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推博文摘62”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推博文摘62:wenyunchao: 对国保坚辟清野,零信息提供,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不要以为与国保“良性互动”就能保护自己。2009年3月25日与谭作人饭,他还说自己与国保有良好沟通,不会有危险,3天后他即被抓捕…
推博文摘62:haitao1975:  在北池子写<邢家胡同>的时候,房东李树杨老先生跟我讲,6月5号上午一个少年被戒严部队追进胡同,在自己家门口被枪杀。原因就是由于他手里拿着一瓶刚买的酱油。当时大兵们的开枪准则是,手里拿瓶子的,街边房子晚上开灯的,三五成群窃窃私语的,和突然大...
推博文摘62:xcityonfire  第一次听说“劳改农场说”。如是,那说明窑洞时期已完成了极权党到极权政权的转变,而非1949。劳改直接脱胎于苏共政权。RT JianglinLi: 原来南泥湾除了是鸦片生产基地,还是劳改农场。
推博文摘62:hu_jia 德国电影《窃听风暴》的英文译名叫《他人的生活》,十天前我告诉德国人权专员乐宁先生,电影里反映的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仍生存在1984。 aiww 在我放出来时,院子旁专门建了一栋楼呢,每天监听人员出入。 RT degewa: 今天发现,紧挨着我家的空屋邻居原来是有人出入的……
推博文摘62:a13887665440:已经与刘晓原律师联系,准备向有关部门讨说法~朱承志被南宁国保打伤
推博文摘62#删#/南都深圳读本: 【深圳一官员在台涉嫌猥亵】龙岗区龙岗街道办副书记李平山涉嫌在台猥亵21岁男服务生。此事件今日被台湾多家媒体披露引发热议,记者下午联系台北地检署当事检察官证实,李某在19日抵台后在台北圆山饭店的晚宴中涉嫌猥亵服务生,但双方已经以18万新台币达成和解放弃上诉
推博文摘62:thisisrui  昨天聚会听一个来自都江堰的留学生讲述了他在512地震中的经历,震后废墟中的救命声从无到有,一家医院主楼完好住院部却全部垮掉。救不出来的生命、震不垮的房子和一震就塌的豆腐渣楼,谁比谁脆弱?
推博文摘62:浙地产商资金枯竭 中小房企破产明显增加
推博文摘62:wenyunchao  来自G+ 李冠阳:我们今天上历史课老师也说这个(七个不能讲)了,我们老师说教学内容要与国际接轨,价值观不能接轨。
推博文摘62:HeQinglian  美国总统每天日常事务有大半属国际事务,只不过不是他国内政。中国网民白宫上访的意义在于:一、破除中共用“海外敌对势力”吓阻民众的符咒;二、可直接从民意中了解一些中国国情。毕竟所列大多事务都属于中国内政。
推博文摘62:HeQinglian  习李配绝招:习总秀政治引开世界眼光,李相静悄悄大放贷:地方版20万亿投资计划出炉 新一轮投资中西部唱主角 http://t.cn/zT8KhTt
推博文摘62:莫之許  新極權體制失去了對體制外人群的直接控制,因網絡又失去了對輿論的部分直接控制,這是亟待彌補的漏洞(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網絡實名),但首先要做的,是對尚能完全掌控的部分如媒體和校園加以進一步管控,以免為民間輸送任何道義和資源。這一基本邏輯如此清晰,唯獨呼喚改良的公知看不見。
推博文摘62:莫之許  剛接受采訪,我給普及了一下:其實從來都是七不講的,不外少數老師發揮了,講了一點,還要冒被積極學生舉報的風險。如今挑明,估計是為加強高校教學管理力度,積極學生們也更師出有名。總之,無論媒體還是校園,凡新極權完全掌控之地,必然是加緊管控,不要有半分幻想。
推博文摘62:莫之許  網絡言論管理並不困難,說白了就和現實中一樣,不外定點清除,降低影響。現在不過是站方出於自身商業利益起了緩沖作用,所以還有點空間,但這個是靠不住的,各路敏感人士被逐出微博和博客空間,可能只是遲早的事情。
推博文摘62:zuihulu: 理解了莫之许,就不会忘记过去二十年。理解了肉唐僧,将准备忍受未来二十年。
推博文摘62:RUVRChinese  金正恩向在日本的朝鲜公民汇去200万美元 这一措施与金日成101岁诞辰有关,旨在支持对在日本的朝鲜儿童进行人民民主教育。
推博文摘62:zengjinyan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被劳教所的女人,如何超负荷制造出口到西方国家的商品和中国武警部队的军服;她们为何要一边撒大便一边偷吃食物,二十多岁的姑娘和三、四十岁的女人为何会长达十个月不来例假,她们为何要被剥夺生理周期以及大、小便的排泄zengjinyan.wordpress.com
推博文摘62:mozhixu  要不是IPV4,他们早就一机一IP地实名制了 RT xgjames:  「95、96 年间,丁关根等数次去新加坡学习互联网管治经验」
推博文摘62:莫之許:無論是媒體還是網絡,這10多年來給人的感覺是很矛盾的,一方面客觀評價,確實可以談論的話題以及尺度,似乎都擴大了,但一方面又都主觀覺得現在更嚴厲更壓抑了,其實,打個比喻就很清楚了,10多年前的籠子更小,但籠眼要大些,大家拱啊拱啊,籠子是大了不少,籠眼也密了不少,不就這回事兒嗎?
推博文摘62:莫之許:當然,10多年前的媒體環境,在具體的尺度上其實並不比現在寬松,10多年來無數媒體人的努力,還是頑強地擴大了一點輿論的邊界,有根本區別的是,那時的媒體監管體系尚未如今天這般完備,指令也沒有這麼及時、細密、嚴厲,還有空子可鑽。我認為,中國媒體環境的惡化是證明漸進改革狗屁的最佳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