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柳隐溪”

柳隐溪V:回复@喻向午: 嗯,当年修红旗渠更惨烈:为了解决用水问题,在极其困苦的条件下,林县开始建红旗渠。其间阻力重重,县委书记屡遭举报,接受各种调查,以致情绪失控痛不欲生,最终奋战十年方成,造福一方。然死伤上千,屡遭打击,不堪回首。 //@喻向午:听我的祖父讲,确实如此。当时的社会风气还是很淳朴
柳隐溪V:荆州的松滋市,有著名的洈水,水库大坝是亚洲第一大人工大坝。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水库时,因条件艰苦,有三百多人为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松滋市文联主席曹其华说,他一定要把这个写出来。听父亲说,当年修建水利工程时,有人贪污一点立刻会引发强烈抗议,当年县委书记都配发手枪的。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柳隐溪V:荆州的松滋市,有著名的洈水,水库大坝是亚洲第一大人工大坝。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水库时,因条件艰苦,有三百多人为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松滋市文联主席曹其华说,他一定要把这个写出来。听父亲说,当年修建水利工程时,有人贪污一点立刻会引发强烈抗议,当年县委书记都配发手枪的。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柳隐溪#无处不在# 这张截图,重点不是郭美美,亮点自己找……[偷乐]
柳隐溪V:啊呀,我一直纳闷方言中骂人用的 jue 是哪个字,现在看来,很可能是“口角jue” 的角字呢![兔子]//@方方: 支持右边。有些读音大可约定俗成。转!//@童志刚编辑: 本太坚持认为读错有理。为什么不取消这几个烦人的读音?全部误读之后是否会导致误解?除了能因此而假装有学问之外,
人民日报V:【咬文嚼字】“拖累(lěi)”不要误读为(lèi);“蹩(bié)脚”不要误读为(biè);“空乘(chéng)”不要误读为(chèng);“口角(jué)”不要误读为(jiǎo)。你读对了吗?[偷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柳隐溪:曾经参观过一个贪官监狱,小桥流水,空气清新,犯官们挥毫泼墨,打球锻炼……不过监舍给人的那种失去自由的感觉还是很强烈,仍然具有警示作用。可是这个也太走远了,都貌似休假山庄了啊,看了这个,那些暂时没贪的估计都会贪起来吧……//@草玄: 这监狱应该开发成旅游景点,让游客享受坐牢的滋味
柳隐溪:服装和人物、人物和道具、道具和环境、环境和意境——哪儿哪儿都融不到一起…//@楚惜刀: 张智霖那分叉的发髻,不如直接扮女主//@吴志硕:太假,不知道为什么中国就是拍不好古装魔幻题材电影,记忆当中这种题材就没有好片,估计拍出来也就是跟某知名游戏改编的电视剧一个水平。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柳隐溪:群里聊起论坛,我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实在不是混坛子的料,原因是太懒——坛子水多的,懒得游泳;没水的,懒得再去;坛子吵架多的,懒得眼花;不吵架的,懒得寂寞……难道就木有俺常发勤快混过的坛子咩?不,还是有过的,可惜倒闭了…想“清韵”了…@温柔erya @绯馆的绯二@马树兜@黄喵平@佘惠敏@骑桶人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