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潇湘剑客唐世平”

学者唐世平:自信和骄傲的时候,我们如何清醒地认识世界对我们的评价? WeChat ID qdailycom Intro 你的头条不该只是些无聊事,让好奇驱动你的世... 更多
潇湘剑客唐世平:先发个截图,准备批判一下? ​​​​
潇湘剑客唐世平:天津成功地把自己的经济增长清零了……… ​​​​
潇湘剑客唐世平:(青年)女性如何成为聪明的防御者:这个短文可能是我最近写的最有功德的短文了。请各位多多转发,同样功德无量。 (青年)女性如何成为聪明的防御者 唐世平(复旦大学特聘教授)   一些基...文字版>> http://t.cn/Rhqpqe6 (新浪长微博>> http://t.cn/zOXAaic
潇湘剑客唐世平:有不有在英国或者欧洲大陆修欧洲经济史(16/17-18世纪)的同学,合作弄一篇牛文?
潇湘剑客唐世平:发表了博文《推荐一些关于案例研究中的+“过程追踪”(Process-Tracing+)的文献》推荐一些关于案例研究中的“过程追踪”(Process-Tracing)的文献近年来,Process-Trahttp://t.cn/RP34iQ0
潇湘剑客唐世平:过去几个月投了11篇文章(都有点losing countle),刚拿到两个R&R(其中一个是一轮R&R再一轮R&R),累呀!
潇湘剑客唐世平:发表了博文 《理解现代世界的形成:以几大革命为切入点》 - 理解现代世界的形成:以几大革命为切入点 我在某些场合曾经说过,要想理解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的形成,一个(聪明)的偷懒办法是从理解那些对现代 http://t.cn/RP2IPaN
潇湘剑客唐世平:从1894-95的甲午之战,到1904-1905的日俄之战,到1915的“二十一条”,再到1931.9.18,到1937.7.7日。历史事实基本上都是清楚的,问题在于从这段历史吸取什么样的教训。简而言之,对于国共两党来说,爱国主义才是真正的凝聚点,三民主义或共产主义都是皮毛。1911-1945年间,内斗是中国悲剧的终极原因。
潇湘剑客唐世平:下载电子书的老地方(http://t.cn/Sf0RWZ)不行了,不过换了个新地方: http://t.cn/hYvbf。试了一下,不错。 总觉得俄罗斯的同志们还是很牛的。
潇湘剑客唐世平:按照学院的安排,好像本人需要主编一期《复旦国际关系评论》,我大致选了一个题目:地区主义和美国的应对。有对这个话题有积累的人士(尤其是青年老师和博士生)可以和我联系,写一个300-500字的主题思想,说个大概的想法。
潇湘剑客唐世平:我们的制度优势在于制造贪官,人家的制度优势在于吸引贪官,高度互补呀!这才是真正的G2!
潇湘剑客唐世平:(More) Practical Rules for Academic English Writing in the Social Sciences 我给大家的英文写作的Practical Rules http://t.cn/RvIM7RX
潇湘剑客唐世平:张春贤:把防止暴恐案发生作为考核干部第一责任 还是老办法呀!
潇湘剑客唐世平:乌鲁木齐爆炸案:我的心在流血,但是真正的问题不在我。
潇湘剑客唐世平:发表了博文 《Thomas Piketty的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有良心的经济学(家)》 - 开了一天半会,终于有空看几页最近最轰动的书 Thomas Piket http://t.cn/RvZzg4Z
潇湘剑客唐世平:APSR刚刊发了一篇文章(online firstview),The “Wisdom of the State”: Adam Smith on China and Tartary,好像很有趣。 http://t.cn/8sgxIWP
潇湘剑客唐世平:下周末(17-18日),Chicago的Dan Slater (Ordering Power)的作者将参加陈淑渠中心的会议,8.30,Siyuan Hall, 30th Floor of Guanghua Tower, Fudan University。当然,各位还可以听到我第一次介绍我最近发展的(Toward) A General Theory of Ethnic Conflict
潇湘剑客唐世平:发表了博文 《乌克兰危机:我五年前的预测》 - 乌克兰危机:我五年前的预测 乌克兰危机之后,翻箱倒柜,把我在格鲁吉亚危机之后,于2009年1月28日写的一个关于乌克兰的未来的短评发在一个网页上了 http://t.cn/8sujZMI
潇湘剑客唐世平:郝诗楠和我合作的文章“社会科学研究中的时间:时序和时机” (《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4年第2期)已经上传到我的个人网页,欢迎下载批评。顺便买一把:尽管我给研究所开的课比较难,但是你有机会和我合作,把我的一些思想变成文章。唐睿和我的文章,郝诗楠和我的文章都是课堂讨论的副产品的结果。
潇湘剑客唐世平:明年暑假我办一个研究论文写作讲习班吧,会有市场么?中文写作和英文写作分开。英文写作只对老师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