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李炜光_”

Weixin ID Pekingbooks | About Feature 以思想和学术观照现实 | 受制于治理技术、统治成本和交通等各方面因素,帝制中国时代... 更多
李炜光_:人君之患,不自外来,常由身出。夫欲盛则费广,费广则赋重,赋重则民愁,民愁则国危,国危则君丧矣。//@胡笳落88481314:回复@装模作样做笔记 的表态:你懂的
李炜光_V:1949年某日, 一群国军军人闯进校园逮捕学生,時任台湾大学学校長的傅斯年先生正告军官:“若有学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 http://t.cn/RhnugTO
李炜光_V:时代潮大浪淘沙,淘出来这等小丑,已经预示着拒绝反思文革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它将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包括那些伟光正的大人物们。 http://t.cn/Rh8d8EV
李炜光_V:这是一本可遇不可求的书,一本感人至深的书。漫画家丁午1969年下放河南,在干校,他想念留在北京的8岁女儿,只能用写信来寄托感情。由于女儿太小认不了几个字,还由于他是个漫画家,所以他的信主要是画出来的,其内容主要是父女之情的表达和对干校劳动生活的描述,真挚、生动,读之常使人潸然泪下。
李炜光_V:韦森等8教授对推动预算法二审、三审的讨论和修改发挥了核心作用,下一步,是推动整个财政体制的法定主义和宪政主义的实现,比如中国财政法通则的起草和确立,就是一个实际的步骤。因为中国的财税法都是一个个的单行法,缺少一个起统领作用的基本法。 http://t.cn/RhLMTSm
李炜光_V:什么军训,一不训军事技术知识,二不训战术动作,三不实弹射击,只是傻走路,齐刷刷,走得跟一个人似的,也跟军事不搭界,最多算是思想教育的一个变种罢了。大学,应该拒绝军训入校。 http://t.cn/RPgbmst
李炜光_V:简评近日某领导某讲话:近年来我一直是这样分析的,果然如此。中国花三十多年时间转了一圈,又回到集权体制,邓的分权改革算是白玩了。轻车熟路,老马识槽,治国若炒大锅菜。 http://t.cn/RPlXJmR
李炜光_V: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尚书 尧典》(上课)
李炜光_V:这老两口若是走在上海街头可是够抢眼的了,同是一米八的个头,矫健的身材,中国老人的外在形象一下子改善了许多。
卢雯2011:发表了博文 《戏曲大舞台 舞蹈《老伴》蓝天兰皓》 - 22日,下午上完京剧课,晚上去斜土路2570号上海电视台,看戏曲大舞台录制节目去了。节目很精彩.主题是《师傅领进门》,都是由戏曲演员,表演非本行 http://t.cn/8FRBRGU
李炜光_V:一位国内当红明星在金色大厅演出,使馆朋友抱怨说,使馆下死任务,每人必须保证送出多少张票,而且要确保奥地利人来,不要华侨,这样可以保证电视录像效果。南方周末http://t.cn/8F9JYyb
李炜光_V:大家多多关注法治,这是为每个人好才这样说的,我们这代人我知道,什么事都敢干,唯独对人的生命和权利这些概念是弄不大懂的。
李炜光_V:離麗江古城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處大型建築工地,據當地導游說是鋁加工項目,估計十有八九要生産電解鋁。生態環境是麗江的安身之本,在此潔淨之地建高汙染工廠,將給此地的未來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失和影響。(三聯生活周刊)
李炜光_V:在缺乏言论自由的空间里,可信的历史是由主流的声音和因被压抑、被封锁的声音共同组成的。我们的历史学家之所以难以令人信服,就是因为他们忽略了那一部分发不出来的声音。
李炜光_V:人们常说往事并不如烟,其实在中国,许多非常重要的往事的确成烟了,灰飞烟灭。
李炜光_V:小巷深处V: 乌克兰广场,零下15度的寒夜,四位东正教的神父扶着十字架伫立在市民和军警的枪口之间。这不是古典主义的油画,是昨日的照片,这个场面具有史诗般力量。
李炜光_V:祸国殃民!
鹏媒体赵鹏V:【车坏了,交警叫来的拖车开价2万元!司机急哭了】张师傅驾货车在青兰高速发生事故,交警叫来拖车将车送到了"锦龙辉修理厂",没想到,拖车费要价2万元!张师傅急哭了。能便宜点吗?锦龙辉公司称"不能少!"交警部门表示,拖车收费和他们无关,嫌贵让别人拖也不行。视频:http://t.cn/8k4OvN8
李炜光_V:拙著《正说包公》面世,中国青年出版社2013年8月版。欢迎批评指正。
李炜光_:政府在进行财税制度和福利制度改革的同时,不应忘记比分配财富更重要的事情:切实保障公民的个人自由和权利,社会中每一个成员都应得到同样的尊重和同等的保障,无人受损、无一例外。李炜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真意 http://t.cn/zR7MkMC
李炜光_V:据南方都市报张国栋微博显示:2013年9月26日九点多,张晶从沈阳东陵殡仪馆取走夏俊峰的骨灰,一出骨灰寄存处,坐在凳子上,张晶陷入短暂的昏迷,醒过来大放悲声。 抱着丈夫的那一刻,坚强的张晶终于痛哭出声。她说,往哪走呢,我忘了。在场的人无不潸然泪下。http://t.cn/z8kJRd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