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止庵”

首届中国出土文献及近代文书学术研讨会议程 WeChat ID hanzixueweikan About Feature 汉字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对汉字的研究... 更多
止庵:我比老谢小半辈呢,也会28个,当年真是早熟啊。//@北平谢其章: 您还甭说,30个歌,会唱会哼哼28个,可惜过了报考的岁数。
止庵://@漫游者粒子: 《枕草子》书名有多重标记,如枕草紙、枕冊子、枕双紙等。以田中重太郎为代表的解说,有备忘录说、题词说、秘藏本说、寝具说等四种说法。寝具说认为“しき”的发音与史记、四季相同,“(史記→敷布団)たへの枕」という詞を踏まえた洒落”。《枕草子》有三卷本和能因本多个版本流传
止庵V:友人来电话谈及汤一介在文革中曾为“梁效”成员,然后来思想转变颇快,亦颇易,大概当初就未必真的相信,但也因此后来得以有些建树。我对其人不甚了解,默而不答。友人复云,那些当时受苦的反倒坚信不疑,乃至耗尽一生,终于无所作为。
止庵V:与友人聊天,提到废名的话:“孙武子的兵法是有名的,却也靠杀了两个女队长立威名,真是寒伧得可以。”(《女子故事》)
止庵V:有朋友来电话说,说是不关心国事,但看一眼昆山和云南的情景,就觉得与亚非拉美大部分地方无甚区别,甚至更差。天灾无奈,人祸可惧。还是先让自己国家的普通百姓活得好点,像样点吧。
止庵V:我的东野圭吾TOP10:1)《恶意》,2)《白夜行》,3)《新参者》,4)《嫌疑人X的献身》,5)《红手指》,6)《黎明之街》,7)《谁杀了她》,8)《圣女的救济》,9)《放学后》,10)《秘密》。(这名单调整了几次,这算是我最后交的卷。)
止庵Vhttp://t.cn/8krBURt★★★★★怒赞,《谁杀了她》是东野圭吾向古典推理小说致敬之作。奎恩作品将近结尾处常有“挑战读者”环节,《谁杀了她》相当于写到这里为止。但是加贺遇到了更大的困难:推理小说是以实证和逻辑为方法,以线索为材料构筑的建筑,这一次加贺用的却是被破坏过了的剩余材料。
止庵V:刚才对来采访的记者说:学文科的,还是学点实证研究、逻辑思维,不然写文章总是讲不通道理。
止庵V#看见未买的书#司马辽太郎的字。喜欢他的人很多,我暂时还没有那么大的兴趣。
止庵V:对朋友说,不喜欢的图书装帧:(1)平脊精装,(2)无护封精装,(3)裸脊简装,(4)过大又过薄和过小又过厚的开本。(虽然,就像我不喜欢某人,某人,和某人的作品一样,纯属一己之见,无意也无力影响别人。)
止庵@藏书家谢其章 与某些人讨论某文章,文内有一句:“尤为让人吃惊的是,他再次骂许女士为‘妾妇’,简直是咬牙切齿,真不知他一贯倡导的‘嘉孺子而哀妇人’的精神都到哪里去了?”——这思想也太旧啦。一,相对于鲁迅的妻朱安来说,许女士是不是“妾”?第二,”妾“有什么不好?一定是骂么?
止庵:井上靖的两种签名本。「楼兰」1959年5月第一版第一刷。「星祭」1972年10月第一版第一刷。(「楼兰」书盒和书上均包着保护用的半透明薄纸,就不摘去了。)
止庵:《奇石》有段对话,颇有趣:“‘如果美国和中国现在打起来,你觉得谁会赢?’他问道。‘我觉得美国和中国现在不会打起来。’‘可如果他们真的打起来,’他继续问道,‘你觉得谁会赢?’‘我真的不知道。’"——其一以虚拟的“如果”为依据,为前提;其一不承认“如果”可以作为前提。不同的思维方式。
止庵:看了电影「窃听风云3」,除了是普通话配音外,其他都挺好。
止庵:在@赵国忠0127 兄家看见一本1935年国立北平大学的毕业同学录,其中有此一页。医学院,我的老校友。
止庵:对采访的记者说:东野圭吾善于写恶,尤其是超越常人的恶,《白夜行》《恶意》都很成功;他写不了超越常人的善,《信》就是失败的一例;他只能写常人的善,而且写得很好,如《新参者》和新近翻译出版的《解忧杂货店》。(其实世上作家除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谁也写不好超越常人的善。)
止庵:张爱玲《花凋》中郑川嫦“她自己一寸一寸地死去了,这可爱的世界也一寸一寸地死去了”,似应结合《留情》中“米先生仰脸看着虹,想起他的妻快死了,他一生的大部份也跟着死了。……米先生看着虹,对于这世界他的爱不是爱而是疼惜”来看。米太太若有想法,或与川嫦相同;米先生则对此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