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

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思想汇焦:回复@手机用户3479789941:人民的心里都有杆秤。 //@手机用户3479789941:这个很给力//@卫庄:[给力]//@杂谈五味: 配图给力! //@卫庄:[给力] //@杂谈五味: 配图给力!
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条疯狗欠狗粮了吧! //@騎青牛逛函谷7:嗯! //@大唐药王:因先天不足,骡子不具备生育的器官和能力,但欲望残存,其实阉不阉它都生不出太大的幺蛾子。只不过阉割之后,他就有了表达忠诚的资本。 //@白水壹君: [思考]骡子还需要阉割吗?明白人解释下~ //@89夜未央-30: [哈哈] //@大唐药王: [哈哈]
大唐药王:刚发现,陷害林冲的妓参事又回新浪了,嘻嘻,不是高调宣布离开的吗?不是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吗?难道,只是头骡子?
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觉醒的人多后,天必快亮了!余姚人民加油![赞]! //@法律及其价值:即便我不赞同的行为,我仍然理解他们的愤怒。
正在-关注:【为......服务】还有人民么???[思考][思考][思考]余姚人怒拆政府门前金字招牌说明了什么?[思考][思考][思考]
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西哈努克是某党的国际友人呢! //@律坛阎王:【铭记罪恶:红色高棉的恐怖】
高会民V:【铭记罪恶:红色高棉的恐怖】红色高棉最深恶痛绝的就是知识分子。图中是一位女校长,这位女性神情平静,但脸颊上流下的的泪珠清晰可见,她与幼子被同时处死。
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熊猫亏了?抓到一群烟民,下次问抽烟的可别抓了[嘻嘻] //@变态辣椒:回复@老榕:除了我,我看到里面从上到下似乎没有不抽烟的,问询的时候就会问我抽不抽烟,脸上稚气未脱的小协警一根接一根抽得也凶,背铐铁椅子活活坐一晚上的逃犯都开口跟警察要烟抽。 //@老榕:让抽烟不?有小卖部不?让叫宵夜不?
变态辣椒V:印象之二:问询结束后我被带到候询室休息过夜。我很怕在这里被捡肥皂,还好这间人不多,如图。根据房间地面60cmX60cm的地砖判断,房间宽约两米,长约四米,很高,窗户是够不着的,磨砂玻璃,没有手机看不到时间,只能凭光线的微妙变化判断是上午还是下午。隔壁是一窝被抓的赌徒,门外走廊里有协警看守
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这个可以让多数知识分子反网,用心良苦,网民们断网吧,人类再无法阻止牠们卑鄙无耻下流了! //@玳簋三世: //@假装是草根: @马千里咨询 你怎么看!!? //@国检360:
新华视点V:【[话筒]微博抄袭也是侵权!】1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网络公开课正式上线,在新浪“慕课”平台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一级法官姜颖讲述《微博里的著作权》。把一些看着不错的文学作品或视频、画作直接转发分享在微博里,忘记署名也是侵权的。(记者涂铭)
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话筒] //@斯韦爵: //@温心1984: 谢谢 //@李承鹏: //@张发财: //@王丫米: //@黄奎ART: 转发微博
温心1984:派出所的人把辣椒带走了,他们有传唤证,写着涉嫌寻衅滋事,经允许我拍了传唤证,但他们威胁我说法律规定不可以发布。现在该怎么办?哪位懂法律的能帮忙支招???急!!!求扩散
參時說事30找旧朋友:[哈哈] //@騎青牛逛函谷7: //@画家陈浩东:[哈哈] //@侯宁:[哈哈] //@博先锋: [哈哈] //@丁来峰: [哈哈]→_→ //@大傻子说:我不跑,因为我就是傻子。。。
浩正刘臻V:傻子才不跑呢!难道等着突然倒地么?[怒]【广州:城管一声"您好" 小贩撒腿就跑】广州城管新规规定执法开口要说“您好”,执法结束时要说“谢谢”…昨日,新规实施首日却尴尬频现,城管执法人员刚开口说“您…”,小贩就闻声撒腿逃跑,城管一句“您好”也变成了“您别跑”(广州日报)@作家崔成浩
没有更多结果。