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李冰东律师”

李冰东律师:一,要求核实,二,如果属实,请问:现在所倡导的司法独立能解决这个问题?//@李庄: 昨晚在深圳听Q律师介绍,有的个案已经涨到80%了。50万律师费,法官拿40,律师只拿10还要缴税。审判长将案子介绍给你,你只是代理出庭走走过场,还保胜诉。
何兵V:司法腐败多严重?石家庄开会,一律师私下说,法官介绍案子我不接。他们要分成50%,我还要交税费,白忙。去年在深圳一律师说,以前法官提20%左右,现在涨到50%左右。广州一律师也有类似说法。他们莫非在我面前陷害法官,报仇血恨?
李冰东律师:我在想一个问题:倘若所有的机关都严格依法办案,侦查,起诉,到审判,那么,律师除了肯定他们的工作外,还能做什么? //@杨学林律师:近期迹象显示,法治大倒退开始了。
李方平律师V:【“一看”会见真难】会见“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转“寻衅滋事罪”的李焕君,没有一次顺利的。别的案件不要预约,李案不仅要预约,现在连预约好也见不了。刑事诉讼法怎能空转?
李冰东律师:白局抓人也不看看对象,更不考虑自己的历史//@浦记岳西翠兰: 写司法解释高人该出台亮相吧?张家川公安白局长,受委屈了吧?执行司法解释不动脑子,行贿五万侥幸脱罪还敢得瑟!活该!@王誓华律师
杨学林律师V:刑拘改行拘,今晚就放人,张家川护法之战取得重大成果。感谢@王誓华律师 @游飞翥 律师,是你们一整天在看守所的坚守和死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你们以无畏的勇气和严谨的工作,为维护法律和宪法的尊严作出了贡献,也为中国律师增添了光彩。
李冰东律师:杨律师真阴险[怒]
杨学林律师V:我估摸着,张家川公安局的同学们正在绞尽脑汁思妙计,以应付明天一早@王誓华律师 @游飞翥 律师要求会见16岁初中生。不让会见吧,律师死磕受不了;让会见吧,心有不甘。兄弟我献个妙计:连夜把人放了,明天律师扑空。
李冰东律师:补充一句,就怕弄个异地监视居住,让二律找不着人;看杨律师还有什么招术
杨学林律师V:我估摸着,张家川公安局的同学们正在绞尽脑汁思妙计,以应付明天一早@王誓华律师 @游飞翥 律师要求会见16岁初中生。不让会见吧,律师死磕受不了;让会见吧,心有不甘。兄弟我献个妙计:连夜把人放了,明天律师扑空。
李冰东律师:是说,税金都到哪里去了
徐昕V:【空饷社会主义】去年平坟,今年查人。河南周口,吃空饷专项治理,已查出5731人...http://t.cn/z89Gs0s 一年花财政1亿多,还没查完吧?有多少年了?这是冰山一角吗?全国呢?
李冰东律师:於其一案有关报道已搜索不到,当局对于封锁和阻止真相传播的人,也应该像对付谣言一样狠
李冰东律师:湖南前方面有狼狗不?//@万珏律师: //@李冰东律师: 狼嘴前的轻松,要转//@斯律师V: [哈哈] //@小骐骐: //@浦翠兰律师: 那条狗站起来,目测比伟江都高,我当场指出,有司牛刀杀鸡用力过猛:想看住小厮,拉我家毛毛即可。
斯律师V:[薄熙来案是否特例]昨天茂名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天福案,广东高院在东莞开预备庭,除了对律师安检,李出来依旧是囚服,脚链手铐,后在辩护人申请下解除。@浦翠兰律师 向法庭申请要求开庭给李穿薄一样的白衬衣,法庭不置可否。直播当然不奢望。搞笑的是,门口一大狼狗盯着,块头之大,堪称狼狗中的浦翠兰!
李冰东律师:狼嘴前的轻松,要转//@斯律师V: [哈哈] //@小骐骐: //@浦翠兰律师: 那条狗站起来,目测比伟江都高,我当场指出,有司牛刀杀鸡用力过猛:想看住小厮,拉我家毛毛即可。
斯律师V:[薄熙来案是否特例]昨天茂名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天福案,广东高院在东莞开预备庭,除了对律师安检,李出来依旧是囚服,脚链手铐,后在辩护人申请下解除。@浦翠兰律师 向法庭申请要求开庭给李穿薄一样的白衬衣,法庭不置可否。直播当然不奢望。搞笑的是,门口一大狼狗盯着,块头之大,堪称狼狗中的浦翠兰!
李冰东律师:我坚持认为,做律师需要一种独立性,哪怕你介入某一派别或者决定离开,这都是你自己的事。做律师,想出名,在任何时候都不是坏的动机,大家都在想这个事情;律师界没... ——看到刘峰律师的博文《刘峰:关于对杨金柱律师老前辈的几点歉意》有感而发的评论。http://t.cn/zQepAbZ
李冰东律师:我们应该怎样做?是沉默不语,超然事外还是投机性的隐藏观点?卷入的人是没活干还是真傻?抑或想稳定和巩固名声?//@倾城: 一个小小平度所搅起的风浪,几乎将法界和舆论界的满天神佛尽数卷入,构成了当代舆论江湖最为原生态的浮世绘。
李冰东律师:万州熊呢//@李庄: 继拿下当年刑讯逼供的警方专案组长gouhongbo之外,再拿下一警方刽子手tanbo。这些黑打狂飙中疯狂践踏法治的法西斯暴行,已到彻查时期。重庆某领导说的对:”不着急,早晚都要清算他们”。试图阻挡徒劳无益(欢迎五毛撕咬)。
李庄:薄王统治时期的重庆警方某专案组长,在黑打高潮时因刑讯至人重伤,已引起中央巡视组重视。最近,该组长(第一个)被检方以涉嫌刑讯逼供罪拿下。在此呼吁,对组长应依法审讯,万不可”以其人之到还治其人之身”。
李冰东律师:刑诉解释二百五,“恶法” //@杨学林律师:公权力无理加傲慢,还兼弱智。靖江、北海,极具典型。
陈光武律师:【律师维权东线快讯】多位律师电话询问我为何没去北海一线。告许大家,我在东线战场,在泰州中院办王全章律师在靖江被拘一案。昨天查阅了卷宗,基本可以确认靖江法院拘留王全章没有证据。仅怀疑王全章违反法庭纪律录音拍照。我们要求调取同步录音录像,中院暂未予答复。看来公权力的无理基本一致。
李冰东律师:记住昨天:陈有西律师在山东没进到法院的门,杨金柱律师、伍雷律师在庭审中被架出法院。健康力量没能让陈有西进门,死磕派律师还在继续交涉
李冰东律师:辩护权是这样维护的:绝食!//@何兵: 转。
律坛怪侠杨金柱:北海市银海法院主管刑事审判的丁副院长和两名法官,在绝食地银海法院大门口和杨金柱进行了沟通,杨金柱坦诚的表达了自已的意见。安排如下:杨金柱和伍雷现在暂时中止绝食,明天上午八点半钟将书面诉求送交银海法院,银海法院将召开审判委员会讨论,在中午12点之前予以答复!
李冰东律师:无聊之极!想出名也用不着乱咬啊;想赚钱凭自己本事;当事人愿意给别人几千万,关你什么事情;能拿出几千万的人,难道几句欺骗的话就能让当事人拿几千万?红眼病//@李庄: 如徐律师“听业内人士反映”属实,此人确实应该声讨!
徐利平律师:前律师落难时,全国律师气不过,为其呐喊鸣不平,维护律师业尊严。出来后其未恢复律师身,却做起法律掮客的买卖来了,且是大买卖。去年俺就听业内人士反映其最近两年很不堪:大揽刑事案件,个案收费极高,超乎想象,且向当事人吹嘘在帝都有神马关系。这是置律师业于死地的恶行,不能沉默,必须声讨!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