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曾宗圣”

喜讯!蕉岭这三家祠堂被评为第二批梅州市“文化祠堂”看看是哪三家? 微信号 jzjl2014 功能介绍 ☀家在蕉岭,蕉岭人的心灵家园!定期发送蕉岭本土文化,同城活动... 更多
曾宗圣:【太没人性了,往狗狗嘴里放鞭炮】“真的,世界上最残忍的就是人了,看到这张图片,我清楚的看到狗狗无辜的眼神,心里一阵难受,我没办法帮你,只能呼吁人们别这么无聊了,太多煽情的话我不会写,人生在世上,以后的路还长,还是多做善事,多积点德吧!!
曾宗圣V:【贵族精神】现在中国的一些暴发户,以为大笔花钱,自己就成了贵族,这是对贵族的一种曲解。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士大夫”就是贵族。在西方国家,贵族精神强调的是对社会责任的担当。——学者资中筠谈贵族精神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曾宗圣V:现在孩子的文学修养是越来越高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曾宗圣V:推荐阅读!
神观点:【图说】震撼!抽丝剥茧,深度剖析。值得每个国人深思的问题……!(图来自网络)
曾宗圣V://@读史论道: 近年来落马的女贪官。
高会民:【玩弄英俊男下属的腐败女局长】盘点近年来落马的女贪官。
曾宗圣V:转起来!
时评女V:【求上头条】大表哥,大表哥,有网友说你好多名表。快出来告诉人家,这都是亲朋送的山寨货……不然这是要上头条的节奏噢![偷笑](图来自网络)
曾宗圣V:转发微博
专栏女作家:【躺在妈妈怀里的孤儿】一名孤儿院的孩子,想妈妈的时候,她就在地板上画了一个妈妈,想像着,在妈妈温暖的怀里睡着了!它是伊朗女艺术家BahareH BisheH在伊拉克的孤儿院拍的…当孩子需要拥抱的时候,记得要随时张开双臂,孩子要求拥抱是在寻求安全感,是想通过和父母的身体接触来获得一种亲密的感受。
曾宗圣V://@总统本: [鼓掌]//@杜芝富:[鼓掌]//@江西老表哥: [鼓掌]//@第一微闻: [鼓掌]
这不是历史: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对于自己真正舍不得离开的人,离别的那一刹那像是开刀,凡是开刀的场合照例是应该先用麻醉剂,使病人在迷蒙中度过那场痛苦,所以离别的苦痛最好避免。一个朋友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我最赏识那种心情。我回来了大家欢迎我吗?[泪]
曾宗圣V:一公司在男厕小便池上贴了一张纸条:“往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结果地上仍有许多尿渍。后来公司认真吸取教训,,重新设计成:“尿不到池里说明你短;尿到池外说明你软”,结果地上比以前干净许多。这个案例告诉了我们一个浅显的道理:给客户的提案一定要具体、准确、切中要害。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曾宗圣V:[哈哈]
阎王说V:【图说】如今这世道谁都可以得罪,千万别得罪网友,不然下场就悲催鸟……![偷笑]
曾宗圣V://@这不是历史: //@第一微闻: 当年是科技的象征,如今是尘封的古物。
这不是历史:【致我们即将逝去的遥控器——你没有任何错,仅仅因为你老了】我们这一代,有谁的生命里没出现过遥控器的身影?如今,CHiQ电视降临,它也即将成为历史,进驻博物馆内。未来的一代或许不会再知道遥控器为何物,但我们的回忆却永远不曾褪色。
曾宗圣:【看包老头季羡林】有一北大新生拎着很大的包裹入学报名,看到路边一个老头,就叫他过来说:“老人家,您是北大的吗?给我看会儿包吧,我得去报名。”那老头等了一个多小时,安然不动地为他看包。开学典礼上,新生一眼认出了坐在讲堂上的那个老头,原来他叫:季羡林。
曾宗圣V:我失眠+我很饿![泪]
专栏女作家:这个点,微博上肯定没人了。
曾宗圣V:人生乐事至少有四十项:高卧、静坐、尝酒、试茶、阅书、临帖、对画、诵经、咏歌、鼓琴、焚香、莳花、候月、听雨、望云、瞻星、负暄、赏雪、看鸟、观鱼、漱泉、濯足、倚竹、抚松、远眺、俯瞰、散步、荡舟、游山、玩水、访古、寻幽、消寒、避暑、随缘、忘愁、慰亲、习业、为善、布施。你们都做过哪些?
曾宗圣V:如果你是柏林墙边持枪的士兵,看见有人翻墙,你的责任就是把枪口抬高点。如果你是60年独自巡逻的民兵,看见有人逃荒,你的责任就是放他们条生路。如果你是城 管,看见小贩四散奔逃,你的责任就是跑慢点。当履行职责成为罪恶,就会有比职责更值得遵守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良心。
曾宗圣V:人生有这样的朋友就值了。
曾宗圣:一家咖啡馆的牌子上写道:“ 我们没有WiFi;和你身边的人说说话吧!”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却在玩手机。——过年回家,有件事必做:那就是好好陪陪父母。同意请转!
曾宗圣V://@人性之美丽: 请以#又开学了#为话题,一句话说出你不想开学的理由!
人性之美丽V:下雪了,不,是上帝在撕他的寒假作业。#又开学了#
曾宗圣V:七张图,看懂这个社会!!!
曾宗圣V: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对于自己真正舍不得离开的人,离别的那一刹那像是开刀,凡是开刀的场合照例是应该先用麻醉剂,使病人在迷蒙中度过那场痛苦,所以离别的苦痛最好避免。一个朋友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我最赏识那种心情。我回来了大家欢迎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