺夫,这不正宗“苏修”吗,你让宇宙真理党情何以堪?[哈哈][哈哈][哈哈]
王家二叔:【耐性】一直以来都有所谓改良派指责革命者对执政者没有耐性,不能容执政当局缓慢有序推进改革。他们对辛亥指责如是,对当今街头行动也指责如是。这是混淆是非的无稽之谈。革命是对暴政的反抗,在对方没有失去加害能力之前是没有义务与责任去放弃反抗权的,相反,执政者有义务与责任消除暴政以防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