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李不白微谈”

李不白微谈:《刘胡兰被杀始末》刘胡兰被闫锡山的军警抓捕,并不是因为是共产党员(其实她是死后被追认的),而是因为她小小年纪就参与了暗杀村长石佩玉的行动,她是一个刑事犯。当然,未成年人,不应该是死罪。那么她是如何被抓的呢?因为有人把她供出来了,这个人是名共产党员,名字叫石玺玉
李不白微谈:约翰*洛克说: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否则对整个社会都是灾难。我认真的比对了一下他说的话,我个人认为应该把他抓起来![挖鼻屎]
李不白微谈#时评#法治建设是最大的豆腐渣工程!
李不白微谈:什么是民主集中制?简单的说就是把民主关进集中营。
李不白微谈#睡不着来唠嗑#转世俩次以来,我发现我玩微博的轨迹是:一开始胆小,就这样――[闭嘴],慢慢的胆大了点,就这样――[嘘],再过几天放开了,就这样――[嘻嘻],又觉得没事了,就这样――[哈哈],嘿!控制不住自己了,就这样――[蜡烛]。[泪流满面]
李不白微谈:《得瑟一下》由于我高举胡说八道的伟大旗帜,在充分运用厚黑学的基础上,今天成功的与@姚健说 @杜芝富 @伍雷论法的精神 @长安卖炭翁 诸位大侠互粉(@长安卖炭翁 在禁言中,目前我无法回关注),现在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进入明天,还有奇迹发生么?拭目以待!
李不白微谈:他们乐于立法,他们更善于违法。他们鼓吹道德,他们更习惯破坏道德。他们营造次序,他们又主动扰乱次序。他们勇于承诺,他们却从不兑现承诺――即使我不说你们也知道,这个鬼地方叫朝鲜!
李不白微谈#时评笑话#于谦:你说天朝跟日本这么天天的吵来吵去的真能把对方政府吵下台吗?郭德纲:不能,肯定不能。于谦:为什么呢?郭德纲:日本政府有国民支持,天朝骂不倒他。于谦:那天朝呢?郭德纲:更不可能啊!因为天朝政府根本就不需要国民的支持!
李不白微谈:系统管理员每天都要过来跟我说声抱歉,见过礼貌的,没有见过这么礼貌的![挖鼻屎]
李不白微谈#周末快乐#都怪平时上课不认真,只知道嬉戏打闹。现在期末考试了,这题都不会做怎么办!偷看?可是你看老师的眼神好可怕啊!呜呜~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李不白微谈:一句话总结中国历史――人民拥护一群混蛋推翻另一群混蛋,后来发现这群混蛋更混蛋,于是他们又苦苦等待能推翻这群混蛋的下一群混蛋。。。
李不白微谈:有一位喜爱书法的朋友,总是喜欢跟人炫耀自己的作品,而且别人只能夸奖不能挑毛病,谁说不好他就骂谁。渐渐的没有人再理会他了,他很郁闷的找我诉苦,我对他说: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为什么不能接受别人批评,说实话你这逻辑就跟某党反腐的逻辑一样蠢,永远都不会有出息!
李不白微谈#时政笑话#今天跟一回国朋友聊天,他感叹道:看看外国人多么富有冒险精神――蹦极、徒步旅行、探险,我们中国人根本做不到!我说:你可拉倒吧!我们敢在中国玩股票,你美帝朋友敢么!我们敢在北京练晨跑,你美帝朋友敢来这样么?我告诉你――你美帝朋友只是玩刺激,我们是玩命!
李不白微谈:今天我跟小秘书杠上了!大家收图,千万不要评论,拜托了!
李不白微谈:其实我不说你们也看出来了:我的微博定位在时政、历史、常识与民生方面,即使是偶尔发个娱乐帖也也这几方面有关。所以,朋友们,有关这几方面的好帖您尽管私信(互粉不互粉的一点都不重要),我会尽力评转。但是那些无病呻吟与心灵鸡汤的就免了吧(互粉不互粉的一点都不重要)。谢谢!
李不白微谈:扶贫办官员范增玉贪腐6000万令人震惊,在这样一个貌似清水衙门的部门居然也是如此不堪!这似乎验证了一个流传的笑话――我们县实在太穷了,穷的连当扶贫县的资格都没有。在这个没有监督自我管理的体制内任何政策都能被他们转化成生意,让贫困者更贫困,让富足者更富足。这难道是政府的本意吗?
李不白微谈@宋祖法禁言 :他们编造出一个不劳而获的资产阶级,忽悠一群想不劳而获的无产阶级,造就了一批真正不劳而获的官僚阶级。
李不白微谈:1945年就发现了宇宙真理:只需要改掉两个字。。。
李不白微谈:请!你!们!不!要!再!点!赞!了!
李不白微谈:图片再不晒晒可能会受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