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尊礼##周防狮#周防尊从浴室出来,尾尖的皮毛滴着水,甩甩尾走近书桌发现宗像礼司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周防站了会儿,把手按在对方脸旁慢慢俯身凑到了他脖子旁嗅着宗像味道似的,抖了抖耳朵。大概感受到他的靠近,宗像微睁开眼睛偏了偏头,唇擦过周防脸颊:“周防?”对方没说话,只是眯了眯眼然后又睁开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尊礼#宗像礼司看着懒散地坐在那张长沙发上的周防尊,对方毫无逃跑的意思,仅是吐出一口烟雾,然后意味不明地笑着。于是宗像也勾起一个薄薄的笑,用形状美好的唇说:“找到你了,纵火犯。”这大概使用了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一语双关。#JUST脑洞(#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尊礼#我就是想写小短文啊!!没有什么宏大的世界观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剧情,我仅仅!是想看他们耳鬓厮磨啊!平淡的生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注定只能……(。#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标记个##尊礼各种PLAY#@卷子_尊哥艹了礼司一整天 咱俩已经完成办公室、媚药+放置+道具…王座PLAY进行中……下次是打算压在落地窗吗(沉思脸)还有什么PLAY想尝试一发的(((节操这种东西…=_,=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默默地##别理我#1,拆逆尊礼我都雷。2,单箭头滚粗。3,PO主微博大约是尊礼ONLY(。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尊礼##周防狮#“周防。”看着懒散地躺在沙发上的周防尊,突然开口叫了声对方的名字。周防原本随意摇晃着的尾顿了顿,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他,盯了一会儿后发现对方没有想说话的意思,微眯了金色的眼睛又慢慢睁开。然后站起身来躺到了宗像旁边把头放在了他的膝上闭上眼。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尊礼#宗像礼司跨坐在周防尊身上,身上仅穿着一件薄薄的敞开的衬衫,他们的呼吸交缠,脸几乎快碰到一起。周防伸出手去在宗像的脖颈抚摸着,然后顺着脊椎向下。周防的手沿着一节一节的骨头滑着,衬衫的面料把他手的温度尽数传到宗像身上,最后到达尾锥。他缓慢地按压着那里,带着情色又温情的意味。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妈、妈诶!怎么能这么萌!刚刚看到两只正太,一个脚好像被扭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另一个长得超秀气,睫毛又长又翘,他就挽着另一个的手托着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叫你小心点”“叫你不要整天跑来跑去,看吧看吧”“以后不会再管你了”………日…我差点儿被萌杀了好吗瞬间开脑洞!!!妈诶这种神代入!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啧…还有这货比我更丧心病狂卷子_尊哥艹了礼司一整天 还有阿西西阿丙不是咱队的 //@樾西:曾经我以为是#丧病#但是现在我不觉得了……@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 @叮_尊礼丧病小分队正常运转中 @疯蛋_礼司我湿了 @阿丙_3月22请给我爱与正义 ←这几个家伙比我丧病多了科科#壮哉我尊礼丧病
屌絲打分蜻蜓隊長:你觉得至今没人超越你的技能是______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突然想起来,刚刚敬太太那张尊礼吃拉面的图,尊哥的须须不会掉到碗里吗…(咦还是说真的是用须须搅汤的(并不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尊礼#“周防,我说过不能射在里面。”宗像礼司强忍着腰的酸痛,抓起对方的头往墙撞去。周防尊握住他的手腕把手从头上拽下,然后随意拿起一件衣服擦对方身上的白浊。“…周防尊,这是我·的·衣服。你家没我换的衣服。”宗像几乎是从齿缝里发音。“闭嘴,宗像。”周防这么说,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对方身上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大概没有人像我这么丧心病狂地把尊礼的tag翻完了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尊礼##周防狮#宗像礼司发现在周防尊睡着时挠对方头顶会让他头上的耳无意识地重复抖动→后伏→重新立起这样的程序,尾巴也会摆动。于是现在周防懒洋洋地在他膝上睡着,宗像就不断地挠着对方头顶,唇角带着恶意的笑。直到周防忍无可忍地抓住了他的手腕说:“玩够了?恩?”然后撑起身子扑倒了宗像礼司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我去!!!原来我一直没看懂第13话啊!!!官方巨巨真大手啊!!!!你什么时候出本啊!!!!#提笔战官方#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系统提示:发微博加上#尊礼#标签,有一定机率捕捉到搜索tag的野生最子一只ヽ(´∀`ヽ)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想起了昨天到的一个漫本的一段…室长给尊哥脸打了10分,声音50分,有严重烟瘾扣100分。然后把手伸进了尊哥衣服摸了摸,“恩,腰不错,加100。”“60分,你勉强及格了。”^qqqqq^笑死我了好吗2333333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姑娘辛苦wwwwwww //@鹿在脚下_愿为礼司靴下魂:帮忙转发下~GN整理辛苦了【递上热茶 这样车轱辘话下去真心烦人啊,过了今天就翻过一页吧,K不是一个只做一季的东西,我可是信心满满地等待着将来放出尊礼过去啊~反正人只愿意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继续各萌各的吧~!
千载原非梦:最后一次为这茬儿写长微博,继续驳尊多室长不能阻止周防暴走论(尊多新论:http://t.cn/zY39vwS@硫琉屉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电梯/被压在落地窗/媚药+放置/小巷/天台/体育仓库/野外/车里/厕所/浴室/厨房/奶油/摄像/电车……#我一定是坏掉了##为了节操#
最子_放开那个室长让尊哥上#尊礼#“宗像。”男人极具辨识性的低沉声线从宗像礼司身后传来,叫着他的姓氏。宗像转过身去,看见了从人群中向他走来的周防尊。红色的发异常显眼,仍旧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哦呀,周防。”他这么说着,勾起唇角向他走去。#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