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方出神”

Weixin ID fanfoublog | About Feature 你关注了什么样的人,你在饭否看到的就是什么样的世界。但你看到的,并不是饭否的一切。「... 更多
方出神:冷雨把涂了绿漆的兰州拉面馆敲得叮当作响,因为整个小镇只有这么一栋楼房,从山顶看下去,它像是某人随手丢在荒野的一个啤酒罐。
方出神:帮有钱人说话,帮精英说话,帮那些本来就有话语权的人说话,还要扮成一幅帮真理说话的小样儿。如果不是有利可图,那肯定是这种事会制造一种跻身有钱人、精英、豪强之列的幻觉,否则不能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莫名奇妙的小人物乐此不疲。
方出神:周六不喝酒,白来世上走。
方出神:雨天不喝酒,白来世上走。
方出神:我越来越喜欢我父母那一代人,他们不刷存在感,真正地觉得生亦何欢死亦何苦,除了想给儿子留下一点点财产,不想留下任何活过的痕迹。和他们相比,我们这些在互联网世界中见缝插针地想留下哪怕是尿渍或者精斑的人真是太浅薄了。
方出神:我也认识两个中产阶级,他们真没什么追求,还是“天棚鱼缸石榴树,肥狗白猫胖丫头”的老一套,整天去公园遛弯儿,家里的空调是摆设,手机都用国产的。
方出神:我就知道崔卫平的那句话会被官方拿来反复使用。在这么坏的一个环境下,类似于“我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的自我修行理论只能是扯扯鸡巴蛋。不是为小恶辩护,但我又不是菩萨,坐在屎坑里怎么会和坐在莲花上一样亭亭玉立。
方出神:夏天到了,姑娘们都把大腿露了出来,远远望去白花花的一大片。有时看到比较亲切的腿型特想上去搭讪:老妹儿你平时都踢什么位置啊?
方出神:最近连续看到中年女房屋中介被租客上了的情节。。。不是草榴。。
方出神://@六撮:真这样简单的情节吗?那我只能骂人了。人家灾难中开门做生意就是大义了,你们有什么B脸要去打砸人家?!
方出神:真心碰到高人了。//@paul郑褚: 打脸啪啪的!//@Kimi被注了:
网吧阔少:哈哈哈遇到个傻逼文艺女孩,去过很多音乐节,自以为很卓然不群!我就随口问了句徐良有几张专辑她说不出来!小沈阳哪首歌收录在《网络情歌四大才子》专辑中也不知道!最后降低难度问她“元芳你怎么看”这首歌是谁唱的,她居然支支吾吾说是许嵩!笑尿!啥玩意不懂就别装文艺啦!
方出神:佛学典故也好,心灵鸡汤也罢,关于大彻大悟这种灵异事件,强调的都是两方面原因,既要点拨,也要悟性,缺一不可。只强调单方面原因的都是意淫之梦,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只有黄色小说才敢这么写,凭借一杆绝世好枪就将良家变成淫娃之类的。
方出神:在我看来,你们之所以爱骂公共知识分子,完全是因为你们对公共知识分子的要求不高,差不多能用就行,随随便便就捧起来一个狂舔,标准过低当然也就导致了良莠不齐。为什么我眼里的那几个公共知识分子从始至终都表现得非常好呢,讲道理,有立场,公德私品均是上乘,而且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一股人味儿。
方出神:回北京谁也别找我喝酒了,真心被乡亲们喝懵了。
方出神:天气糟糕,特地抄一段话,供毛粉批判。“如果没有勇敢、高尚、前瞻的价值想象,社会和个人就会把胆怯的目光投向昏暗的过去。例如,不能对自由、民主、尊严的未来有所想象,就很容易用唱红歌、学样板戏、走回头路的新文化,甚至杜撰和怀念阳光灿烂的文革日子来寻求失落的道德黄金时代。”
方出神:只需离开北京三十分钟,你就能深刻感觉到自己所看到的只是一部分中国,或者说只是微博上的中国。在那些灰突突的乡镇里,你会发现自己戴错了面具,你所关注的人给你带来的只是错误的判断。形势依然是铁板一块,根本没有起什么变化。
方出神:如果我有个孩子,会不会更开心一些?但还能没日没夜地喝酒吗?
方出神:谁都知道亚里士多德的名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听烦了,所以挺羡慕能反过来说的:吾爱真理,吾更爱吾师。比如北师大的学生们。
方出神:留你麻痹颜面。 //@方出神:鸡巴。说的就是你。
南派三叔:最后再重申一遍我的看法,别人对于北京的喜爱,其过程你不了解,正如无神论你不可能理解几代传承的佛教徒的信仰一样,他们一定有自己的理由,这些理由几乎等同于一种信仰,一种宗教,所以,即使你对于北京有各种各样的看法和抱怨,基于最基本的礼貌,请为双方都留下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