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以史为谏:【薄案开审在即,家人突换…

以史为谏:【薄案开审在即,家人突换律师遭拒】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开审在即,之前盛传薄的代理律师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贵方和王兆峰。近日有香港媒体报导,薄的姐姐薄洁莹在7月25日为薄熙来聘请了北京京鼎律师事务的顾玉树律师为薄辩护。但是顾到济南中级法院递交辩护律师委手续至今没有下文。

微博转发

元芳覌点:刘志军是保不死,但薄袭来是包死//@刘光明律师:换@李庄 靠得住!
逗1698://@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秦大胖哥哥:呵呵,这是在说审判还未开始就已经某种程度的在丧失法治精神吗? //@周志兴://@余磊微博:我想,此时的他应该明白法治的价值了吧。一个社会中,即便某人千夫所指,我们也要尊重维护他的权利,这既关乎台上的演员,也关乎每个看客。 //@静娅:
王起奥思苑@章立凡: 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孤舟渔翁:量不敢违法??已经违了,师母已呆 //@伊人春子:万众瞩目的程序,量不敢违法,拭目以待
liu33spoh://@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lulu彩彩://@贵州一兵://@张黙君: 薄熙来其罪十恶不赦,但应该得到公正待遇,受依法审判,这是构建法治社会所必须。即使面对倒行逆施者,法律也不能成为一纸空文。 //@陈有西:回复@薇薇877206:其亲姐有权帮助聘请. //@薇薇877206:那薄姐遭拒绝也是正常的
伊人春子:万众瞩目的程序,量不敢违法,拭目以待
GD笑看风云://@欧鹏手札: 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
MIT路人甲://@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RealCharlie:估计是看到瓜瓜入读法学院,害怕瓜瓜学成归来,运用法律武器保卫爹爹,于是突击审判。。。不过,瓜瓜这次的学费也是拿了全额奖学金的吗?//@2012归去来兮: //@花魂鸟梦的微博: //@梅铮星: //@杨洲晨晓2013: //@驱马复归: //@章立凡: 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企盼迟来的盛宴://@朱明勇律师:换律师说明期望律师有作用//@李庄 依法(办法)拿下,@朱明勇律师 避其锋芒!今日上位的权贵们,以博为鉴,今日践踏法律,明日难说会站在审判席,法治不张、律师奈何[怒] //@律师王朝峄:悲哀!@迟夙生律师 @孔智勇- @龙元富律师 @周泽律师
山寨共和://@宪阁微观:不能说,不可说//@章立凡:【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格桑花开09:特色法律=街头废纸? //@文化刀十在路上:轮子造谣你也信?//@-拨乱反正-: 回复@duofuduo5:司法独立吗//@duofuduo5:嫌疑人及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强行指定律师属于侵犯人权。//@-拨乱反正-:知道什么叫刑不上大夫吗 //@悠悠我心随风:?//@Yamin_hong: //@张宁玉8668:
泉州晋江王金龙律师://@江南律师杂谈: 薄家人也就这个水平?任何律师在此案中只不过是土木偶人!//@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
江南律师杂谈:薄家人也就这个水平?任何律师在此案中只不过是土木偶人!//@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
核舟行者://@化石雨剑:*华生:歇洛克,为什么法官不让总督的律师与其会面?*福尔摩斯:他们会为总督指派律师,而不认可总督家人聘请的,这样才能保证诉讼顺利进行。要知道目前起诉书中认定总督有罪的证据根本禁不起推敲,如果被律师并公布于众,审判还怎么进行下去?火热的夏天令人情绪激动,什么都可能发生。
庄卓律师:学术网怎么了?//@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自由的猫007://@欧鹏手札: 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
庄卓律师:换律师,不是给党添乱吗?
燕赵之歌在路上://@陈有西: 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流浪的-猫-://@梅花喜迎漫天雪://@查都军:好闹热哟,瞧西洋镜?//@成都灯光读书会: //@成都黄皓文: 看权贵演戏吧。 //@段友坚://@妙庄王的老窝: 铁杆倒薄们学毛选有成绩。//@冰冻3千尺://
燕赵之歌在路上://@陈有西: 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潘冬子你快回来1: //@2012归去来兮: 有一个细节问题,即与前一个聘请手续是否是同一亲属//@一双鱼64://@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
粉丝coolgirl://@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花魂鸟梦的微博://@梅铮星: //@杨洲晨晓2013: //@驱马复归: //@章立凡: 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
摩诃迦叶的微笑://@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2012归去来兮://@花魂鸟梦的微博: //@梅铮星: //@杨洲晨晓2013: //@驱马复归: //@章立凡: 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
浪子天空之鸟://@贵州一兵: //@张黙君: 薄熙来其罪十恶不赦,但应该得到公正待遇,受依法审判,这是构建法治社会所必须。即使面对倒行逆施者,法律也不能成为一纸空文。 //@陈有西:回复@薇薇877206:其亲姐有权帮助聘请. //@薇薇877206:那薄姐遭拒绝也是正常的
实话直说_14045://@爱心-角落: 律师问题又是这样,与审谷之前如出一辙。////@-拨乱反正-: 回复@duofuduo5:司法独立吗//@duofuduo5:嫌疑人及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强行指定律师属于侵犯人权。//@-拨乱反正-:知道什么叫刑不上大夫吗 //@悠悠我心随风:法律面前平等吗?宪政在哪//@Yamin_hong@张宁玉8668
影月寰清秋://@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清风来了1984://@清风来了1984: //@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无天!?
奚正仁的小屋://@欧鹏手札: 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
心来观海007:中国伟统文化的影响根深敌固,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_钢镚儿: 国让你死,不死不行//@心来观海007:领导最大的悲哀也就在此了。。。//@盈科谭小辉律师: //@记者郝建国: 起诉书送达后,还能不能换律师?刑诉法具体怎么规定的? //@周泽律师:
梅花喜迎漫天雪://@查都军:好闹热哟,瞧西洋镜?//@成都灯光读书会: //@成都黄皓文: 看权贵演戏吧。 //@段友坚://@妙庄王的老窝: 铁杆倒薄们学毛选有成绩。//@冰冻3千尺://
超级抑郁的木头://@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欧阳建中3195985030://@极地-鲨://@义勇军进行曲-8341: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陆红霞律师://@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碧水两江映山城30:这就是当局自我标榜的法治社会啊,滚!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查都军:好闹热哟,瞧西洋镜?//@成都灯光读书会: //@成都黄皓文: 看权贵演戏吧。 //@段友坚://@妙庄王的老窝: 铁杆倒薄们学毛选有成绩。//@冰冻3千尺://
不惑惑4://@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微博: //@宁丁V //@义勇军进行曲-8341:/@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traum宝贝@宁丁V999://@义勇军进行曲-8341:/@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朔风吹海树://@职业泡妞老贝蒂: //@宁丁V999://@义勇军进行曲-8341:/@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微博://@宁丁V999: //@义勇军进行曲-8341:/@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文烜律师://@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宁丁V999://@义勇军进行曲-8341:/@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职业泡妞老贝蒂://@宁丁V999://@义勇军进行曲-8341:/@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卍钧座以字行:正解//@余磊微博: 我想,此时的他应该明白法治的价值了吧。一个社会中,即便某人千夫所指,我们也要尊重维护他的权利,这既关乎台上的演员,也关乎每个看客。 //@静娅:
蓦回首人在灯火阑珊处:切割@欧鹏手札: 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动物园里的狗熊:一元老二元老得抓紧换脑 //@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
nb1984:: 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
极地-鲨://@义勇军进行曲-8341: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二级技术员://@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不仅是围观者://@欧鹏手札: 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
沉李浮瓜好消夏:今上心慈手软,必为他日埋下祸根。//@林仁聪律师: 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龙山逸士://@米羊一民扬: //@海柳云烟: 一谈司法独立,有些人立马想到独立王国,就是老子天下第一的意思,还是皇权思维。三权分立是前一句话,相互制衡是后一句话,即既相对独立,又相对制约。而政法委是一党之私营,私营如何管束公器?能管,只是结果都管到私人口袋里去了。
百战归来再读书7://@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欢乐灯灯巡游记:让我想起台湾25万的故事//@余磊微博: 我想,此时的他应该明白法治的价值了吧。一个社会中,即便某人千夫所指,我们也要尊重维护他的权利,这既关乎台上的演员,也关乎每个看客。 //@静娅:
我姓LV我很生气://@章立凡: 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思薄9@章立凡: 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广州律师刘国华://@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诡异的红://@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果言果语:现在有政法委管,照样招嫖乱来,不如试试司法独立,新闻自由。 //@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关注这片天空://@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SoaringFree到永远://@贵州一兵: //@张黙君: 薄熙来其罪十恶不赦,但应该得到公正待遇,受依法审判,这是构建法治社会所必须。即使面对倒行逆施者,法律也不能成为一纸空文。 //@陈有西:回复@薇薇877206:其亲姐有权帮助聘请. //@薇薇877206:那薄姐遭拒绝也是正常的
kingnaf://@喷嚏网铂程: //@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
公民张志卫:不给薄案一个法治的结果,就会留下政治倾轧的印象。
郑亮1501://@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陈业文新大都:有政治法律学这门课么?[偷笑]//@谓贤: 规范不一定适用!//@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金钱论语邓良平://@陈忠义poliker: 这哪是审判,分明是有选择性的保护!小事判判,大事藏藏!民众关心的呢?哪些能公开?哪些能辩护?//@何辉新: 君将真心待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陈有西: 复@压瓷冒尖
小蛀蠹木://@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独唱团领唱:一元老二元老得抓紧换脑 //@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
闲步天下_o26://@谓贤: 规范不一定适用!//@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燕平_周://@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天地秀://@无可奈何花落去-07: 抄送 @新华网 @新华视点 @人民日报 //@天地秀:老婆提前入了狱,老姐帮忙是真心。窗外申请没人理,何谈窗内自由人。//@黄光德说: 他有完全独立的行为能力,何况他姐又不是他妈,更不是他老婆,怎可越权代他换律师?[疑问] //@duofuduo5:嫌疑人及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强行指定律师
禅茶宏://@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大唐烟云@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天地秀://@超末流: [good] //@天地秀:老婆提前入了狱,老姐帮忙是真心。窗外申请没人理,何谈窗内自由人。 //@黄光德说: 他有完全独立的行为能力,何况他姐又不是他妈,更不是他老婆,怎可越权代他换律师?[疑问] //@duofuduo5:嫌疑人及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强行指定律师属于侵犯人权。 //@-拨乱反正-:请济南
陈忠义poliker:这哪是审判,分明是有选择性的保护!小事判判,大事藏藏!民众关心的呢?哪些能公开?哪些能辩护?//@何辉新: 君将真心待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陈有西: 复@压瓷冒尖
清风来了1984://@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段存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汶河西流:如此高院正义。//@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简单快乐的编程://@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四川散人://@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愚公谷主://@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minzhu999://@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勇义侠_旭冉://@兼容求是赏奇析疑: //@中国英杰: 关注中//@和人地天://@飞翔与自由: 法治国家,必须保证公民的辩护权利。 //@丁进亮:[赞] //@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壶漏声长://@中国英杰: 关注中//@和人地天://@飞翔与自由: 法治国家,必须保证公民的辩护权利。 //@丁进亮:[赞] //@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王云泉://@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
中国英杰:关注中//@和人地天://@飞翔与自由: 法治国家,必须保证公民的辩护权利。 //@丁进亮:[赞] //@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青橘QJ://@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兼容求是赏奇析疑://@中国英杰: 关注中//@和人地天://@飞翔与自由: 法治国家,必须保证公民的辩护权利。 //@丁进亮:[赞] //@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汉使://@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米羊一民扬://@海柳云烟: 一谈司法独立,有些人立马想到独立王国,就是老子天下第一的意思,还是皇权思维。三权分立是前一句话,相互制衡是后一句话,即既相对独立,又相对制约。而政法委是一党之私营,私营如何管束公器?能管,只是结果都管到私人口袋里去了。
海柳云烟:一谈司法独立,有些人立马想到独立王国,就是老子天下第一的意思,还是皇权思维。三权分立是前一句话,相互制衡是后一句话,即既相对独立,又相对制约。而政法委是一党之私营,私营如何管束公器?能管,只是结果都管到私人口袋里去了。
荣振斌://@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李雪峰晓锐:回复@电商知识:是啊 这样就表现不出了!社会的公正性的一面[会员一周年] //@电商知识:古时候,审判和执行都是公开的。而现在,已经无力吐槽 //@李雪峰晓锐:
迷瞪://@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alha888://@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07://@明天的明天是阳光E: //@胥黎明v2: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
和人地天://@飞翔与自由: 法治国家,必须保证公民的辩护权利。 //@丁进亮:[赞] //@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月月鸟3259:/成人社会不须过多管束,只须公开,自由,监督即可,这可不是管二三岁的小孩。垃圾体制下,往往管人的素质最差,作奸范科,虚伪无耻之极。/@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江河湖海之爱://@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飞翔与自由:法治国家,必须保证公民的辩护权利。 //@丁进亮:[赞] //@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深海勾栏://@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法治视点://@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李晓俊中国://@欧鹏手札: 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
第三只眼006://@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云的水彩66://@林仁聪律师: 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 //@兵临城下45: //@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沈思源律师://@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皖国樵人://@欧鹏手札: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
zjmo2010:突想换律师其实是探路,换不换要薄本人表态。那么有影响力的案子,我相信一定会依法公正审判。
veseen@Sailorview //@喷嚏网铂程: //@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朱传炉律师--法律之门:我也要担任其辩护人,换我吧!//@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
重庆君融律师廖://@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forest-昱明://@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jereed_z:千百双眼睛盯着。若选票在手,则人民无敌//@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
UFO呢://@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李雪峰晓锐://@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
一个人的世界hrw://@喷嚏网铂程://@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我是超人2894791553:报应? //@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湟水流洁101://@豪宴大哥: //@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庄小鱼-://@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零距离花园超市:司法独立后,那法官违法乱纪更加肆无忌惮了,现在已经吃了原告还吃被告,腐败的很。 //@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丁进亮:[赞]//@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浐河边的小草://@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goldman的美好生活://@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西门篠庆://@喷嚏网铂程://@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张庆元律师://@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中国驴肉:律师被做了工作配合演出,想换也来不及了,如果可以请国际律师,那就是一场大戏了
喝茶的感觉真好://@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陈有西: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喷嚏网铂程://@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秋天回来a://@陈有西: 回复@lake6403:司法独立是系统工程,同新闻自由,审判公开,陪审制度,法官标准,法官选任,法官考核,法官淘汰,法官待遇配套进行改革。不是法官说了算这么简单。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why-wenjy:其实就是黑社会的谈判交易后的伪装演戏而已!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轻羽飞扬76:得先请示领导,同意了才会换!其实换不换都一样,判词早就拟好了//@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方舟一系故园情://@周泽律师:换律师,说明当事人亲属认为还是法律靠得住!
拒喝狼奶:【文明进步实例】若在天京,东王杨秀清是抓住就被砍头的。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燕赵之歌在路上://@杨佰林律师: //@迷茫求索4: //@乱中华的安徽帮: @杨佰林律师 @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lake6403:我的困惑:现在还有上级政法委管束,若司法独立,就象上海高院那样的招嫖法官岂不更加无法无天!?
yibomao:[晕] //@普罗旺斯的梦:法院知法犯法换律师是权利 即使这是个大贪官 //@乐猴817: @duofuduo5:嫌疑人及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强行指定律师属于侵犯人权。
燕赵之歌在路上://@叶志红为清官丈夫申冤: //@压瓷冒尖: 回复@陈有西:陈律有如此信心,司法独立也许不只是梦。加油! //@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
普罗旺斯的梦:法院知法犯法换律师是权利 即使这是个大贪官 //@乐猴817: @duofuduo5:嫌疑人及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强行指定律师属于侵犯人权。
平遥旧时书坊://@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不安静的铭天:很喜欢以上评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天佑天山童姥://@南通如皋拆迁户: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酒晕子://@九门之外: 审结后,放个片段。//@林仁聪律师: 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 //@兵临城下45: //@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
1号女朋友:一切权利来自于法律,权利的运用也要在法律的范围内,一旦逾越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任新思:律界大佬们为何不去济南替他声讨?//@义勇军进行曲-8341: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WS知白守黑://@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叶志红为清官丈夫申冤://@压瓷冒尖: 回复@陈有西:陈律有如此信心,司法独立也许不只是梦。加油! //@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草根张松青://@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法治门徒邵铭://@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云端上的行走:在重庆位上被拿下,不提唱紅打黑后面的路线斗争,以其它罪名,人家也不服啊灬 //@欧鹏手札: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
Fanfan4009://@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山东:也确实如此了[偷笑][嘻嘻] //@山间的晓曦: 赤裸裸的广告!//@香香季风:回复@满华KEVIN:必须换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保证安全[嘻嘻]
山间的晓曦:还在做[嘻嘻][偷笑]//@香香季风:确实如此[嘻嘻] //@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山东: 也确实如此了[偷笑][嘻嘻] //@山间的晓曦: 赤裸裸的广告!//@香香季风:回复@满华KEVIN:必须换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保证安全[嘻嘻]
香香季风:确实如此[嘻嘻] //@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山东: 也确实如此了[偷笑][嘻嘻] //@山间的晓曦: 赤裸裸的广告!//@香香季风:回复@满华KEVIN:必须换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保证安全[嘻嘻]
天下杂志68:请谁都是一个结果:无期徒刑!不信你看@陈有西 //@法治门徒邵铭:
义勇军进行曲-8341:/@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燕赵之歌在路上://@压瓷冒尖: 回复@陈有西:陈律有如此信心,司法独立也许不只是梦。加油! //@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南通如皋拆迁户://@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实验教书匠:[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山间的晓曦:赤裸裸的广告!//@香香季风:回复@满华KEVIN:必须换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保证安全[嘻嘻]
苏米扬://@陈有西: 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办公商业空间装修:中国,哼哼!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_钢镚儿:国让你死,不死不行//@心来观海007:领导最大的悲哀也就在此了。。。//@盈科谭小辉律师: //@记者郝建国: 起诉书送达后,还能不能换律师?刑诉法具体怎么规定的? //@周泽律师:
richard迟于:嵩山剑盟左盟主输给君子剑后,结局只有是死、惨死、波波至死、凌迟处死抑或传首九边,对那些胆敢犯上作乱者以儆效尤以正视听。通天的案件只能是恭请圣裁,如果还认为该案要依法审理,那我只能恭喜您可以去做新闻联播的主编了。
鬼见愁24:欧鹏手札: 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燕赵之歌在路上://@陈有西: 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老温论道://@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qingzanggaoyuan://@余磊微博: 我想,此时的他应该明白法治的价值了吧。一个社会中,即便某人千夫所指,我们也要尊重维护他的权利,这既关乎台上的演员,也关乎每个看客。 //@静娅:
红太阳照遍全球3://@豪宴大哥://@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BLOGs_CHOICE://@豪宴大哥: //@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曾经那木美2012://@豪宴大哥://@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武清论坛://@西院探花郎: //@兵临城下45:伪法制//@林仁聪律师: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欢乐的萍踪浪迹:[围观]//@豪宴大哥://@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西院探花郎://@兵临城下45:伪法制//@林仁聪律师: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活草鱼://@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猫猫他妈:[围观]//@林仁聪律师: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 //@兵临城下45: //@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胥黎明v2://@豪宴大哥: //@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Brain_Lebron_BC://@余磊微博:我想,此时的他应该明白法治的价值了吧。一个社会中,即便某人千夫所指,我们也要尊重维护他的权利,这既关乎台上的演员,也关乎每个看客。 //@静娅:
2012向目标前进安宁1982://@汤姆的烟卷: 以下建议应该不太可能实现吧//@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青波门://@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豪宴大哥://@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生命中的真谛://@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独孤A-9://@豪宴大哥://@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湖南农业大学法律协会://@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蔡艮郯:司法独立 //@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暮色_险峰://@豪宴大哥://@和WSSXR: //@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杨佰林律师://@迷茫求索4: //@乱中华的安徽帮: @杨佰林律师 @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熊掌6268://@欧鹏手札: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
刚正炳千秋在行动://@九门之外: 审结后,放个片段。//@林仁聪律师: 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 //@兵临城下45: //@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范否否:重庆案正解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兵临城下45:伪法制//@林仁聪律师: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 //@兵临城下45: //@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宋龙V:在重庆的问题呢?勉了吗?
Anruihu80://@陈有西: 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谈秋平://@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没有声音的呐喊://@布衫俗人: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九门之外:审结后,放个片段。//@林仁聪律师: 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 //@兵临城下45: //@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林仁聪律师:这种案件,审案的没有裁判权。敢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话,律师的辩护才有实质意义。 //@兵临城下45: //@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jasonsun2003:所谓政治审批,即由政治因素操纵为主。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葛电宏律师://@孙向东律师:://@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霞鹜湾:1,2,3,4做到了么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
达摩流浪者3403://@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freeman5559://@为常识而奋斗://@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弘扬正气打死老虎://@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trueman0540佳://@欧鹏手札: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阿根518://@一网打尽1861: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2007豆霸:[围观]//@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胡迷山://@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老故事周伟思:政治游戏的小环节而已。//@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大智若愚1104://@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去哪机票:[哼]//@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JOHN克里斯朵夫://@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arsenalsunny://@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仰望你_tree:嗯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兵临城下45://@为常识而奋斗://@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电商程序员Silver:排了一年戏哪能让你换角色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漂泊的边缘:就像不好好反思文革一样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香香季风:回复@满华KEVIN:必须换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保证安全[嘻嘻]
酒色老汉:你们看的真透彻[围观] //@欧鹏手札: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 //@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文龙巷://@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公民石惟天://@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钟鸣66://@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林间归牧://@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山东:我看行 //@香香季风: 回复@满华KEVIN:必须换台湾蓝鲸艺术装甲门保证安全[嘻嘻]
黄坚平律师://@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三界一尘://@Yamin_hong://@刘玉在他乡:在我国事事处处都体现着权大于法!至于权利政治之争是不可能按照个人意愿去选择律师的,同时,律师辩护也要按照"主旋律"做辩解。这就是特色![衰]//@万龙4号: 薄成了被人利用的棋子//@-拨乱反正-:请济南中院做出解释 //@新革命主义://@江惠平008://@杨名跨律师:/@唐
常务军旗:兄弟争位,顶多宗人府圈禁,太庙里的牌位可动不得 //@欧鹏手札: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
易剑的微博://@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东营头条V2013://@一网打尽1861://@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
天津段老师://@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无德无信美国人V://@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贾欣文://@马氏庄园AAAA://@一网打尽1861://@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
乐猴817@duofuduo5:嫌疑人及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强行指定律师属于侵犯人权。
满华KEVIN:请来济南办手续//@香香季风:衙门口朝南开,这官司还打啥 //@sunday007007: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潘冬子你快回来1: //@2012归去来兮: 有一个细节问题,即与前一个聘请手续是否是同一亲属//@一双鱼64://@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
狐评社V:这样的审判会有公正的结果么?//@中华爱国小灵通:《新华社》[衰]这个讨厌鬼,为什么不告诉人们这个真相?[怒]
央视记者007:黑吃黑的游戏 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梦溪远舟://@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浪里秤砣://@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南华路8号://@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香香季风:费用给予酌情优惠,创收吗,[偷笑] //@满华KEVIN: 请来济南办手续//@香香季风:衙门口朝南开,这官司还打啥 //@sunday007007: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潘冬子你快回来1: //@2012归去来兮: 有一个细节问题,即与前一个聘请手续是否是同一亲属//@一双鱼
烟波江上7://@刘玉在他乡:在我国事事处处都体现着权大于法!至于权利政治之争是不可能按照个人意愿去选择律师的,同时,律师辩护也要按照"主旋律"做辩解。这就是特色![衰]//@万龙4号: 薄成了被人利用的棋子//@-拨乱反正-:请济南中院做出解释 //@新革命主义://@江惠平008://@杨名跨律师:/@唐红新_律师:
kiss風之夢:給法官们送几个小姐嘛!//@马氏庄园AAAA://@一网打尽1861://@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
和WSSXR://@雁北一卒://@旅游时报王琪://@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徐晓云律师://@阿O在兰州: @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香香季风:衙门口朝南开,这官司还打啥 //@sunday007007: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潘冬子你快回来1: //@2012归去来兮: 有一个细节问题,即与前一个聘请手续是否是同一亲属//@一双鱼64://@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
一网打尽1861://@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华妃98--联通3G招推广员:回复@花熊ch:这就是中国法律的悲哀 //@花熊ch:所谓开庭开审不过是走个形式,法官不能也不敢作主。
二维三:我不同意@法治路由器 的观点。即使薄在重庆当政时不按程序办案,这也不是我们不遵守法律程序的理由,否则我们和薄有什么区别?薄漠视法律,难道我们也一样? //@法治路由器:装正义!他在重庆按程序办过几个案?
用户3579871005:谷案假审律师党装死毁完了律师行业的名声,薄案律师党再装王八下次变革中将取消律师这职业 //@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
马氏庄园AAAA://@一网打尽1861://@为常识而奋斗: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
tvbs2100://@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阳光535://@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孙向东律师:://@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仗义书生V:薄熙来违法乱纪,得到公正的审判却也是他的权利 !//@仗义书生V: 为什么遭拒呢?起诉薄熙来的罪行都是中国官僚的通病。
拥抱阳光海岸://@为常识而奋斗://@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孟恕华@傅强家园三世 //@欧鹏手札: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fanqxzz://@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狂心顿歇-歇即菩提://@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pyplone://@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没高兴和不头脑2011:【薄案开审在即,家人突换律师遭拒】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开审在即,之前盛传薄的代理律师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贵方和王兆峰。近日有香港媒体报导,薄的姐姐薄洁莹在7月25日为薄熙来聘请了北京京鼎律师事务的顾玉树律师为薄辩护。但是顾到济南中级法院递交辩护律师委手续至今没有下文。
红-太-阳123456789://@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zpe2013:回复@楚襄1984:[赞] //@楚襄1984:英伦面首已销魂,西蜀夫人有泪痕。 薄酒一杯哀往事,王侯春梦总归尘。
奥s丁:謀權我們不管,貪污不算新鮮,我們就要求徹查黑打,還被冤、被搶劫的民企老總一個清白。洗禮宏圖大計之關鍵! //@章立凡:【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 //@章立凡: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大嘴怀://@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天佑快乐豆豆://@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不会游泳DE渔夫:遮遮掩掩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沙河大虾://@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ZXQ0577://@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欧鹏手札:审路线就是审毛。既然有前三十后三十之说。毛薄路线是不能审的,审则动摇根基。//@章立凡: 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
张成欣-全民救援流浪儿童:[围观]//@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曹豫2242488167:成王败寇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wingtiger2003://@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木易漂杨://@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章立凡:回复@劲秋落叶:【漏罪,本身即政治】①与谋夺最高权力切割;②与重庆黑打夺产切割;③2000万+500万?这点钱无法解释大福晋杀人动机。 //@劲秋落叶:未涉及主政重庆时的路线错误,如何理解是政治审判啊?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隐居岁月:薄来来被审判,给人有一种请君入瓮之感!
刘玉在他乡:[握手][心] //@东方新闻快讯: 又一个风波亭//@Yamin_hong://@刘玉在他乡:在我国事事处处都体现着权大于法!至于权利政治之争是不可能按照个人意愿去选择律师的,同时,律师辩护也要按照"主旋律"做辩解。这就是特色![衰]//@万龙4号: 薄成了被人利用的棋子//@-拨乱反正-:
中华爱国小灵通:《新华社》[衰]这个讨厌鬼,为什么不告诉人们这个真相?[怒]
拍友1008635062://@中华爱国小灵通: 《新华社》[衰]这个讨厌鬼,为什么不告诉人们这个真相?[怒]
合写中国://@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乐为中华做鹰犬3:博主的严重口臭好转了?//@中华爱国小灵通:《新华社》[衰]这个讨厌鬼,为什么不告诉人们这个真相?[怒]
迷茫求索4://@乱中华的安徽帮: @杨佰林律师 @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mickle2010:回复@以史为谏:你就是希望民族灭亡的汉奸 //@以史为谏:刘少奇被迫害时也想到宪法了,但为时已晚。//@拯救黑熊取缔熊胆: 曾经努力陷害打压律师的人,也有需要律师为自己辩护的日子。
东方新闻快讯:又一个风波亭//@Yamin_hong://@刘玉在他乡:在我国事事处处都体现着权大于法!至于权利政治之争是不可能按照个人意愿去选择律师的,同时,律师辩护也要按照"主旋律"做辩解。这就是特色![衰]//@万龙4号: 薄成了被人利用的棋子//@-拨乱反正-:请济南中院做出解释 //@新革命主义://@江惠平008://@杨名跨
风梨999://@天空已经快亮://@杨洲晨晓2013: //@问苍茫 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
Yamin_hong://@刘玉在他乡:在我国事事处处都体现着权大于法!至于权利政治之争是不可能按照个人意愿去选择律师的,同时,律师辩护也要按照"主旋律"做辩解。这就是特色![衰]//@万龙4号: 薄成了被人利用的棋子//@-拨乱反正-:请济南中院做出解释 //@新革命主义://@江惠平008://@杨名跨律师:/@唐红新_律师:
那老作家://@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北大黑马://@章立凡: 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
igogle:算是为中国进步所做的另类贡献。[话筒]//@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你们在掩饰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领导换届安插亲信?在痒痒大国关系学最重要//@董华平新闻观察:猜测:济南中院正在请示中。 //@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
北京148律师:要听话的,配合的!//@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刘玉在他乡:在我国事事处处都体现着权大于法!至于权利政治之争是不可能按照个人意愿去选择律师的,同时,律师辩护也要按照"主旋律"做辩解。这就是特色![衰]//@万龙4号: 薄成了被人利用的棋子//@Yamin_hong: //@-拨乱反正-:请济南中院做出解释 //@新革命主义://@江惠平008://@杨名跨律师:/@唐红新_律师:
董华平新闻观察:猜测:济南中院正在请示中。 //@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罗西城堡3:那么请向当年重庆审判李庄算不算政治审判,性质可有不同? //@章立凡: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
蓝皮书A:[good]//@陈有西: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奋斗的小流://@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常先仁://@陈有西: 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
活着与尊严://@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荆轲撼秦@陈有西: 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
郭翰v书生://@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可以从薄开始.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思薄9@到处都有不屈的火苗: //@玖零后红色小兵: 改!走资派也! //@春天玫瑰://@demagtgzhou://@剑胆江南: //@-拨乱反正-: 说啥呀,经常选择性失明 //@高剑锋书记:民主派宪政派请站出来为法治说话! 回复@duofuduo5:司法独立吗//@duofuduo5:嫌疑人及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强行指定律师属于侵犯人权。//@
并行2013://@章立凡: 认同陈律意见,但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规范的做法是: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人及其家属行使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天空已经快亮://@杨洲晨晓2013: //@问苍茫大地8V://@妮安啊安妮: //@驱马复归: //@章立凡: 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被告
心欲醍醐://@段友坚://@妙庄王的老窝: 铁杆倒薄们学毛选有成绩。//@冰冻3千尺://@章立凡: 此案本身只是一场政治审判而已。//@陈有西: 1,薄的直系亲属有权聘请和更換律师。2,聘请的律师应该得到薄本人的同意确认。3,看守所应无障碍允许律师会见薄当面征求意见签署委托书。4,法院和其他机构无任何权力干予
姣姣tiger:程序正义?公知们闭嘴了。
本帅哥是个纯爷们二世_fuck:B贼当年不是拼命迫害律师吗?怎么现在又要请律师事帮忙了?//@hzb8742: 内部帮派争斗的结果…… //@陈有西:复@压瓷冒尖:不,意义很大.必须建立一种超越权力的独立司法机制.否则永远只有轮回.因为今天审判别人的人,也有可能将来接受别人的审判.就象当年的薄王一样.62年了,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司法的开头.
百草斋:回复@百草斋:之前,一个同样内容的微博被删除了。 //@陈有西:没有关系,最后由其本人确认两位即可. //@潘冬子你快回来1: //@2012归去来兮: 有一个细节问题,即与前一个聘请手续是否是同一亲属 //@一双鱼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