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欧鹏手札”

欧鹏手札:【法官高利贷】前一阵子发现一起民间借贷,实际放贷方是杨浦一个女法官。有数以千万的钱,经过#影子放贷人#,投放到上海地产市场。为保证诉讼安全,法官设计了一些圈套,让借贷人#套住担保人#。现在,真相出来,这个法官放贷小团伙的头目,恰是#法官嫖娼案#唯一未除名的高级法院金融庭副庭长王国军。
欧鹏手札:【出租对话】早上坐出租,司机告诉我:法官嫖娼案背后有敌对势力?我说:谁招待法官嫖娼的?司机说:是建工集团四公司。我说:是什么宾馆?司机说:衡山下面的。我问:你相信政府公司的人,到政府宾馆,色情款待法官,是敌对势力操纵?司机答:我也觉得上海被坏人控制了。——他这话还真有味道。
欧鹏手札:【1高利贷款出自法院】□本报驻沪记者杨海鹏2000-01-07一个政法机关从事经商牟利活动,卷入利益纷争,影响司法公正的活标本●法院是否放了高利贷?●法院为什么放高利贷?●法院怎样放高利贷?●法院拿什么放高利贷?杭州,老东岳看守所。37岁的邢映红http://t.cn/zQlJQvi
欧鹏手札:【三位一体】甫被纪委捉去,陈雪明赵明华旋即承认嫖娼,郭亦然。倪正文始矢口否认,五个小姐被找到,倪也只好承认。小姐说王国军没有与她发生关系,也没有给小费,与王口供碰拢。这五小姐,乃是政府招待所驻店小姐。国企买单+法官嫖娼+政府招待所,恰阐释了上海【政府司法国企三位一体】的血肉关系。
欧鹏手札:【京沪】同样的事,上海律师行贿法官,他开给当事人一个很高的风险代理价码,也不会说法官是谁,当事人也绝对不能参加宴请,反正信不信由你。北京你找个做本地业务的律师,说起法官,哥们儿胸脯一拍:嗨,我当是谁呢,朝阳的老王呀,他家在河北的案子我摆平的。这样,明儿王府摆一桌,这合同就签了吧。
欧鹏手札:[1/2]有人指责现上海组织部长应勇,其实在一些重大案件上,他私下里勇了很大的力,想抗拒本土法枭为中心的利益集团。我近年阅读十数重大案件的案卷,访问律师,看到他的努力。但体制性问题,强大的利益集团,也让他徒乎奈何。欲要改变,非中央层面的决策不行。崔亚东在这个位置,更难有责任言。世界上
欧鹏手札:【高利贷集资诈骗】杨浦顾法官的几千万,是否是自己的?他人委托的放贷?以我之经验,浙江九0年代时,曾有法院内部集资在外放高利贷。丽水中院前几年,工会的集资,也放在义乌一高尔夫公寓项目,导致金华中院执行受阻。如果顾法官隐瞒了真相,在同事里集资,然后投到房地产高利贷市场,责任就大了。
欧鹏手札:【枪和高利贷】枪专政机关垄断。浙江民间高利贷多层集资,但放出去不放心,往往找【枪】作为依托。你是派出所所长,就会有拥资几亿的会头找你,希望把钱给你再放出去,你吃上一分利。如放出去的是1个亿,你一年就拿到1200万。用你的枪,保证收回。收不回,马上有哭丧班子,在你家门口闹腾,花圈摆好。
欧鹏手札:【法官嫖妓案】招摇撞骗自然不存在,但违禁摄录间谍设备的使用,有一罪名,我忘记是什么?上海检查方面,考虑用此罪名治陈(冒用倪氏名),但这种案子属于公安管辖,公安愿意淌这浑水?况且难以不落下【司法报复】之名。
欧鹏手札:【虱子】大学一农村同学,上课时我发现一只虱子从他衣缝里爬出。下课后我把那虱子捉了,说你身上的。他大呼小叫,装作惊诧无比: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然后把那只虱子,用了很大的力气捏死。后他同宿舍的说,他身上一直有这个,晚上一个人对台灯捉——法官嫖娼案后,当局的震惊,严厉处置,不过如此。
欧鹏手札:现在全上海滩,最紧张的是韩正——他不知道上海官场这群宝贝,下一次是什么时候给他闯祸?上海已到溃烂期,十个马桶三个盖,任凭你屁股再大,也盖不住了。
欧鹏手札:冯经明被@袁裕来律师 喊得位子都不要,人也不见影子。他才五十四,总该给个位子吧?难道去七间房进修了?
欧鹏手札:【离婚】历史大转换时代,每个人有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追求。就律师群体,有先觉者后觉者,先觉者也未必先动者——大律师吨位大,要求的下水潮位也高。有些在体制里浸淫太深,思想深刻行动也有力,脚已走在#邪路#上,但身体时不时转回来,深情地望着前夫,像是说:“你若是改,我还回来。”——我说谁呢?
欧鹏手札:碰一法院的,对陈雪明等颇不平。称检察公安都看笑话,他们里面也丑闻一堆。我兄道:公安嘎子的事儿盖住了,那就不是丑闻,没有流通。检察院擅长自己里面人搞,肥水不流外人田。比如某区已故副检有本性爱日记,道尽该院女同志好处。该院一女科长把领导摁办公桌成事,现在忙于给青少年做预防犯罪报告。
欧鹏手札:我认为上海一中院主审法官黄英和她丈夫(现在高院行政庭)应该自首了。
欧鹏手札:【魔都】上海故事之阴森恐怖,或比重庆百倍。所有的故事在地下,动作很小——一个司法界操纵的侵吞大案,在被京城人调查期间,就有五个人意外死亡,法官,拍卖行经理,还有工程掮客。地下暴露出来的,全被意外掩盖。想一想,恐怖不?他们是地产党,是法枭。是这城里专职反腐败,自身最腐败的人。
欧鹏手札:【扩展阅读】建工集团的郭某人招待法官,透露上海最有力的机构——#地产党#。建工是上海垄断性营建商,自身也经营地产。曾在房价飙升时,以稳定政法队伍名,为他们提供远低市价的商品房。几年前,有记者调查建工总裁家属参与的关联交易,他妻子抬出上海老大的名字,说是他家常客。http://t.cn/h4sZAQ
欧鹏手札:中国毛左的行动力不成问题,打砸抢,一呼就来,雇佣民工喊口号,盒饭都可以赖。以近日反宪行动言,他们最大的问题,是智商问题。这群人中,文章能及姚文元张春桥的一小拇指的都没有。翻《华夏文摘》,当年中学生红卫兵报纸的文字,都要比现在《人民日报》和新华网的好,由着他们,会自己摔跤的。
欧鹏手札:传赵明华已移送反贪局。
欧鹏手札:对上海而言,最具爆炸力的新闻一直被推迟引爆。它是闵行博物馆抢迁案。如果审理,一些事实最后公开,必将震惊朝野。现在他们还在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